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九星之主 txt-924 完美狩獵!推薦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时间紧迫,想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寻到一条雾龙,还是比较考验运气的。
因此,荣陶陶创造了独特的“荣氏寻龙诀”!
这口诀并非由荣陶陶来念,而是靠达莉亚的雾龙。
口诀也很简单——喊就完了!
自从荣氏父子、曼烈母女四人组进了云巅旋涡之后,达莉亚头顶的雾龙就时不时放声嘶吼,邀请强敌来战。
既然好勇斗狠是雾龙的天性,那么荣陶陶有理由相信,听到同类如此挑衅,野生的雾龙必然会前来争斗!
“嘶……”雾气弥漫的森林中,曼烈雾龙再次怒声嘶吟,声音响彻云霄。
荣远山强忍着心惊肉跳的感觉,曼烈雾龙这一嗓子之后,感知范围内或强或弱的生灵纷纷四散而逃。
说真的,荣氏寻龙诀与黄云的功效有点犯冲。
毕竟雾龙是星球霸主级别的生物,但凡它说这个地盘归我了,一般不会有云巅魂兽敢反驳,也就更别提上前叫嚣了。
但如果是为了寻龙,那么这暴躁挑衅的声音,无疑比黄云更有效!
极具穿透力的龙吟声,甚至能飘摇千里之外,传递范围极广!
“怎么样,爸爸?”荣陶陶扇动着云痕之翼,来到荣远山身侧。
與上校同枕
荣远山摇头道:“能跑的都在跑,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荣陶陶:“我是问你状态怎么样?”
“没事。”荣远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雾龙也只是声音大一些,相比于拥有至宝的你们来说,它给我带来的困扰要小很多。”
“那就好,我们走。”荣陶陶再次祭出了雪莲,无尽的霜雪吹送开来。
行进之间,荣远山突然传来了一道讶异的声音:“哦?”
“荣先生?”达莉亚转头望去。
“有个生物没有逃亡。”
荣陶陶顿时来了精神:“是野生雾龙吗?”
“与雾龙不是一个量级的。”荣远山沉吟片刻,又补了一句,“但也不弱,应该是传说级生物。”
“走走走,我们去看看。无论是什么,小卡佳都能用!”荣陶陶急忙提议道。
在龙吟声中还不仓皇逃窜?
这云巅生物魄力十足,应该会很强势吧?
叶卡捷琳娜听到荣陶陶的话语之后,心中感觉美滋滋的。
连带着,荣陶陶今早在餐桌上的恶劣行径,在她看来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淘淘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他只是想吃我的黄油面包罢了。
下次都给他,统统都给他~
这边的女帝大人正在完成自我攻略,前方,在荣远山的带领下,众人急速飞驰入场。
森林中空无一物,荣远山指向了远处一棵巨木下方。
荣陶陶挥散了雪莲花瓣,一手扶着又冰又湿的树干,趁着浓雾尚未聚集之际,好奇的向前方张望着。
“地底10~15米。”荣远山开口说道。
叶卡捷琳娜:“可以让我试试么?”
三人组倒是没什么异议,只是对于深藏地底的生灵颇为好奇。
叶卡捷琳娜扇动着云痕之翼,飞到巨木旁,梦幻般的云雾羽翼收束之间,她一手自然垂下,指尖丝丝红雾涌出。
显然,她也很想试验一下自己的至宝威力。
無敵 王
消融一幅油画,显然没办法准确衡量红云至宝的威力。
三人组当即站了三角形点位,头顶上方还盘踞这一条暴躁的雾龙。
如此神仙组合,如果还能让地底的生物跑了,那这四人一龙就地自裁谢罪得了……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为女帝保驾护航,地底深处的叫声极其凄惨,听得人阵阵心慌!
不知为何,看着叶卡捷琳娜操控红雾的模样,荣陶陶想到了一个动漫人物:绯红女巫?
视线中,一丝丝红雾流淌、钻进地底,在地底生物痛苦的哀嚎声中,女帝稍稍抬手。
“哇哦!”荣陶陶一声惊叹,他本以为那红雾就是单纯的消融万物,但看看眼前发生的一幕!
淡淡缭绕的红色雾气,竟然包裹着一只生灵,从地底拽了出来?
