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漫天辱罵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消失以后。
卡多拉思的光之神影,融入到光之城内,她那端坐宏伟神殿的本体。
嗖!
握着法杖的她,也到了白金广场,并以眼神示意陈凉泉和灿莉下来。
“巴洛,摄魂向林道可发起了战斗。他还专门跑一趟浩漭找阴脉,你觉得是想干什么?”如精致洋娃娃般的卡多拉思问道。
“是她。”巴洛纠正。
“女性?和我一样?”卡多拉思震惊了。
“啊!”
陈凉泉和灿莉两人,同样被巴洛的话惊讶,第一次知道那位神秘的摄魂,居然还是一位女性神王。
“搞不懂你们。”
巴洛皱着眉头,视线在灿莉和卡多拉思的身上游荡了一圈,“你们两个也是女人,神魂宗有一位女性的神王,为什么会让你们感到吃惊?女妖族的蕾贝卡,难道不是女的?浩漭的妖凤,哦,不对,她不算。”
提起妖凤时,众人的神情都变得古怪了。
尤其是卡多拉思。
很久很久以前,她和浩漭的妖凤接触过,那位化形为人的妖凤,对外显露的是一位俊美的人族男子爱穿紫衣,皮肤雪白,但喜怒无常,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
然而,通过和贝尔坦斯的交流,卡多拉思得知浩漭的妖凤,更早前化形为人时,竟然是一个人族的女子。
妖凤在不同时代,根据她的性情和喜好,或男或女。
“我没接触过摄魂,但林道可……你我都在天外遭遇过。林道可的战力,我们两个太清楚了。”巴洛脸色深沉,听他的口气,林道可像是一座越不过的山,他想起都会头疼。
卡多拉思深以为然,还低头看着脚下,道:“光之城里面,如果被封禁的对象是林道可,我怕这座城池会崩塌。”
“是的。”巴洛赞同。
在这两人的心目中,剑宗的林道可,似乎比檀笑天更难对付。
“狗男女!”
檀笑天的骂声适时响起,让听到的陈凉泉和灿莉,面色不由古怪起来。
“只是老子参悟的黑暗力量,恰巧被这座光之城克制!你这老鬼婆根本不清楚,打造光之城的一代代明光族巅峰战士,在这座城池上耗费了多少心血!这座城池,就是所有黑暗生灵的克星!”
“如果不是光之城,而是在这个世界别的星空禁域,老子早就挣脱出来了!”
“你们这对狗男女仔细想一想,在修罗族的暗域时,除了你们两个以外,还加上了一个萨博尼斯,又能奈我何?”
魔主的咆哮声,刻意地放大了百倍,不仅陈凉泉和灿莉听见了,连周遭星域的明光族战士也能听到。
他就是额外耗费力量,去恶心卡多拉思和巴洛,往两人身上泼污水。
他只求自己痛快。
“你骂吧,反正你也出不来。”卡多拉思精美的小脸满是冰寒。
巴洛懒得搭理他,似乎知道越是理他,他就会越兴奋,蹦跶的越是欢快。
“嘿嘿,那可说不定!你们狗男女等着瞧,等老子出了光之城,天上地下,我看还有谁能拦住我!”
话罢,黑暗陡然沉寂。
……
浩漭,荒神大泽。
心惊胆颤的丹妮丝,站在了那座不死鸟女皇留下的巢穴,她发现体内的摄魂神王,再没有一点痕迹。
来时的路上,这位神秘的摄魂大人,还偶尔和她说两句话,指导她该如何做。
等一到浩漭,摄魂就彻底消失了,不论如何都感知不出。
“你是?”
