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討論-【新增】陸歸心:軟的跟兔子似的,碰一下反應這麼大?閲讀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小說推薦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田鹿挽着陆归心的胳膊,瞥见她喝可乐,诧异的开口,“我去姐妹,你单手开可乐啊?”
还轻轻松松的样子。
陆归心那张祸水脸细软无害,第一感觉就柔弱得不行,说话都是温声低语的,简直无法抵抗。
田鹿每次帮陆归心带饮料都是拧开瓶盖才递给她。
结果自己单手都开不了的易拉罐,陆归心却可以。
女生闻言,举起手里的可乐,一脸不敢相信的惊叹:“我去姐妹,我竟然自己单手打开了可乐!”
田鹿扯着嘴角抽搐了下:“……”
“今天竟然爆发了。”陆归心笑眯眯的说,眼睛却是漫不经心地盯着周复背影,眸底意味深长的。
……
这些年明城经济不知道受了谁的指点,发展迅猛,俨然一跃成为国际大都市。
上头给明城中学的拨款也随之水涨船高。
有了钱,学校首当其冲就是改善校内各种设施,盖新宿舍楼。
如今的明城中学,比国内一些顶尖贵族学校还要豪华。
学生宿舍单人单间,十分亮堂宽敞。
金丝边框眼镜随意扔在桌上,晕出清冷的细光。
陆归心深窝在椅子里,一条腿膝曲起,光脚踩着椅子边沿,白皙纤瘦的脚背微微绷直,皮肤细腻且薄,淡青色的血管脉络清晰可见。
姿势肆意散漫,和平时那副乖乖女形象简直天差地别。
女生稍微歪着头,看着笔记本电脑上,刚查到的周复的部分资料。
成绩确实不错,即使语文极度拉垮,其他科目的满分也让他稳坐第一,断层吊打年级第二。
这是,理科王的特色?
女生随意按了下键盘,周复的一堆照片弹出来,铺满整个电脑屏幕。
周复是明城这两年的招生简章,台柱子,照片多也正常。
视线掠过所有照片,在一张球场照上,陆归心目光一凝,停了下来。
她抻直胳膊,手指敲了两下键盘,篮球场照片迅速放大占据屏幕。
一群穿着同款红色篮球服的男生里,周复的身影最是锋韧削劲。
又高又瘦,让人挪不开眼的强烈气场。
少年手臂撑着胯骨,肌肉线条流畅有力。
汗水打湿的黑发束缕垂落在瓷白的额前,发梢尖且利,衬的那双本就淡漠的眸子多了几分狠戾。
高眉骨,单眼皮的凶相,瞳仁深黑,鼻梁直而挺,薄唇微微张开,似乎在喘息,唇角一丝不太明显的弧度,带着胜利者的狂妄,骄傲。
耀眼到了极致。
陆归心手肘撑在腿膝上,支着下巴,黑眸一瞬不眨的看着屏幕,把篮球场有关照片来来回回欣赏了两遍。
最终停留在一张全景照片上,球场外尖叫的女生们都入了镜,一个比一个激动,面红耳赤。
就连男生都激动崇拜的不行。
而照片里的周复,弓腰撑着腿,下巴滴着汗,眉目微抬望着前方,红色球服松松垮垮的兜在身上,露出大片锁骨肋骨。
烈日当空,少年整个人带着釉质的白光,令人心神不宁。
陆归心眉梢微微一挑,缓缓出声,“好一副勾人的,男妖精相。”
何止是明城中学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男女都挺疯狂的。
陆归心感慨着,手指压在键盘上,正打算看周复其他资料,指尖顿了顿。
她已经知道周复在明城中学是个什么样儿的存在了。
继续窥探别人隐私,是不是,不太好。
……
高三部。
学生中午基本都在教室刷题,或者趴在桌上小憩,没几个人回宿舍。
深秋烈阳,整栋教学楼明亮又安静。
高三(1)班却乱糟糟一片。
平时只对学习感兴趣的学霸们第一次凑到一起议论八卦,话题中心就是陆归心。
“卧槽!校花人真的巨漂亮巨温柔!”一个锡纸烫男生激动道。
“她对我笑的时候,我感觉我脑子里噼里啪啦在放烟花!骨头都麻了,这颜值是真实的吗?!”
“声音也巨好听!完全没有抵抗力!”
“看看,这就是你们几个语文差的结果,夸人脑子里都没几个形容词。”语文常年130上下霸榜单科年级第一的田戎鄙视道。
“滚啊!狗逼!”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好奇的问:“真那么漂亮?有照片没?”
“操!被校花把脑子都迷晕了,忘了拍照!”锡纸烫一锤桌子,懊恼道。
其他人:“……”
高三部和高一部平时完全没有交集,连吃饭时间学校都是安排错开。
很多人都没见过陆归心,不免觉得有些夸大其辞。
眼下没图没真相,一群人失去兴趣。
“就吹吧你们,真漂亮成那样,娱乐圈的星探早把咱学校门槛都踏破了。”
“就是!而且学校偷拿手机的不少,怎么校园论坛上没几张陆归心的照片。”
这么一说,中午见过陆归心的几个男生也觉得奇怪。
校花那颜值,按现在互联网的普及度来说,照片早满天飞了,火遍各大平台完全没问题。
没准能跟周复一起当明城中学的招生简章,台柱子。
结果这么低调?
全网都找不到一张照片?
“欸!田戎他妹跟校花是朋友!找他妹要一张校花照片不就行了。”中午同行的短寸男生说。
大家反应过来,全部看向田戎,催促。
“赶紧的,戎子,找你妹。”
“滚啊,找你妹!”田戎骂道:“你们不是都加了校花微信,自己要去。”
“那怎么行,万一吓到校花,把我们当变态。”锡纸烫男生道。
田戎哼笑,眼神上下扫他们,“你们现在确实挺像变态的。”
马尾女生惊讶道:“你们这就打个照面,连微信都加上了?”
