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在秋斬刑場當縫屍人那些年-第80章 耍猴人討百家碗,竈王棍點桃花棺分享

我在秋斬刑場當縫屍人那些年
小說推薦我在秋斬刑場當縫屍人那些年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殖民主之死,是西洋政府在大景租界势力衰退的开始,毕竟政府没有钱,钱来自从公民和商人贵族征取的税收,西洋政府东征大景背后最大的支持财团殖民会垮台,租界的西洋势力自然如死根之树,快速凋零。
后来随着光皇寿终正寝,新万岁咸四爷宫廷内斗斗败鬼子六,登基皇位,大景旧的买办阶级遭到了清算,然后自然是以和大人为首的四阿哥党官僚商绅兴起,咬回了租界这块蛋糕,架空的西洋政府的管辖权。
当然,猛虎塌侧仍有毒蛇,东洋幕府近些年受西洋影响,大行改新,如今已颇具气候,咸皇上位后不久就注意到先前被光皇搁置的高丽求援,开始重视起海防戍边,委任钦差兴办水师。
当然,这些大景的国事,和林寿那关系就不大了,打殖民主死了之后,他就彻底脱身这个漩涡,回家过市景小日子去了。
当然,鉴于林九爷以前作过的那些孽,他这小日子过的不太安生就是了。
先是维多利亚那边,爵士的死对她打击很大,葬礼时候一身黑丧服带孝的维多利亚边哭边抓着林寿不撒手,林寿能怎么办呢,只能帮着爵士的棺材上填了一铲土。
“啧啧,你老丈人都这么短命。”
这话是偏不语说的,然后就被林寿一脚踹的三天下不来炕。
爵士的遗产,林寿思前想后还是匿名把钥匙寄还给维多利亚了,虽然爵士委托他照顾女儿,但非亲非故的他又没答应,何况他家里有俩老婆呢,别再多个添乱的了,恕自己爱莫能助,何况维多利亚又不是小孩儿,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自己能管好自己。
租界那些事处理完,林寿回了自己的缝尸铺,自己的安乐窝,理所当然遭了白眼。
半夜,林寿偷摸去茶楼,叩开闺房,屋里没点灯,林某人轻车熟路的抹黑上炕要钻被窝,结果被踹下来摔个屁股墩儿。
包租东 小说
“哎,怎么还闹脾气了。”
林寿揣着明白装糊涂。
“可不敢,林老板多好的人缘,人家贵气的洋小姐等着你下聘礼抬轿子去迎呢。”
憨憨裹着被子翻身背过脸去,那言语之间可是阴阳怪气的厉害。
神医修龙 小说
“你看你,偷偷告诉你,洋人腿上不长波棱盖儿,他们腿打不了弯儿,要么只能做小汽车,坐不了轿子。”
林寿蹑手蹑脚,臭不要脸的硬往被窝里蹭,嘴里还捣鼓着外边儿冷,外边儿冷,吃定憨憨舍不得冻着他。
“你当我小孩儿糊弄是不是。”
安允梨怎能信了林寿那个鬼话。
“哪能啊。”
林寿臭不要脸的终于成功挤进了憨憨捂热的暖和被窝,把人一搂:
“咱媳妇这可爱,那洋妞哪比的了。”
“那豆腐铺的宁掌柜就能比了呗。”
“……”
林寿一磕巴,人都差点吓萎了,怎么突然提起这茬了,他心虚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咱俩睡觉。”
林寿搂起人睡觉,糊弄过去。
两人到了后半夜,尽兴了,人乏了,林寿哄着憨憨睡着,自己翻窗而出离开,但没回缝尸铺,而是偷摸去了豆腐铺。
还是一样的套路,摸进被窝,然后就被某只猫猫狠咬了一口,喝!嘶!
“干嘛呀,馋肉啊。”
“过不了了,这日子过不了了,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跟那女人走啊,金发碧眼的那好看么不,魂儿都给你勾走了!”
