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661章 通透境界——開!【7300】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时间倒转回不久之前——
大坂,大坂奉行所——
“这任务真是比吃和果子还简单。”一名壮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挠了挠头发。
这名壮汉的装束相当奇特。
他光着上身,仅穿着一条单薄的袴,后腰间佩挂着2柄胁差,脚上没有穿鞋袜。
该壮汉的那对正赤裸着的双脚相当巨大。
用现代的单位来计……他的脚码差不多有49码。
明明个子不算太高,顶多只有1米7,却生了一双这么大的脚,这令他的体型看上去非常奇怪。
这名壮汉名叫“鱼八郎”。
乃此次“大坂春之阵兼讨绪作战”的指挥官之一。
此次作战,他所负责的任务,是率人进攻大坂的奉行所,将奉行所内的所有人统统杀光,然后把奉行所烧成灰烬。
现在这个时间段,大坂奉行所根本没啥人,所以鱼八郎他们前前后后仅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便将大坂奉行所肃清。
“大人。”一名火枪手此时端着一根火把,快步跑到了鱼八郎的身旁,“奉行所的各处,现在都已浇好了火油!”
“嗯。”鱼八郎面带满意之色地点点头,“好!将火把给我吧!”
这名前来报信的火枪手,连忙将其手中的火把递给了鱼八郎。
接过火把的鱼八郎,不带半点迟疑地将手中的火把朝身前的一滩火油扔去。
轰!
火油变为了一条火蛇,吞噬、舔舐着火苗所能触碰到的一切。
“我们走!”用满意的目光打量了几遍这愈来愈烈的火海后,鱼八郎大手一摆,领着他的部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渐渐被火海所吞噬的奉行所。
因住民都被在奉行所内大开杀戒的鱼八郎等人所发出的声响给吓到,居住在奉行所周边的住民早已都一哄而散,因此奉行所的周边现在非常地安静,见不到半个人影。
刚领着部下离开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烧成废墟的奉行所,鱼八郎便朝刚才向他通报“火油已洒好”的部下说:
“你,去本阵那通报一声:大坂奉行所已陷落。”
“是!”
被自己派去向本阵报告战况的部下刚离开,鱼八郎便猛然看到——一道黑影从他身前的民房屋顶上窜下。
我家業主會作妖
是一名身着伊贺忍者服的男忍。
见是伊贺忍者来了,自知恐怕是上头要对他下达什么重要通报的鱼八郎,立即驻足背手。
“大人。”这名伊贺忍者快步奔到鱼八郎的跟前单膝跪下,然后快声道,“甲计划失败,启用乙计划。甲计划失败,启用乙计划……”
将这句话连着重复三遍后,这名伊贺忍者才停止了通报。
“哦?”听完这名伊贺忍者的传令,鱼八郎的嘴一咧,“启用乙计划吗……”
乙计划——身为指挥官之一的鱼八郎,自然知道这是何物。
出动六十多名火枪手,由最擅长指挥火枪手的佐久间统领,在绪方前去取他的佩刀的必经之路上,伏击绪方——这是他们的“甲计划”。
用六十多名火枪手来伏击绪方——这可以说是“超豪华待遇”了。
派去进攻巍峨的大坂城的人手,也才只有八十多人。
尽管派去伏击绪方的人手很多,但仍旧有着伏击失败的可能性。
毕竟他们的对手,是那个修罗。
所以他们在设计好“甲计划”后,专门又设计了一个“乙计划”——
倘若伏击绪方的“甲计划”失败了,便出动所能出动的所有伊贺忍者,让他们充当全军的“眼睛”,满城搜寻绪方。
一旦发现了绪方,便放出红色的烟花,帮各部队定位绪方的位置。
而负责攻击大坂各个重要场所与设施的诸队,在完成各自所负责的任务后,立即加入到针对绪方的围杀。
这,便是他们的“乙计划”。
鱼八郎现在已完成了他所负责的“攻陷大坂奉行所”的任务。
也就是说——他现在需要带着他的部队,参与到针对绪方的围杀之中了。
“哈哈哈!”