另一人笑着插话进来,“有复神在,就算是校花,能不给微信吗,而且我听说高一部那位校花,学习挺差的,田戎他们成绩那么好,校花还不抱紧学霸大腿。”
周复这帮尖子生,指头缝里漏出点学习资料,都能让陆归心这种普通学生成绩拔高一大截。
一群人思索了几秒,赞同的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正好借学习跟校花拉近关系!”男生一脸马上要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憧憬表情。
“你们加了陆归心微信,看看她朋友圈有照片没?”
一群人反应过来。
陆归心微信头像是纯白底,上头叠了一堆的数学公式,看着像是个热爱学习的。
但朋友圈别说是照片了,一条都没发过。
懒得再找,锡纸烫收起手机,哥俩好的搂住田戎肩膀,认真严肃,“是兄弟吗?你就说上不上吧?”
田戎:“……”
不想被他们一直缠着,他拿出手机,一边打字一边说:“这个点儿,我妹可能在午睡,不一定回我。”
“知道了知道了,快发!”
这时候,去洗手间的周复从后门进来。
他的位置一直在最后一排后门口那位置,从来不参与每周换座位。
老师也不敢为了换座位这种小事打扰这位大佬,由着他了。
他拿起水瓶拧开,仰头灌完半瓶水,侧过身,手腕一抛,空瓶子哐当一声,精准的砸进垃圾桶里。
一个丸子头女生走到周复跟前,双手递过去几张卷子,是上次小月考的物理数学二卷答题卡。
周复没接,直接道:“扔讲台上,谁要看自己拿。”
男生音质低冷,没什么温度,不带一丝情绪,冷漠的难以接近。
女生低头看了眼答题卡。
周复的答题卡被老师们奉为最完美的艺术品。
每一道题的答案精妙绝伦,简明扼要,即便是抄他的解题步骤,都有醍醐灌顶的感受。
考试二卷的答题卡一发下来,女生就问周复要了过来。
她眸子抬了抬,看着已经坐下的周复。
男生抽出一本厚重的,全英文的物理学书,翻到某一页。
对站在旁边的女生视若无睹。
“夏澄。”前头的男生转过来,“复哥二卷答案你看完了?数学最后一道大题我也没做出来,你看完了给我。”
夏澄点头,递给他。
周复侧身半边身子靠着墙,一条长腿踩在横撑上,浑身透着少年的傲然轻漫,低眸翻阅着外文书,他看书速度很快,十来秒就翻过一页。
夏澄浅笑着主动和他说话:“周复,你们今天在便利店碰见陆归心了?”
男生淡淡“嗯”了声。
仿佛一座孤岛,任何喧闹都被他周身冷傲的气场切割开,浑身都是生人勿进的漠然。
夏澄捏了捏手指,状似不经意道:“田戎他们几个说,陆归心长的很漂亮,加了你们所有人的微信。”
周复头也没抬,懒懒道:“是吧,没注意。”
夏澄一时间没理解过来他这句话。
前头的男生又转过来,眼神揶揄的望着夏澄,“放心吧,就复哥一个没加校花微信。”
夏澄懂了。
周复的意思是,他没注意陆归心是不是长的很漂亮,也没加她的微信。
或许陆归心真的长的很漂亮,但她那样只有一张脸,成绩平平的人,和他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
周复这样的天才,怎么可能看得上陆归心呢。
想到这儿,夏澄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微抿的唇角也有了些轻松的弧度。
那边,田戎等了五分钟,田鹿都没回复。
大家扔下一句:“你妹回你了,照片给大家看看。”
回了自己的座位刷题。
……
下午上课前。
田鹿敲开陆归心的宿舍门。
女生从桌上随手拿了几颗奶糖,抱着书和保温杯,“可以走啦。”
她关上门,转过头看见田鹿一脸欲言又止的盯着她。
陆归心愣了下,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
田鹿攥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摇头。
其他宿舍的同学也开门出来,看见两人站在那儿,一边锁门,一边奇怪的问:“陆归心,田鹿,你们站在那里干嘛呀?快上课了。”
“啊,知道啦。”陆归心拉着田鹿往前走。
等两人匆匆忙忙赶到教室。
田鹿在位置上坐了几秒,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勇气,凑近陆归心,“姐妹,我有个哥哥。”
说完,不等陆归心出声,她瞬间又坐直,“算了,他不配。”
陆归心:“……”
田鹿偷偷用手机回复田戎:【哥!放弃吧!你配不上我的姐妹!别再问我要照片了!】
田戎:【?】
陆归心准备好下午第一节化学课的课本和笔记本,拧开保温杯。
这时候,背后被笔戳了戳。
陆归心动作一顿,转过头。
后面的女生小声道:“陆归心,听说你问高三部那帮大神要微信,其他人都给你了,就周复学长没给你。”
话音落地,周围的人目光都转了过来。
周复是校内风云人物,陆归心也是,前者是校霸,后者是校花,两人都长着祸水脸。
可想而知,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立刻有人接话,看热闹不嫌事大,“什么?陆归心问周复要微信了?周复还没给?”
陆归心黑眸深处缩了缩,闪过一丝冷意。
不等她开口,田鹿扭头看着后排女生,皱眉不悦道:“你们在胡说什么?是我哥他们主动问陆归心要微信。”
“是吗?”女生笑着,似乎十分羡慕,但语气让人格外不舒服,“那你们加到周复学长的微信了?”
陆归心淡笑,声音温和,不疾不徐的,“没有加微信。”
“我去!复神果然是复神!”说话的人一脸意料之中,甚至看陆归心的眼神也多了那么几分看好戏的意味,“咱们年级那么多人都跑班里来要陆归心微信,只有他特立独行,陆归心都加不到他!”