宁洛薇那小女人要死要活的劲儿上来了,又哭又闹,给林寿烦的不行了,偏偏她发脾气还咬人,这会儿一排牙印了。
“哎呀行了,住了,什么玩意儿金发碧眼,书里罗汉爷降的那个金毛犼金发碧眼,那不妖怪模样么。”
“呐呐呐,说的多好听,跟我这你就能骂她妖怪,跟她那不定怎么编排我呢,你个死没良心的,呜呜……”
苦杏 小說
林寿都无语了,小女人耍脾气的时候是这样的,她就跟你耍无赖,有理说不清。
“哎哟,什什么玩意儿啊,我犯得着跟她编排你么,她谁啊。”
“那你跟茶楼的安掌柜就能编排我了?”
“……”
好家伙,打住,林寿赶紧把人一搂,睡觉就睡觉,别整那没用的。
直到早晨天光大亮,把宁洛薇哄睡着,林寿回了缝尸铺,疲惫的心里直嘀咕,这一个个的总提啥呢,吓我。
大早晨的,林寿一边开铺门一边嘀咕,门前夜香车嘎吱嘎吱,拉着一车五谷轮回物路过,一个人从后面拍了拍林寿肩膀。
“掌柜,做生意不。”
“大棺三钱,小棺二钱,买二送一,多买多送,唢呐乐队,帮忙哭丧另算,包哭爸爸比亲儿子还亲,活的包死,死的包埋,埋了的出不来,这位爷看面相就和咱俩铺子有缘,给家里人挑点什么啊。”
林寿一回头,看眼前这人,粗布衣衫的面儿简陋,不是富贵人,一手拄着烧火棍,一手牵着个猴儿,看行当像是天桥耍猴卖艺的,听了林寿介绍业务,点点头道:
“掌柜的,我来这不买棺材,不缝尸,家里也没死人。”
“那你来这二皮匠铺子做哪门生意。”
林寿扭头不打算搭理。
“我近来在天桥耍猴卖本事,却发现缺个吃饭的家伙,所以想跟你这买个碗。”
“买碗?买碗你上集市去啊,来我这缝尸铺买什么碗。”
“哎,别的不灵,偏你这那只碗有风水能招财,且像极了我以前丢的那只。”
耍猴人说着一点指铺子里,林寿顺着他所指的看过去,小八哥大清早的刚睡醒,正在那仰脖冲龙沟呢,在它底下那装水的,就是一只大碗,耍猴人指的,就是这只碗。
林寿一愣,这只碗是他沉睡前从鬼市里买出来的,裹尸布还没丢的时候,它嚷嚷着这是个好东西,于是自己就买下了,可从没见过这宝贝有过什么能耐,也拿去找懂行的看过,却都说看不出,后来他苏醒后,这只碗就一直给小八哥拿来当喝水的,他也没在意过。
不想今日,来了这么个人,要买这碗。
“这碗你懂?这是个什么宝贝么?”
林寿问道,那人却摇摇头。
重生之金牌嫡女 小说
“算不得什么的宝贝,只觉得那看起来好像是我的玩意儿,以前吃饭用的家伙。”
林寿心说我信了你的邪,你怕不是看出了什么门道来捡漏的吧。
“这碗我也是花了银子买来的,是我的东西,你看没有你说是你的我就给你的道理不是,我要说你手里这烧火棍眼熟,好像也是我的玩意儿,你也不能把它给我不是。”
那人闻言,倒是微微错愕的看了眼手里的烧火棍,随即一笑:
“在理,所以我说我买回来。”
“你开个价。”
林寿也不是真想卖,就是觉得这人好像看出了那碗的门道,想听他说说,却不想那人干脆直接的道:
“我没钱。”
“牛逼,我也是。”
林寿直挑大拇哥,转身要走。
“但我想着你也不缺钱。”
这话说的到有点意思,这世上有几个不缺钱的人啊,但偏偏林寿确实算的上不需要钱的那类人。
“你这命里有一遭桃花劫,我拿它跟你换这只碗。”
林寿听了一愣,什么意思?
然后就见那人拿着手里的烧火棍,往林寿铺子里的地面一敲。
咕噜噜,地砖翻看好些块,底下的土跟喷泉一样涌了一会儿,一口雕花琢木的桃花棺,浮了上来。
不光棺材浮上来,棺材面儿上刻着的一朵桃花还张嘴说话呢:
“哎!臭男人捣乱!还不到时候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