鱼八郎此时大笑了几声。
“我正好觉得我今夜所负责的任务太简单、太无聊了呢……”
说罢,鱼八郎用力扭了扭脖颈,好好地放松了下脖颈和肩部的肌肉。
“大人。”这名前来传信、现在仍旧单膝跪在鱼八郎身前的伊贺男忍这时接着出声道,“针对绪方的伏击虽然失败了,但负责此任务的佐久间大人,却发现了以下3条关于修罗的重要情报。”
“佐久间大人在将这3条关于修罗的重要情报上报给吉久大人后,吉久大人特地要求我们这些负责传令的人,务必将这3条关于绪方的重要情报,精准地告知给各部队的指挥官。”
“一.修罗的身上带有着短铳。”
“二.修罗的实力远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
“三.修罗今夜的身体状态,似乎并不好。”
“哦?”鱼八郎挑了挑眉,“身上带着短铳……身体状态不好……?”
糖醋丸子醬 小說
在鱼八郎在那面露若有所思之色地低喃时,这名男忍的传令仍未结束:
“同时,佐久间大人向吉久大人提议:修罗现在没有好刀在手,所以与他作战时,不应携带刀剑在身,这样一来便能断掉修罗的‘补给’,让其难以更换自己的武器。”
“吉久大人已应允了佐久间大人的这一提议,所以特此下令——所有部队在追击、围杀修罗时,上至指挥官,下到普通的战士,都不可携带刀剑在身。”
“哈?”鱼八郎把嘴猛地一撇,“不将武器带在身上……这算什么事啊?”
男忍对鱼八郎的这番抱怨,毫不理会。
“以上,便是在下此次传令的全部内容。”男忍淡淡道,“那么,在下便先行告退,祝足下武运昌隆。”
以不咸不淡的口吻,对鱼八郎念叨了句“武运昌隆”后,男忍便以极敏捷的动作,往旁边的民房屋顶跃去,仅1、2个呼吸的时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目送着这名男忍离开后,鱼八郎往地上重重地吐了口唾沫。
“那个吉久……竟然让我们都把刀剑都给扔了……这算什么事啊……”
对于吉久那个老头,鱼八郎早已有着极深的怨念。
他原先不过是一帮在苟延残喘、做着“复兴伊贺”、“为伊贺报仇”这种不现实的梦的伊贺残党的头儿。
但鱼八郎也承认这个老头还是很有能力的。
在被丰臣大人招入麾下后没多久,他就凭着自己的忠诚和出色的能力,在组织内平步青云,深受丰臣大人的信赖与器重。
丰臣大人对他有多么器重?今夜的“大坂春之阵兼讨绪作战”,他直接被丰臣大人立为“前线总指挥”!
参与此战的火枪手、伊贺忍者、以及像鱼八郎和佐久间这样的指挥官们,统统受吉久的号令。
鱼八郎承认吉久有着坐上“前线总指挥”的能力。
但他打心底里不想听吉久的号令。
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是个忍者。
一想到要听一个忍者的号令,鱼八郎便感觉浑身不舒坦。
但不舒坦归不舒坦,他终究是不敢太过违逆吉久的号令。
在那名前来传令的伊贺男忍离开后,鱼八郎便立即朝他所指挥的那40余名部下下令:将腰间的刀全都扔掉。
然而——鱼八郎虽然让部下们把他们腰间的刀给卸了,但他却没有把他自个腰间的那2柄胁差给扔掉。
这是他身为一名武士的坚持。
即使之后可能会挨责罚,他也不想扔掉腰间的刀。
在部下们将腰间的刀统统都给扔了后,鱼八郎气势十足地一摆大手:
“好嘞!我们走!跟我来!我们去猎杀修罗!”
……
……
类似的一幕,此时在大坂的各处不断上演着。
负责传令的伊贺忍者,向负责攻击大坂各处的部队指挥官,传达着“启动乙计划”、“和修罗战斗时不可带刀剑在身”等命令。
一支接一支已经完成了各自所负责的任务的部队,加入到对绪方的围杀。
他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天空,等待着那朵代表着“绪方在那儿”的红色烟花的出现。
现在的大坂,就像一张硕大的蜘蛛网。
这些前来围杀绪方的部队,就像蛛网的蛛丝。
随着完成各自原先所负责的任务、前来参加围杀的部队越来越多,这张蛛网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密。
而绪方,就像一只不慎被这张蛛网所捕到的猎物,在这张蛛网上辛苦地躲避着猎杀……
……
……
虽说对部下相当有气势地大喊了一声“去猎杀修罗”,但关于绪方目前到底在哪,鱼八郎毫无头绪。
“真是的……那些伊贺忍者都是干什么吃的……”鱼八郎以懊恼的口吻低吼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修罗吗?”