“有一说一,陆归心除了那张脸,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吧。”
“周复是这届高考状元种子选手,理科王,大佬能看上成绩普通的?”
“周复学长在论坛有cp的,就是年纪第五的学姐,夏澄。人可是高三部理科班年级前五唯一的女生!长的也很漂亮。”
“我知道我知道,夏澄学姐是我女神!难怪周复学长连陆归心都看不上,毕竟智商不在一个水平。”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田鹿豁然站起来,椅子“刺啦”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噪声。
她冷冷看着一群男女,“陆归心是礼貌,所以我哥他们要微信,她给了,周复没要,为什么要加他。”
一个女生嗤笑,“你觉得周复那样的大神,会问陆归心要微信,是不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左然勾起唇,陆归心在高一部这边几乎无人不知,众星捧月,却在高三部碰了钉子。
让一堆人看了笑话。
田鹿胸口怒火翻涌,正要再说什么,上课铃声突然响起,班级立马恢复安静。
陆归心拉了拉她,“先坐下,老师一会儿就来啦。”
田鹿沉沉的出了口气,瞪了眼那群八卦的人,不爽的坐回去,偏脸看着陆归心风轻云淡的态度。
她不解道:“你不生气?本来就是高三部那些人主动,现在传的像是你倒贴上去一样,以后肯定会越传越离谱的。”
陆归心笑笑,神色仍旧温柔亲和,“没关系,不过谢谢你替我说话。”
“你就是脾气太好了,搁我我得跟他们干起来。”田鹿愤愤的抿唇。
陆归心哄着她,“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下午我请你喝奶茶。”
陆归心越温柔,田鹿心里就越憋屈。
她从一摞书里抽出化学课本,摔在课桌上,闷声闷气道:“我脱粉了!我以后不喜欢周复了,让我姐妹受这么大委屈!操!我姐妹这么好!明明就是周复配不上你!”
陆归心没忍住笑出声,小声告诉她:“其实,我也有哥哥。”
田鹿眼底一亮,“是不是和你一样好看?”
陆归心摇头,一本正经的说:“比我丑一点。”
……
论坛上的确如同田鹿说的那样,传的越来越离谱。
现在已经变成,陆归心向周复表白,结果被周复当场拒绝,脸都丢尽了。
陆归心置若罔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跟谁都和和气气的,也不发火。
慢慢的,大家连说她坏话都光明正大当着她面说。
“心里没数吗?复神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这不就被打脸了。”
对于这些流言,陆归心完全没什么反应,听之任之。
这段时间,高三部几个男生倒是会给她发消息。
但她都是不失礼貌的把天聊死,给人一种没情商的刻板印象。
即便如此,那几个男生仍然热情不减,每天找她聊天。
她没再碰到周复那帮人。
周四下午,每个班都在打扫教室,安排高一部第二次月考的考场。
陆归心擦完黑板和讲桌,走出教室去洗抹布。
在走廊碰上了席嫣。
“席老师好。”陆归心礼貌道,漂亮到极致的脸上一抹淡笑。
论坛上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席嫣怎么可能不知道。
现在看她状态还算正常,席嫣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是担忧,“归心,一会儿来趟我办公室。”
陆归心点头,“我洗好抹布就去。”
席嫣嗯了一声。
……
席嫣现在是高一部年级副主任,有单独的办公室。
“扣扣——”
办公室门被敲响,席嫣手里的笔一停,转向门口的方向,“进来。”
陆归心推开门,乖巧的走到席嫣跟前,轻声开口,“席老师。”
席嫣笑笑,“在这边还习惯吗?”
陆归心嗯了声,知道她要问什么,主动交代道:“您不用担心我,论坛上我和周复的传言,我没放在心上。”
到底是顾芒的女儿,这份洒脱真的很像。
就是这成绩,差太远了。
也许陆归心就是不想让别人老追着她的成绩问来问去,才会来没人认识她的明城中学上学。
席嫣心里叹了口气,“我会联系论坛那边,把帖子都删掉,你安心考试。”
陆归心摇头,“不麻烦了,我不在意,随他们说吧。”
席嫣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一对上陆归心纯粹干净的温和眼眸,又作罢,点头,“行。”
余光撇见桌上有其他老师给她放的一罐甜味奶,她递给陆归心,“带去教室喝吧。”
陆归心没拒绝,接了过来,乖巧道:“谢谢老师。”
……
第二次月考。
刚上高一的学生,都还不太习惯一考考九门科目。
熬到周天下午最后一科,大家已经考的筋疲力尽,不太在意成绩了。
只想着考完试去哪儿玩儿,吃点什么,放松一下。
月考按照上一次考试年级排名安排考场。
田鹿就物理拖后腿,其他各科都在班里名列前茅,比陆归心成绩好。
她和陆归心不在一个考场。
离开考还有段时间,田鹿站在走廊上,胳膊扒着窗户。
她看一眼支着脸坐着,百无聊赖摇着笔杆上小骰盅的陆归心,再扫过都在看书复习的其他考生:“……”
陆归心成绩虽然差,但校花毕竟是校花,心态是真的挺好的。
一个字,稳。
考试只带两根笔,一根涂卡,一根答题。
以陆归心散漫的学习态度,成绩还能保持在中游,确实也算个人才。
“姐妹,考完试去逛街啊,我请你吃火锅。”田鹿递给陆归心一根牛奶味的棒棒糖。
陆归心剥开糖纸塞嘴里,摇着笔杆上的骰子,抱歉道:“今天不行,我舅舅来看我,我要跟他们一起吃饭。”
“没事,我们下次一起吃。”田鹿说完,看见陆归心一直在摇骰子,好奇道:“你怎么那么爱玩骰子啊?”