一时间,荣陶陶的心中满是疑惑。
他不知道是生灵受到胁迫,无奈之下主动浮出地底。
亦或者是红云的能力,硬生生将魂兽拖出了地底。
这其中有着本质的区别!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被困目标可是云巅魂兽,大概率是可以破碎成云雾逃跑的。
“恶雾神鬼。”达莉亚眼前一亮,自缭绕的淡淡红雾之中看到了漆黑的迷雾,更看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轮廓。
“吼!”一只黑雾缭绕的恶魔头颅探出红雾,一声怒吼。
而这颗头颅之上,竟然还有两根黑漆漆的恶魔角。
狰狞的漆黑面目、泛着红芒的眼睛,一切都显得那样惊悚,然而……
如此暴虐的生灵,那愤怒的咆哮声却成为了最后的绝唱。
“咚~”
探出红雾的头颅突然坠落,掉落在了布满树叶的湿土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呵。”女帝缓缓放下了手,身体稍稍有些颤抖。
也就是因为达莉亚在,否则的话,莫说是这颗脑袋了,周围这片森林都得遭她毒手!
现在看来,荣远山和叶卡捷琳娜都被云朵祸害的不轻。
荣陶陶小心上前,轻轻拽了拽女孩的衣袖:“卡佳?”
“嗯?”叶卡捷琳娜眼中的红雾渐渐隐去,露出了湛蓝色的美目。
荣陶陶:“你知道你有多强吗?你把一头传说级的恶雾神鬼给秒杀了。”
叶卡捷琳娜:“果然,在我面前,云巅生灵是不能破碎成雾的。”
荣陶陶听出了女孩的弦外音,她是在求证什么结论么?
他追问道:“跟我说说呗?”
“荣叔叔吸收至宝之前,就是我们休整的那一天,我和家丁们实验了一番。
你知道,在红色迷雾之中,敌人的身体会被我消融泯灭。
曾有一个家丁破碎成云雾,试图豁免红雾伤害、逃离红雾范围,但他却发现自己无法逃亡。
他身体破碎形成的白雾,被我的红雾给束缚住了,就连幻化回肉身也变得极其困难。”
荣陶陶瞪大了眼睛,云巅生灵最为依赖的、也是最为有效的逃亡技巧,被红云给限制住了?
叶卡捷琳娜的手掌轻轻颤抖了一下,显然还在压抑着体内的欲望。
她轻声道:“那天我差点把家丁杀死,忍了好久好久,他才将被红雾粘连的白雾重聚在一起,勉强拼凑出了肉身。”
“啧啧。”荣陶陶轻声惊叹,急忙道,“那个家丁没事么,没有生命危险?”
“这是令我感到骄傲的事情。”后方传来了达莉亚的声音。
荣陶陶转头望去,只见达莉亚面露赞许之色,难得夸奖了女儿一次:“那个家丁的生死就在卡佳的一个念头之间。
在家丁重组身体的漫长过程中,卡佳一直忍到了他重聚人形,走出迷雾。
她的意志力让我惊叹,我也有至宝,清楚克服至宝的情绪有多困难。”
搭檔鏈接
“谢谢妈妈。”叶卡捷琳娜稍稍低头,心中却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的夸赞。
女帝了解自己,她知道,她只是在母亲面前装习惯了。
如果那天达莉亚不在场,那名家丁真的已经死了……
与其说她是用意志力度过的难关,倒不如说那是二十余年的习惯使然,让她在达莉亚面前时,时刻都想要得到母亲的认可。
有些时候事发突然,身体的自然反应她也是控制不住的。
就比如说今天早上,她下意识的从荣陶陶嘴里拽回了半片面包……
看着这幅“母慈女孝”的美好画面,荣陶陶扭头看向了荣远山。
看看人家看看你!
再看看隔壁大老李!
卡佳才二十来岁,就能通过意志力克服至宝情绪了,你呐?
荣远山:“……”
尽管荣陶陶没说话,但荣远山读懂了儿子的眼神,他一手缓缓的探向腰间皮带。
按理来说,此刻的荣远山应该是惧怕儿子的。
但好像是气氛架到这里了,荣远山打算直面恐惧,击碎恐惧?
“爸爸!”荣陶陶一声惊叫,吓了众人一跳!
只见荣陶陶飞一般的来到荣远山身旁,一手握住了父亲探向腰间的手:“你刚才说,这是传说级的恶雾神鬼?”