在“乙计划”发动后,伊贺忍者的活跃与否,将极大地关系到“乙计划”的成败。
因为他们的任务很重,他们需要充当全军的“眼睛”,在大坂的各处找寻绪方的身影,并用红色的烟花来帮全军各部队定位。
自离开奉行所后,鱼八郎便一边领着部下们漫无目的地在大坂的街头乱晃,一边苦苦等待着红色烟花的出现。
鱼八郎的苦等,总算是有了回报。
嘭……!
鱼八郎猛地听到——西北方向传来了烟花爆炸的声音。
他立即朝西北方看去,只见离他这儿不远的西北方的天空,一朵“红花”艳丽地绽放着。
“啊哈!终于找到了!”鱼八郎喜笑颜开,“离这儿还很近呢!所有人跟我来!”
鱼八郎如脱缰之马,朝刚才那朵“红花”升起的地方奔去。
大坂奉行所、堂岛米市等大坂的各处和官府有关的重要场所,现在都已被一一攻陷、焚烧。
喊杀声以及燃起的大火,让大坂的各个地区都乱作一片。
市民们如无头苍蝇般惊恐地逃窜。
鱼八郎目前所在的这片城町也相当地混乱,不论是在哪条街道都能看到正慌乱逃窜的人。
所幸街上的乱民并不多,没将街道堵塞。
鱼八郎用极粗暴的动作,将挡在他身前的乱民全数挤开、推开。
在他的猪突猛进之下,鱼八郎终于抵达了刚才那束烟花所燃起的地方。
然后恰好撞见了——用霞凪把刚才放烟花的男忍给打倒,然后压在其身上,往他脖颈补上一刀的绪方。
“啊哈……”鱼八郎舔了下自己的嘴唇,“这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修罗吗……满身都是血,真的就跟自地狱而来的修罗一样呢……”
看着浑身浴血的绪方——鱼八郎笑了。
随后,鱼八郎看到了位于绪方侧方、离绪方极近的那条宽广运河——他笑得更开心了。
他本人、绪方、运河——他们三者恰好都在同一条直线上。
鱼八郎的嘴角已经快咧到了耳根。
鱼八郎的部下们此时纷纷赶到。
远远地看见绪方后,他们立即如条件反射般,整齐划一地将手中的燧发枪举起。
不过就在这时——
“都把枪放下。”
鱼八郎突然这般说道。
他的部下统统朝鱼八郎投去疑惑的视线。
都还未来得及去追问鱼八郎刚才的这句“都把枪放下”是何意,他们便看见鱼八郎一个箭步向前,朝远处的绪方笔直冲去!
他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重重地撞上都还未从那名被他击杀的男忍身上离开的绪方,与他一块掉进运河里。
……
……
——麻烦了……
绪方从未想过自己还有在水下与人搏斗的一天。
都不需去为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多做分析,仅用屁股来分析,都分析得出来——战局对他是压倒性的不利。
被仓促撞进水中,都还没来得及多吸几口氧气便掉入水里,使得自己肺中所剩的氧气所剩无几。
而掉进水里,便意味着他现在身上所带的2柄手枪统统都暂时无法使用了。
霞凪也好,梅染也罢,可都没有防水功能。
自己虽然会游泳,但远远称不上是擅长。
而敌人的水性却极好,从刚才敌人的那记攻击中便能看出他的水性极佳。在水中和这人作战,就是在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而更要命的是——在水中他无法使用“源之呼吸”。
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法进入“无我境界”……
无法用火枪、无法进入无我境界、自己肺里的空气所剩无几、敌人恰好是那种擅长水下战的人、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还因“不死毒”的缘故而奇差无比……
面对这种堪称绝望的现状——绪方只淡定地攥紧手中的双刀,脸上没有半点慌张。
这是身经百战、见惯各种大风大浪后,所培养出来的心性。
事态之紧急,让绪方都暂且忘却了脑袋的痛感、胀感吧,他的脑袋飞快地运转起来——
——总而言之,必须得先游回到岸上,最起码也要先暂时游到水面上换气。
仅用了一刹那的时间,绪方便拟定好了战略。
不论如何,都不能在自己十分不擅长、没法放开手脚的水下与敌人作战。
绪方简单估算了下自己肺中残存的空气,大概能供他在水下活动多久——大约20秒。
此时哪怕是1秒钟的时间,对现在的绪方来说都极为宝贵。
因此在拟好总战略后,绪方立即不带半点迟疑地朝有月光照耀在其上的水面游去。
在朝水面奋力游去的同时,绪方张着在水里仅能半睁的双目,扫视着自己的周围,搜索着敌人的身影。
绪方知道那个把他撞进水中的敌人,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游回到水面上。
但他没想到这人的攻击,竟会来得这么快。
右眼角的余光,瞥到有一大坨黑影,正朝他这儿急速游来。
他游泳的速度极快,其游泳的速度都不像是人了,更像是鱼。
魔理愛麗的育子故事ZERO
仅眨眼的功夫,敌人就再次游到绪方的侧后方,明晃晃的2柄胁差再次朝绪方斩来。