陆归心的所有笔都是带着一个小骰盅,黑白两个颜色,笔上什么也没有,就一个x的标志。
田鹿之前还去网上搜过,结果没搜到笔的牌子。
陆归心细白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在脸上轻点,转着笔,骰子当当细响,她说:“考试全靠它。”
“你是不是少说一个字?”田鹿补充道:“全靠它蒙?”
陆归心看着她,笑起来,眉眼弯成月牙,眼底有细碎星光,皮肤白的发光,漂亮得过分,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田鹿被这逆天颜值晃的脑子都有点迷糊,回过神,胳膊交叉在身前,摆出一个达咩的动作,“姐妹,别对我笑,我怕我抵挡不住被你掰弯了。”
闻言,陆归心不期然想起周复的话。
【很漂亮吗?】
【哦,没注意。】
就在这时候。
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田鹿。”
两人目光转过去,就看见周复和田戎两个人走过来。
陆归心没料到,刚想起周复,这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支着下巴,侧过脸抬着眸子,望着周复。
男生个子很高,穿着高三部的黑袖白身校服,拉链随意敞开着,里头是深黑色体恤。
视线上移,侧脸轮廓清晰优越,鼻梁直挺,眉眼深邃,没有一处多余的线条,精致到不可思议,下颌微微收紧,凌厉傲然。
气场挺强的,长的也确实好看。
就是感觉耐心挺差的,脾气不太好的样子。
耳中塞了个黑色蓝牙耳机,皮肤被那深黑色一映,瓷白如玉,裹挟着几分寒意。
周复察觉那道光明正大,不知收敛的视线,没什么反应,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注视。
仍然一个正眼都没给陆归心。
田鹿在高一部见到两个高三部的大佬,奇怪地问:“你们怎么来我们教学楼了?”
说着,她看了眼周复,因为陆归心被造谣说坏话的原因,田鹿对偶像周复的滤镜有些破碎,只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田戎下巴一抬陆归心的这个考场,吊儿郎当的笑道:“郭老师有事儿,让复哥跟我帮忙监考。”
高三老师监考高一,高一老师监考高二,高二老师监考高三,一直都是这样交叉监考的惯例。
田戎看向陆归心,眼神躲闪了下,似乎有些心虚。
最近论坛上的风风雨雨都是针对陆归心的。
这事儿要算账,头一个责任就得找他们。
哪怕他们在论坛解释了,是他们主动找校花要的微信,周复没理陆归心是事实,一堆人逮着这个对陆归心冷嘲热讽的。
田戎心里有愧,主动抬手跟陆归心打招呼,笑里有些讨好的意味,“嗨,学妹。”
陆归心微微勾起唇角,温和道:“学长。”
田戎胳膊撞撞周复,“复哥,你先去老师办公室拿试卷。”
周复点头,收起手机,朝前走,很快消失在走廊拐角。
田戎懒懒的斜靠在墙上,跟陆归心隔着窗户框,他抱歉道:“学妹,论坛上的事儿,对不住了,回头我找复哥把那些帖子全删了。”
周复是学生会主席,有权限。
只是上周末这位大佬就去外省参加一个竞赛,早上才回来,刚到学校就被老师抓壮丁到高一这边监考来了。
田戎还没来得及跟这位大佬提。
“没关系,我不在意的。”陆归心仍然是轻声细语的,温柔到让其他人都不忍心大声和她讲话。
黑发直顺到锁骨位置,发丝柔软,有些病态的冷白皮,优越的五官,再加一副眼镜,看着太乖了。
谁能拒绝善良可爱的小美女。
田戎只剩下道歉了,双手合十,满脸愧疚道:“对不起学妹,都是我的错。”
田鹿冷哼,“知道是你们的错还不赶紧去删帖!”
虫师
“是是是,我一会儿就爬去求复哥删。”田戎连忙应。
这时候,广播里传来声音。
“数学考试即将开始,请考生迅速回到考场——”
广播不断重复播放着提示。
田鹿跟陆归心告别,扭头往自己考场跑去。
周复卷着试卷,大手握着走过来,把试卷递给田戎,两人前后进了教室。
周复这张脸,属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引起轰动那挂的,高一的学生看见他们,一个个激动的眼睛都亮了。
陆归心看着考场内的男生女生,和篮球场照片上的状况一样,都是周复的迷弟迷妹,一副见了偶像的兴奋脸。
田戎一边分卷子,一边道:“郭老师有事儿,今天我们监考,都把桌上和考试无关的收一下放到前面来,电子设备全部关机。”
教室一阵乱糟糟的声音,所有学生有秩序的把东西放上来。
唯独一个陆归心,坐在原地动也没动。
周复大爷似的坐在讲台前面,胳膊漫不经心的搭在讲桌上,横握着手机。
有学生上来放书包,瞄了一眼,大佬开了一把游戏,正在加载中。
周复像个局外人,完全没关考试相关事情,那散漫样和考场的紧张气氛格格不入。
田戎忙前忙后,直到发完卷子,广播通知考试开始,他屁股才挨凳子坐下。
周复一把游戏结束,正打算开第二把。
田戎腿膝撞了下他,声音压到最低,“复哥,我跟你说件事。”
周复掀了掀眼皮,漆黑的瞳仁瞥他,眼神自带凶戾,令人不寒而栗。
田戎心脏控制不住的哆嗦了下,硬着头皮道:“你不在学校的这几天,学校论坛都要炸了。”
“哦。”周复轻描淡写扔出一句,“关我屁事。”
田戎:“……”
周复继续排位进游戏,冷得不行。
田戎正儿八经道:“别说,还真关你的事。”
他按着手机屏幕,进入学校论坛,点开现在最热门的帖子,递给他,“就这个。”
周复黑眸轻漫的瞥过去。
匿名用户:【笑死了,不会真有人觉得自己选上了校花,就配得上复神了吧,这下好了,给复神表白被拒了吧。】
周复拧眉,抽过田戎的手机,翻看评论。
【她是在高一部的普通班被捧惯了,觉得高三部一班的学神也要吃她那一套?】