通天商会的一位看守者,惊奇地打量着她,询问她的来意。
“我,我出自星族,我叫丹妮丝。我之前在浮生界,因为一些事情,我想去彩云瘴海。”丹妮丝用不太熟练的人族语言说道。
“彩云瘴海?星族,丹妮丝……”那人犹豫片刻后,道:“请你稍等一下,我去禀告我们的会长,看上面有什么指示。”
星族和神魂宗、通天商会交好,九星贤者贝鲁还来过,商会的人都知道,所以态度颇为友善。
“好的。”丹妮丝乖乖等待。
鬼巫宗。
饲养巫虫的玄漓,忽然聆听到阴脉的指示,让他去荒神大泽,将一个叫丹妮丝的星族小姐带来。
还让他亲自去!
“麻烦,这种小事我指唤潋婧就好了,还让我专门跑一趟。”
无常元帅 小说
抱怨归抱怨,玄漓可不敢违背阴脉源头的命令,只好安排了一下谷内的事,立即向临近的空间传送阵而去。
……
灰域,开天耀星。
替身難為,總裁劫個色
斩龙台从一个幽深洞穴飞出,虞渊没看到溟沌鲲、深渊巨蜥的影子,但以魂念和斩龙台结合,就知道他们去了别的地方,但依然是在灰域。
此刻,只有纪凝霜在安静地端坐着,见他和柳莺一起回来了,微微点了点头。
“星霜之剑!纪大剑仙!”
柳莺发现她也在此,惊叫之后,神色立即显得不自然了。
李莎被林道可格杀,想要为星月宗谋夺的一席神位,则是成就了纪凝霜。
而且,这位闻名天外的大剑仙,还通晓着星辰精奥。
她的未来也因纪凝霜的存在而被堵死。
校花 的 貼身 高手
“我带你们两个去见星罗步甲。”
虞渊招了招手,示意纪凝霜过来,旋即对柳莺说:“我和谭先生见过,我答应你的事情,也答应了谭先生。你可以放心,你师傅不会有事的。一头幼小的星罗步甲,天生携带群星精奥,我带你们过去。”
“星罗步甲?我,似乎是听人说过的。”柳莺明眸泛着异光,脸色却非常平静,“是给纪前辈准备的吗?”
“前辈……”纪凝霜黛眉微皱,听出这小丫头片子是故意的。
说她老!
“给你的。”虞渊道。
柳莺顿时激动,“给我?是让我杀了它吗?星罗步甲是异兽吧,它在什么等级?我师父当年和我说起的时候,我正好在打瞌睡,所以没有认真去听。”
當謊言的面紗被揭開
“是一头幼小的星空巨兽!”虞渊瞪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她激动什么劲,“还有,不是让你杀死它!它是灰域的一份子,你看看能否得到它的好感,能否驯服它,让它主动和你做朋友。”
“不听话就杀了吧。”柳莺撇嘴。
虞渊正要劝说,纪凝霜扯了扯嘴角,讥讽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就你阳神境的修为,和这具不堪一击的阳神,还想猎杀星空巨兽?”
“不是有虞大哥的吗?”柳莺嘴硬。
“你本体在何处?我突然想起了,你要真身在此,才有那么点希望。”虞渊问道。
“本体肯定在浩漭啊,而且不在星月宗,而是在商会。”柳莺理所当然地说,“我没突破到自在境,这灰域内的星空异能让我觉得很是压抑,我怕本体过来无法适应。”
人族的自在境大修,活动在灰域都处处受制,何况她区区阳神?
抵达开天耀星以后,这具阳神体魄才遭受星空异能的片刻冲抵,她的灵力和魂力流转都不太顺畅了。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她强度不足的血肉身躯,在灰域只会更加艰难。
“倒也不傻。”纪凝霜冷声道。
“呵,我师傅和我说过,要不是你率先以星辰之力封神,将来这条神路的尽头,本该站着的是我柳莺!”
“你师傅很会骗人。”纪凝霜轻声嗤笑,摇头说道:“这一点,老一辈的人都是清楚。君宸的天赋更高,他原本才是有望进阶星辰至高者,可惜你们星月宗底蕴不足,远不能和我们剑宗相比。”
说起宗派的深厚底蕴,柳莺一下蔫了,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因为,星月宗确实比不过剑宗,在巅峰战力上,双方差了好几个层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