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天道方程式笔趣-第七百九十四章 伴侶展示

天道方程式
小說推薦天道方程式天道方程式
「无法理解的行径。」思控发表看法道,「把信息刻在石头上确实能保存很长的时间,但用图画来表示的效率过于低下。他们明明能用文字记录,却选择了更落后的方法,属实称不上理性。」
“不……这跟理性无关,而是一种传统。”夏凡在脑海中喃喃道。
眼前的壁画并不单纯是一种叙述,同样还是身份的象征。他注意到,画中的人物各个惟妙惟俏,连身上衣服的褶皱都有细致刻画;画卷所示场景无不宏大壮阔,既有舰队在海上航行的景象,也有在东方王宫举办的盛大典礼。从手法和笔触来看,说是一件艺术品也不为过,放到后世,这绝对是用来研究历史的极佳材料。
“这个人……是主母大人。”华琳望着画中的一名女子道,“她的样子跟钱币上的形象一模一样。”
此人没有穿着东方服饰,而是一套西极礼袍配宽边圆帽,无论在哪张画中都处于中央区域,即使暮夜公主不说,夏凡也能猜到她就是斯迪奇主母。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站在女子身边的那名男子。
和主母一样,他几乎也出现在每张画卷之中,其中背景是宫廷的那张壁画里,此人头顶的冠冕已然昭示出了他的身份。
当时能以如此姿态示人的,整个东方唯有一人。
——永帝国的君王。
所以他们才会用壁画来记录自己的生平,而非简单的几行语句去概括。
“难道主母大人来这片大陆后结识了东方帝王?”费莱顿惊讶道。
“恐怕不止。”夏凡指着另一副宫廷画卷道,“在东方,只有大婚时才会摆出如此阵仗。”
“大婚?”两人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至少画上的内容是如此。”他在心里问思控道,“你说曾有一队人马在一百多年前到访过逃逸塔,有确切的时间吗?”
「一百八十六年零三十七天。」回答来得很快。
一百八十年……夏凡思忖了下,永朝覆灭是在百年前,而末代永王在登上王位时也就三十来岁。换而言之,斯迪奇所结识的永王应该是前几代的皇帝,跟亲手打开黑门、一直存活至今的永王并非同一人。
接下去的画卷内容也越来越让人惊叹。
两人几乎游历了东方大陆的各个奇山险峰,包括启国北边的那座火山区域,其中还用到了一种类似滑翔翼的法器,虽然不能自主飞行,但借助巽术助力,完全能跨越一些常人无法涉足的险境。
他们的最后一站是百耀山。
延绵万里的山峰以及永远不会消散的云雾,成了此地最显著的特征。
一支多达万人的队伍开始挑战群山,工匠在山头建立补给站,观察每一个可以让滑翔翼落脚的地方。一旦确定好之后,便会有近千人挂载好翅膀,在巽术师激发的狂风下冲向另一座山巅。望着壁画上密密麻麻起飞的人群,夏凡不禁联想到了夜晚扑火的飞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之间存在一定的相似性,因为这种不稳定的滑翔飞行危险性极高,一旦遇上山间变向的骤风,就很容易有去无回。
但比起盲目的飞蛾,这样的探索却是目的明确且有意义的——夏凡记得洛轻轻曾说过,正是永朝建立之后,大陆的秩序才逐渐稳定,第一幅描绘整个大陆山川形貌的舆图,也是在永朝期间诞生。他不知道这副最早的“东方地图”是否出自此位永王之手,不过毫无疑问他应该对地图做出了巨大贡献。
最终这支队伍发现隐藏在百耀山中的天井时,只剩下两百多人。同时由于地势的关系,那些滑翔法器已没办法帮助他们反向飞离群山,永王和斯迪奇主母索性在这里定居下来。那时候邪祟扰袭的周期还相当漫长,几乎以数十年为间隔,因此他们即使意识到这地方绝不一般,比如井底涌动着令生者恐惧的气息,却也始终没有被大量的邪祟袭击过。
“在西利斯蒂,主母到底会选择哪位男人成为自己的伴侣,一直是个被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华琳感慨道,“没想到我竟会在这里找到答案。”
“她在纳塔庭一直没有嫁娶过?”夏凡问。
古代悠闲生活 小说
“血族的成家率本身就很低,毕竟流传血脉不需要另一半的配合。”费莱顿回道,“何况斯迪奇主母的地位高高在上,根本不缺情人,能让她青睐有加,愿意一直陪伴的就更少了。”
这么看来,永王倒确实是一个相当理想的对象。
那时候永朝国力强盛,术法的研究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同时还深深影响着周边的邻国,大有一统东方之势。加上迥异的文化与新奇的游历感受,主母被永王吸引似乎也不足为奇。
只不过这里面存在一个小小的遗憾之处。
永王的寿命虽长,比起血族却短了许多。
感气者在八十来岁便会迈向暮年,战斗与伤势更会加速这一过程,壁画最后,男子已明显老去,无法再像年轻时那样驾驶滑翔法器,带领队伍冲在最前方了。
而这几十年里,两百多人为了寻找出去的道路,又陆陆续续损失过半。不过从画中内容可以看出,这样的尝试并非没有成效,他们似乎已经与之前建立在山头的哨点取得联系,离开群山已是指日可待。
但永王并没有这么做。
他选择把天井作为自己的陵寝,在此进入永眠。
尽管画里没有解释理由,可夏凡依旧能猜出那么一点蛛丝马迹。一位君王离开权力中心数十年,永朝朝堂肯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即使能安然回到王都,面对新上位的永王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
总之,永王留了下来,斯迪奇主母也留了下来。
不光如此,主母还利用血族秘法,生下了一个拥有双方血脉的孩子。为了让孩子觉醒为感气者,主母将自己的原始之血导入后裔体内,而这一幕也被壁画师记录下来。
傲嬌鬼王愛上我
“天哪……”华琳突然低呼一声。
“怎么了?”夏凡转头望向她。
“这个仪式不是初拥仪式……”她难以置信的掩住嘴唇,“主母用的是传承仪式,将自己的血脉流转给后一代……”
嫣云嬉 小说
“那代表什么?”夏凡不解道。
“代表着这个孩子不是斯迪奇主母的后裔,而是下一代主母……”华琳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