【九班的综合水平,高一部全年级倒数前五,陆归心除了长得漂亮,真没什么可取之处了。】
【学渣哪来的勇气倒追学神?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复神都会嫌陆归心蠢,智商不够用吧哈哈哈。】
【而且复神和夏澄学姐才是众望所归的官配,两个人都长得那么好看,学习还那么好。】
【周复学长和夏橙学姐是要去京城大学的,以后肯定还会被送去极境洲那边交换学习,陆归心的成绩,连普通一本都够呛吧。】
【不过长得漂亮肯定有很多捷径可以走……】
底下嘲讽的越来越过分。
周复虽然对陆归心这个人没什么兴趣,但不代表别人可以拿他当枪使,去踩陆归心。
周复退出游戏,用自己的手机登陆八百年不上一次的论坛后台。
把诋毁陆归心的相关帖子全部做了删除清理。
同时发了条澄清贴,也是他进明城中学以来,在论坛里的第一条帖子。
账号顶着他的大名。
周复:【没表白,没要微信,少他妈造老子的谣】
发了之后直接在论坛置顶。
敢在官方论坛直接骂人的,嚣张到这种地步的,也只有周复了。
右上角显示的,这条帖子阅读量迅速上涨,却没有一个人敢在下面回复。
田戎看着第一次发火的周复,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拧开一瓶矿泉水,“复哥,消消气。”
周复黑眸深沉,浑身散发着低气压,整个教室的温度都降了好几个度。
下面有考生察觉到什么,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见势不妙,又迅速低头。
周复喝了口水,目光朝陆归心坐的位置看过去。
第一次正眼去看陆归心。
女生稍微侧着身,看不清脸。
看着很小,个子挺高的,肩胛骨清瘦,气质温和出挑,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的存在。
她一手支着脑袋,头发挡了大半轮廓,只能看到金丝边框眼镜,秀挺的鼻尖。
手背白的发光,手指莹润细长。
另一只手握着笔,慢吞吞的在答题。
下午的阳光照进教室,光影将她的身体切割的半明半暗,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摘掉眼镜扔桌子旁边,继续答题。
田戎压着声道:“复哥,我刚跟校花道歉了,她人真的没架子,脾气好,又温柔,因为我们几个要微信才害她被骂,她都没生我们的气。”
周复收回目光,回到游戏界面,继续排位。
不知道打了几局,他瞟了眼时间,还有半小时考试结束。
周复眉眼间浮现一抹不耐,起身踢开椅子,手机揣兜里,冲田戎道:“我出去抽根烟。”
田戎拿着手机,似乎在拍照,不知道在拍什么。
闻言,应了声。
周复长腿几步下了讲台的台阶,刚走到门口,他脚下一顿,黑眸稍偏,目光凝着靠墙第五排的位置。
女生面朝着窗户,枕在自己胳膊上,似乎睡着了。
神控天下 小說
周复想到论坛上的事儿,第一次多管闲事的走过去。
考场其他学生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周复的身影,看着他站定在陆归心桌子跟前。
周复单手插兜,低眸睨了眼头发盖了满脸的陆归心,有些不耐的别开视线。
修长分明的指节敲了敲桌面。
“扣扣扣——”
三声。
女生完全没反应。
周复拧眉,睡的挺沉。
他没了耐心,目视前方,一脚重重踢了下桌子,哐当一声。
陆归心整个人被震得一哆嗦,直接惊醒般的弹坐起来,手里的笔啪嗒甩了出去。
那张无害的脸又惊恐又懵逼,唇色发白,轻轻喘息着。
似乎吓得不轻。
目睹周复暴力执法的田戎,不忍直视的捂住眼。
操啊!有这么叫醒人吗?!
周复看都没看陆归心一眼,冷淡的吐出两个字:“答题。”
说完,男生抬脚往后门口走,准备出去抽烟。
陆归心好脾气的摆正卷子,却发现笔不见了,低头看了一圈脚边地上,也没找到。
她就带了一根笔,轻声道:“学长,我的笔找不到了。”
话音刚落,周复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他低头,就看到陆归心那根外形别致的笔。
他弯腰捡起来,目光在那骰子上凝了两秒,然后折返回去,侧身站在她旁边。
手抬了抬,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笔轻晃,嗓音冷而淡,“这儿。”
陆归心正低着身子在地上找笔,闻言,倏地抬头,温热的唇瓣不小心擦过周复微微发凉的手背。
似乎是冰与火的碰撞。
这瞬间,周复整个人触电似的,浑身都麻了下,僵硬的站在原地。
陆归心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见他手里的笔确实是她的,连忙道:“谢谢学长。”
周复揣在兜里的左手稍微蜷了蜷,回过神,低眸,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对上陆归心的双眼。
女生的眉眼好看到了极点,单眼皮,偏深邃,眼尾上挑,睫毛浓密又长,微微卷翘。
极为精致的五官轮廓,皮肤白而透冷,漂亮到绝对稀缺。
此刻,女生眼眶湿润,泛着细微的红,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眼神很委屈,柔柔弱弱的。
微抿的唇角却带了一股子韧劲。
离得这么近,周复甚至能看到她脸上那层细薄的绒毛。
两人一站一坐,就那么看着彼此,谁也没动。
一个冷漠,一个乖柔。
明明只有两三秒,却被拉的无比漫长。
淡淡的烟草气息裹挟着皂荚的清香,混入陆归心的呼吸里。
田戎几大步走过来,看着陆归心,见她状态不太好,关心道:“没事吧?”