并不精通游泳的绪方,没法在水中进行闪避,因此只能挥刀去挡。
然而在水下挥刀,水下的阻力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大麻烦。
差劲的身体状态+水下的阻力=绪方此次的格挡慢了半拍。
绪方没能用刃反将敌人的斩击顺利挡开,仅让敌人的刀路偏离。
原本奔着绪方要害而来的刀,从绪方的右肩头掠过,在绪方的右肩头留下了一条既不浅又不深的刀伤。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一幕再次上演,敌人在发出一道攻击后,便立即向后退去,绝不恋战,绝不与绪方进行缠斗。
他刚才的攻击虽没给予绪方致命伤,但却成功拖住了试图上浮的绪方。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15秒……
第二次击退敌人的攻击,脸上的神色已因氧气快耗竭而变得渐渐难看的绪方,将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灌注到双脚,拼尽全力地摆动双脚,向水面游去。
他才刚来得及向上游出几厘米的距离而已,那如鱼一般能在水里敏捷活动的敌人又来了……
这一次,绪方的格挡很成功,敌人的胁差没能伤到绪方分毫。
挡下敌人这第3次的攻击后,绪方本想展开反击,可敌人在水里的动作实在太敏捷,他的刀刚一劈出,敌人就已经游得远远的。
在敌人又一次拉开与绪方之间的距离时,绪方隐约有看到——他似乎正在对他露出得意的笑……
绪方倒也能理解此人对他发笑的原因是什么。
他又一次成功拖延了绪方的时间……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10秒……
敌人的水性之优良,超过了绪方的预想。
——任由敌人不断地对我进行骚扰的话,我一辈子也游不回水面之上……
——有没有什么……能够反制这个‘鱼人’的方法……
思索的光芒,再次于绪方的双眼中闪烁。
……
逆天技 小說
……
——若是让丰臣大人他们知道我没有依他们所言地仅使用枪炮来对付修罗,他们一定会很生气的吧……
鱼八郎虽然用沮丧的口吻在心里这么说,但他的脸上的笑容却极其灿烂。
在今夜的战役开始之前,他们有被三令五申——绝对不可与修罗展开近战,要用科技来干掉绪方。
鱼八郎本来也是想着要谨遵这一命令的。
然而……在刚才于岸上见到绪方,以及绪方旁边的那条运河的那一刹,什么“要用枪炮对付绪方”,什么“谨遵上级的命令”,这些东西都在鱼八郎的脑海中烟消云散了。
他的脑海中仅剩下一个想法——要用他的“水下杀法”,和鼎鼎有名的修罗打上一场!
不是为了什么报仇,也不是为了获得什么虚名。
只单纯地是想要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战法来挑战“当世最强的剑客”,与他好好地较量较量而已。
鱼八郎自幼生活在海边,自幼时起,他就对游泳有着极浓厚的兴趣与热爱,6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大海里游泳。
而在游泳上,鱼八郎也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他的肺活量远超常人,他深吸一口气后,能在水里一口气待上半个小时。
他的脚比常人要大,在水里游泳时,他硕大的脚掌能像鸭蹼一样拨水,让他的游泳速度更快。
凭借着对游泳的热爱,以及在游泳上的天赋,鱼八郎开创出了“水下杀法”。
所谓的“水下杀法”,其实就是通过高超的游泳技艺在水下与敌人进行周旋,然后伺机斩杀敌人。
听上去似乎很简单,但其实也有很多的门道在里面。
凭借着“水下杀法”,鱼八郎葬送了无数强手。
用“水下杀法”挑战各路强者——这成了鱼八郎的一大兴趣之一。
在好久之前,在绪方刚开始声名鹊起时,鱼八郎就幻想过与这鼎鼎有名的年轻剑豪打上一场。
绪方的名声越来越响后,鱼八郎的这念头也越来越深。
他真的很想用他的“水下杀法”与绪方好好地较量一番,哪怕只能较量一场也好,哪怕是要抗命也在所不惜。
正因如此,刚才在看见绪方位于运河的边上,惊觉现在是试验自己的“水下杀法”对修罗是否管用的大好时机后,鱼八郎才会无视“不可与绪方近战”的命令,要求部下们不要开枪,然后自己奋不顾身地将绪方给撞进运河里。
——不愧是修罗啊……直到现在,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慌乱。
鱼八郎藏身在距离绪方不远的某处,偷偷地打量着绪方的神情。
在水里睁眼视物——这对精通游泳的鱼八郎来说,易如反掌。
他不仅能在水里睁眼视物,还能将水里的物事都看得非常清楚。
——嗯?他还想再接着往上游吗……
鱼八郎看见——已遭受他3次攻击的绪方,又一次地往水面上游去。
——他竟然还有力气游泳吗……
——那就……再给他来上一击吧!