荣远山:“嗯。”
荣陶陶:“那它配不上你这强大的实力呀!你置换胸膛魂珠的话,必须得是史诗级起步,这枚魂珠就让小卡佳镶嵌吧!”
荣远山:“嗯。”
插科打诨之下,荣陶陶眼看着荣远山那鱼死网破的劲头儿过去了,他这才小心翼翼的后退。
达莉亚也看出来父子俩之间的小插曲,笑着转移话题:“龙吟与黄云的搭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荣远山轻轻点头:“的确,龙吟声就是一次有针对性的筛选。
能留下来不逃跑的生物,大概率都是实力强劲、很有自身骄傲。”
叶卡捷琳娜看向了母亲:“我要用流云铠甲置换魂技·神鬼变么?”
达莉亚:“看你自己的选择,这的确会影响你的战斗体系。”
女帝想了想,转头看向了荣陶陶,面露探寻之色。
如此改变魂武生涯的决策,竟然去询问荣陶陶的建议,足见荣陶陶在她心中的地位。
荣陶陶想了想:“你的本命魂兽也是白云苍狗,你可以破碎成云雾,豁免物理伤害。
这几年来,你也选择了跟我修习大夏龙雀刀。
神鬼变可是罕见的激活全身属性、增强身体素质的魂技,放眼魂武世界九大属性,我只在雷腾魂技中见到过。”
荣远山听懂了孩子的意思,便也开口说道:“卡佳目前刚刚踏入中魂校段位。
粗略的估计一下,在开启传说级·神鬼变的过程中,你大概率能拥有上魂校·初阶的身体强度,足够强势了。”
能让一个小家庭依附上曼烈的魂珠、能把维京猎手勾出来的魂珠,当然是极具价值的!
当时在北欧之帆酒吧里,维京猎手可是用传说级·摄魂妖魂珠,换取的传说级·恶雾神鬼魂珠!
这也能侧面印证这枚魂珠的价值。
荣陶陶继续道:“书上说,神鬼变特别消耗魂力,常人支撑不了多久。
但是你有着先天的优势,卡佳,你拥有祥云至宝,吸收魂力速度奇快!”
“好,既然你这样说……”叶卡捷琳娜舔了舔嘴唇,迈步来到恶雾神鬼的头颅前,手中云刀拼凑,恶狠狠的斩了下去。
紧接着便是爆珠、镶嵌,一气呵成。
荣陶陶一手遮在眼前,随着气浪翻涌过后,他看向了闭目细细体验的女帝,开口道:“让我开开眼?”
这的确算是开眼,在荣陶陶的生命里,还没见过哪个云巅魂武者施展魂技·神鬼变,一切都只存在于书籍理论之中。
强盛如曼烈,都没人拥有此项魂技。如此魂珠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有程度可以对标雪境魂兽·霜美人。
只不过霜美人是有迹可循的,只要找到上规模的魂兽军团,你大概率能找到野心勃勃的霜美人。
但恶雾神鬼?
这可是个独行的猎手,尤其还是在云雾缭绕的云巅星球中,寻常人一生都见不到一次。
“呃~”叶卡捷琳娜突然歪了歪脑袋,身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一丝丝黑色雾气。
黑雾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女帝的皮肤竟也渐渐变得漆黑,从白奶油变成了黑巧克力。
而她的头顶两侧,也生长出了两只黑雾恶魔角。
好家伙~
这已经不是变人种了,这是变物种啊?
达莉亚关切道:“怎么样,能扛得住这种级别的魂力消耗么?”
“可以,妈妈。”叶卡捷琳娜轻声说着,“虽然填充不过来,但也能开启好久。”
达莉亚满意的点了点头。
逐渐将女儿培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一步步将她推上神坛,无论是作为族长还是作为母亲,她都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与成就感。
视线中,荣陶陶迈步走了过去。
达莉亚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女儿能有今天、曼烈能在风雨后屹立不倒……
故事,还要从这个孩子迈进沙俄帝国大学说起……
达莉亚陷入了回忆里,而荣陶陶却是伸出手,好奇的捏了捏女帝那漆黑的恶魔角。
可惜了,黑雾拼凑的长角没有实体,捏不着。
女帝横移一步,用荣陶陶的身体挡住了母亲的视线,同时恶狠狠的瞪了荣陶陶一眼:“走吧,我们去找雾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