陆归心自然的移开视线,摇头,轻声开口,“没事。”
周复低了低眸子,有什么情绪被他遮掩下去,把笔放在桌上。
一言不发的抬脚出了教室。
田戎看了眼周复的背影,安慰陆归心道,“好好答题。”
她点头,“嗯。”
教室有监控,于是田戎也跟了出去。
就看到周复斜倚着栏杆,漫不经心的点了根烟,抽了一口,一半入喉,一半入风。
“复哥,你瞅瞅你把校花吓成什么样了。”田戎不满的控诉。
周复没出声,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上次见陆归心,虽然没正眼瞧人,但听声音语气,性格可没田戎说的那么好。
很淡漠,又耐心,给人一种温柔脾气好的错觉。
可以跟任何人都能相处的很好,但谁也跟她交不了心。
这样的人,骨子里都是冷的。
绝不是今天这样,软的跟兔子似的。
真给吓到了?
周复胳膊搭在栏杆上,嘴边咬着烟,烟雾熏的他微微眯起眼。
考场里头。
陆归心纹路浅淡的食指关节蹭了蹭唇,刚才碰到他的手确实是意外。
不过这人碰一下反应倒是挺大的。
她眉眼微挑了下,心情不错的改了几个选择题答案,多写了两道大题。
田戎看了眼窗户边,戴着眼镜专心答题的陆归心。
阳光斜进教室,女生整个人都被光笼罩,漂亮的不真实。
田戎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跟周复炫耀,“没骗你吧复哥,校花是不是人间绝色。”
娱乐圈那些颜霸全上,都能被校花这张脸轻松秒杀。
周复这次没有像之前那样,看都懒得看一眼。
他目光偏了偏,落在手机屏幕上。
确实漂亮。
田戎道:“班里那帮人不都想见识下校花的颜值吗,这张照片带回去,看他们还能说什么!校花实至名归!”
周复抬眸看他一眼,直接从他手里抽走手机。
“欸,”田戎抬头,“复哥,你干嘛?”
周复手指夹着烟,下巴一抬,“回去监考,手机给我用一下。”
田戎点点头,“行吧。”
他转身进了考场。
……
下午四点半,考试结束。
周复余光瞥了眼拧开保温杯正在喝水的陆归心,眸底凝了几秒。
田戎数齐卷子,冲学生道:“可以走了。”
接着转向周复,“复哥,走吧。”
周复收回目光,出教室前,又看了眼陆归心,她戴着耳机,似乎在跟谁打电话。
两人去高一部办公室交了卷子,直接下楼。
最怕唱情歌 小说
楼梯上人很多,看见周复,都不自觉的朝两边避让。
田戎拿出手机准备看陆归心的照片,却发现拍的照片全没了。
他怀疑人生的翻着相册,“我刚拍的校花的照片呢?”
“哦,”周复看着手机,头也不抬的淡淡出声,“我刚不小心删掉了。”
田戎:“?”
——
【作者的话:
^ _ ^悄咪咪更一万字~】

好看的都市小说 你的來電 txt-第184章 嘿嘿讀書

你的來電
小說推薦你的來電你的来电
手机连震了好几下,盛况看了眼屏幕,见是林京发来的微信,将手里拿着的烧烤签子插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抽了张湿巾,将手和嘴边慢慢的擦拭干净,才捡起手机。
一整个屏幕都是她发来的消息。
没多少字,大概也就是五六十个字的样子,他从逐句到逐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看到这些话,都快能被他倒背如流的时候,旁边的陈景突然好奇的凑到他跟前:“盛况,你看什么呢?跟你说了半天话,也不理我。”
穆丹枫 小说
盛况飞速的摁灭了手机屏幕,压着心底的慌张,一脸淡定的扫了眼陈景:“你刚说什么。”
陈景并没有真的好奇他在看什么,“啊,我说,要不要排位。”
師兄
“没兴趣。。”盛况拒绝的毫不犹豫。
十次找盛况打排位被拒绝十次的陈景,心态很稳的啃了一口肉,刚想老规矩的对着盛况死缠烂打。
不用过脑子,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干点什么的盛况,平静的站起身,没等他开口,就拿着手机走人了。
陈景:“……”
回到卧室,盛况掏出手机,他把那几条消息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着看着,他没忍住,低笑了一声。
他在医务室走人那会儿,他以为她会喊他。
好不容易见到她,他本来想着跟她多待会儿,带她吃个下午茶什么的,结果她愣是一点反应都没给他。
他在走出医务室所在的那栋楼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但人姑娘没留他,他总不能转身再灰溜溜的回去。
蜀汉之庄稼汉 小说
当时就挺憋火的,走到学校门口,叫了一辆车,临上车之前,他还不死心的看了眼微信。
姑娘一点动静都没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手机终于有反应了,他激动地跟司机师傅说了句“停车”,摸出来手机一看,险些当场没把自己气的背过气去。
人姑娘找他,根本不是给他台阶下,而是来还他钱的。
他冷呵了一声,司机看他没下车,问他什么意思,他闭了闭眼睛,要多打脸就有多打脸的对着司机生硬的说了句“不好意思,不下车了”。
姑娘反射弧是真的长,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总算察觉到他有问题了,跑来问他到家没。
因为太没信心了,在医务室也真的有点被打击到了,他就想看看,他对姑娘来说,到底重不重要。
他看到了她的消息,装作没看到,他心想,姑娘要在意他,一定会再来找他的。
等待的那段时间里,他是真的烦得慌,训练赛一句交流都没有,打完就回楼上了。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直到他看到江醉的朋友圈,直到他被兰博文喊下来看数据,听到了陈景和她的聊天。
他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明明整个人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凉到了骨子里,人姑娘只是旁敲侧击的在别人那儿一打探他,他就瞬间跟放在火炉上烤了一番似的,屁颠屁颠的凑过去,热情的不要不要的。
然后还跟个二逼似的,跟人委屈巴巴的说了一堆自己不爽的点。
盛况想到自己干出来的那些丢人事,头疼的按了下太阳穴。
微信那边的姑娘还没睡,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是一张截图。
是姑娘的手机锁屏截图。
和他的手机锁屏一模一样,是他那天随手一拍的他和她的合影。
小京酱:嘿嘿
盛况垂着眼皮,看着她发来的这两个字,勾了下唇角,动着手指开始打字。
Miracle:你这一句一句的话,回我那会儿说的一句一句的话,算是事事有回应吗?