鱼八郎在水里舔了下自己的嘴角。
绝不可让敌人有爬回岸上或是游到水面上换气的机会——这是鱼八郎的“水下杀法”最重要的要点之一。
鱼八郎拨动双脚,如一条嗜血的鲨鱼,朝绪方扑去。
他并不知道——绪方现在正眼巴巴地等着他快点过来……
……
……
——来了吗……
那坨巨大的黑影再次于视野范围内出现并朝他这儿快速接近。
绪方的双脚继续拨着水,继续往水面游。
微微提起手中的刀,准备应付鱼八郎的又一次袭击
啊,不。
应该是“装作准备应付鱼八郎的又一次袭击”才对。
绪方刚才已经意识到了——若不将鱼八郎给干掉,他这辈子都别想游出水面。
而若想干掉鱼八郎,绪方的水性远没鱼八郎好,如果要追击对方,那绝对追不上。
因此绪方想到了一个略显疯狂的方法。
鱼八郎下一次的袭击,他不格挡了!
就让鱼八郎的刀砍入他的身体。
在鱼八郎的刀砍入他身体后,绪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或身体,让他无法再游走。
只要能让鱼八郎别再从他的跟前游走,那剩下的事情就好说、好办了。
绪方准备就用这疯狂的方法,来解决鱼八郎。
这方法最大的难点,无疑是怎么让鱼八郎的刀别砍中他的要害。
若是让鱼八郎的刀砍中他的要害了,那局面将会变成一换一,二人同归于尽。
绪方当然不想和这家伙一起去死。
如果可以的话,绪方也不想用这种搞不好连自己都会死掉的“以伤换命”的战法来对付鱼八郎。
但在目前这种仅剩几秒钟的活动时间的当下,绪方除了这“自残杀敌法”之外,也想不出别的能够反杀鱼八郎的方法了。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7秒!
鱼八郎的身影,已经极近!
绪方停下拨水的双脚,提起双刀,摆出一副准备再次将鱼八郎的刀给架开的架势。
——待会不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击中我的要害!
在心里反复提醒着自己,绪方双目所放出的视线,逐渐变得凌厉。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6秒!
鱼八郎的身影,近在咫尺!
再仅需1秒的时间,鱼八郎就能进到他的刀能够攻击绪方的距离。
胜负、生死,将在下一秒钟见分晓!
——来吧!
绪方以像是要把刀柄给捏碎的力道,将双刀紧握。
目光之凌厉,仿佛能将视线所触碰的东西统统割碎。
——我才不会……死在这!
明明此时是死斗的紧要关头。
明明在下一秒钟,就将决定胜负与生死。
但这个时候,却有许多与目前这紧张战况完全无关的画面,于此刻在绪方的脑海中闪过。
与阿町相处的点点滴滴,和源一、琳这些友人一起来往的过往……
这些美好的画面,在绪方的脑海中逐一闪过。
而在这些美好回忆于绪方脑海中一一闪过的同时——
咕咚、咕咚……
十分突然的……绪方听到了奇妙的水流声。
哗啦、哗啦……
听到了运河底下水草摇曳的声音。
唰啦、唰啦……
同时也听到了……水里的那些鱼儿游动的声音。
大道朝天 貓膩
绪方他那原本十分凌厉的目光,现在布满错愕与震惊。
他听到了。
他听到了……这条“运河”的声音。
他感觉到了。
他感觉自己……仿佛与这条“运河”融为一体。
整个世界……仿佛都于此刻变成通透的!
*******
*******
本章又是一张大章,足足7300字,求月票!求月票!(豹头痛哭.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