过了半分钟。
小京酱:算。
盛况又笑了。
Miracle:不想等了。
小京酱:不想等什么?
盛况没打字,而是直接按着录音,发了个语音:“不想等你什么时候想谈男朋友了。”
顿了下,盛况:“想告白了。”
屏幕上方反复出现了好几次“对方正在输入……”,大概是对面的姑娘在纠结着怎么回他消息。
盛况耐着性子,等了会儿,见她迟迟没消息过来,干脆利索的又发了一条语音。
盛况:“林京,我喜欢你。”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 望三山-109.第 109 章 盗嫂受金 渐行渐远 熱推

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
小說推薦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
連家是巫醫名門, 平亦然十二大家某個。但和另一個望族相同的是,連家不出版事,堪稱為十二大老伴絕高調的一家。
江落也曾見過連家的人, 幸虧巫醫派的大小夥, 卓八月的忘年交連雪。
天師府的車徑直往熱帶雨林開去, 發車的是沈如馬, 除卻江落和馮厲, 傳送店行東也坐上了車。
這次旅程就遠了,始終到下午日落西山,地角臨近點黑時, 他倆才算到了建在嶺裡的連家。
江落這會兒現已收復了心平氣和。
無他,因為連殯葬店僱主都說了, 他們並不敞亮池家咒罵的梗概, 池家正統派身負活近三十歲的歌頌, 單純專家揣摩汲取來的定論。
而江落後顧來了一件一言九鼎的事,池尤已經跟他說過的一下賊溜溜。
池尤說他的隨身負責著一條詆, 是詛咒每一個池家直系都有,它不拘了池家直系能夠損害池家的嫡系。
本條叱罵認同感是“池家嫡派活最好30歲”。
對者祕,江落要麼懷疑池尤的。在戰爭間輸了的狀態下遵守規矩洩露下的陰私,如是假的,那就時有所聞無趣了。
即使池家正統派的謾罵訛謬三十歲必死的謾罵, 那般這三顆痣的義就深長了。池家旁系在三十歲前面都會昇天的到底也愈益惹人怪。
江落繅絲剝繭, 再豐富對池尤的領悟, 他倍感別人外廓率從未飽受三十歲必死的辱罵。但他也辦好了最佳的籌備。
設使洵會在三十歲前面玩兒完, 江落何以說都要將池尤引來來, 問清上上下下關於辱罵的事。倘或能在三十歲事先消釋咒罵最最,如果弭娓娓, 他自然要走池尤的道路。
身故讓池尤脫皮了解脫,變得更強。要他也能變為池尤那麼樣……
江落眸色遼遠,他側頭看著戶外飛逝的的風月,叢中閃亮。
倘然我能變得像他一碼事強……
他的心微跳快了一拍。
到了連家後,他倆下了車。連家的人都查獲了天師會來的資訊,有門徒守在站前,帶著他們往大廳走去。
連家的祖宅相似一度陽莊園,溪澗長流,假山筠,不怕是秋末,隨處也是菁菁生澀,活動換景,草木花木安放得疏密有致,大為悅目。
走在如此的方,江落的神色都變好了些。快當,他倆就盼了連家室。
連家的尊長現如今正雷公山中修身,門只要後輩待遇行者。在祖宅的連妻小輩都趕了過來,由連雪領頭,虛懷若谷地和馮厲問了好。
馮厲稍點了拍板,問津:“微禾道長呢?”
“道長在北嶽閉關,”連雪嚴厲一笑,指代著晚輩們談話,“再過七日便會出關。”
馮厲頷首,道:“等微禾道冒出關,你示知我一聲。”
連雪恭順應是。
連雪身後的長輩們都是十八九歲的歲,好在雋永的歲數。她們不露聲色地看著天師牽動的人,奇幻的見解掃過了江落無數次。
江落冷峻由他們看。
殯葬店店東在江落膝旁柔聲道:“微禾道長是推敲頌揚的聖手,他不在,你身上的詛咒就暫時並非奉告自己。”
江落此時心房裝有底,並不心急如焚祝福了,他點了拍板。
重生之荊棘后冠 舒沐梓
連雪問道:“天師來這是?”
馮厲回身,暗示江落永往直前。
江落穿行去,站在了馮厲的身側。馮厲道:“我的學子悲慘和惡鬼死活交合,爾等探視身子,潔淨渾濁,毫不被鬼氣侵染靈體。”
馮厲公然遠逝說詆的事。
但他就如此把江落和魔王滾褥單的差事說了出來,江落眥抽了抽,認。
然連骨肉輩卻泯一度突顯特出的神態,比較平常的郎中為病員治病等同於,連家小呆板,問得很周密:“哎喲歲月存亡交合的?交合了頻頻?肌體又有何如難受?”
馮厲嘴角冷硬地抿著,回頭看向江落。
江落垂察看睫,淺淺悽愴在臉膛表現,“能合夥說嗎?”
連雪笑著道:“自然名不虛傳,請跟我來。”
江落隨之她到達了內室,連雪將典型問解爾後,又給江落把了按脈。她眉頭蹙起,天長地久旭日東昇身,端來了一碗聖水,讓江落縮回左三拇指在其中泡。
淡水全速變得攪渾架不住,連雪嘆觀止矣道:“這鬼邪性好重!”
御王有道:邪王私寵下堂妃 小說
江落臣服看去,這碗水竟然在她們的目送下逐月造成了純黑的光彩。黑得像能吸光,如學問化開誠如,奇異敷。
連雪霎時間謖身,交椅都被她栽在地,但她卻彷彿未聞。江落聽她喃喃道:“我從未見過如此……”
她表部分斷線風箏和膽敢信,片晌,她又緩緩靜謐下去,請江落抬起手後將黑水落,“有事了,咱們出來吧。”
連雪帶著他從頭返回了馮厲前頭。馮厲正大堂中坐著,聞聲抬下車伊始,朝她倆看去。
馮厲特別是原書中的其餘中流砥柱,臉相原始不差。但除外英雋的容,深摯的身家外場,他上下一心的特性也相當妙語如珠。
近似薄情無慾,但卻沉淪俗世。切近困處俗世,他又類似意大大咧咧。
談眼光一投來,饒紕繆天師的學子,連雪也不由慌張起頭。她穩穩神,帶著輕笑向前,像直面己教育工作者不足為怪,“天師,江落師兄卓絕在吾輩這專心素質一番月。”
“連家天碧池的純水佳洗去江落師兄傳染的不潔,”連雪道,“待師兄用天碧鹽水洗淨一月後,縱令元陽已洩,與魔王交合,也決不會對其後有多大的感染。”
“那就在這待著吧,”馮厲思維轉瞬,稱道,“待你微禾道應運而生來,你帶他去見江落一面。”
連雪笑著道:“是。”
還有一件事,連雪想了想,怕江落會悲哀擔驚受怕,便未和馮厲說。
瞧那魔王在江落師兄隨身留下來的濃濃的正念,怕是只存亡交併線次還短,定會三番五次的再來找師哥顛鸞倒鳳。
才連家有道長和地面水鎮守,倒也即或鬼魅,此事說與隱瞞便不重在了。
叮理會後,馮厲從不和其它人多待,便有計劃離開。沈如馬倒是謹慎地問津:“師弟,看你也迫不得已回黌了,你住在誰個公寓樓?我幫你去修葺實物,再給你送回心轉意。”
連雪粲然一笑一笑,“哪要這麼樣勞動?仲秋在假期頻仍會來找我玩,讓江落師兄直同仲秋說一聲就好。”
江落也道:“對,讓八月來吧,免得師兄你白跑一回了。”
沈如馬便一再多說,和他們揮掄,第一進來發車。
連眷屬輩正值同馮厲說著話別的客氣話,江落順便走到出殯店行東身側,似理非理道:“老紀啊。”
殯葬店業主瞪了他一眼,“沒上沒下。”
江落寒磣一聲,“略人的欺人之談也說得不打文稿。”
出殯店老闆娘浮泛了一副不料的神志。
但他心裡其實相稱沉痛,紀鴟很開心江落的性格。在江當選擇以死相逼引發死活環後,他就牢記了這愚,時時刻刻一次在徐審計長前面感觸這小不點兒為啥被馮厲給收走為徒了。
但他這人表素有藏得住事,稍為話都憋在了心房,這時縱以為樂呵,也沒顯露下秋毫。
江落疏忽他是悅要麼不高興,承停妥佳績:“你說的活莫此為甚三十歲的辱罵,是池家直系親身肯定的,要麼你們諧和猜的。”
出殯店行東道:“固然是人人想來的。”
江落眼中有渺小睡意閃過,他抓緊了下去,遲延優良:“那幹嗎詳對勁兒活但三十歲,還有人甘心嫁到池家?”
“一嫁進來就能化池家主母,還能生下天分極高的子女看成繼承者,有人不願意,當也有人會愉快,”出殯店東家冷冷道,“池家給了十足多的補,大快朵頤三天三夜的紅火,辦公會議有人即令死。”
江落眯了餳,“老紀,你在我師父前方幹嗎說瞎話我就不問了。但你要語我,你何以也會有一度元天珠。”
這太出其不意了,元天珠統共單獨四顆,舉國大賽的要緊名會有一顆元天珠,祁家也有一顆元天珠。殯葬店老闆娘默默,一下寶號業主云爾,緣何也會有一番元天珠?
同時元天珠遺失後,他也從未多大的影響,獨自把他們遣散關了門。
殯葬店僱主瞥了他一眼,往外走去,“此後何況。”
這鮮明是個設詞,不該怕被江落逮著再問,傳送店老闆娘快走幾步到了馮厲塘邊,遲延出了連家。
送走她倆後,連雪將小兄弟姐兒們朝江落牽線了一遍,再帶著江落往他的房走去,“師兄的屋子在喬然山附近,吾儕這處寂靜。每股人住的地點走上一趟都得幾許秒鐘,競相次也並不煩擾。師兄不安在這裡養氣,一期月後,就算你誤童身,而外或多或少總得要護持童身的忌刻術法外圍,其它也尚無嘻默化潛移。”
江落哼一剎,“那碗水故變惡濁,是因為我的軀起節骨眼了嗎?”
連雪誰知地搖了搖搖擺擺,“這儘管我飛的點……撥雲見日是魔王,但你的肢體卻未嘗嗬損害。惟惡鬼過火汙跡,會讓你的身心不再骯髒便了。”
江落捧腹,“那怎麼著終久純潔?”
“拋全套渴望,和氣食宿,醫治身心。一不許貪飯食之慾,二能夠貪人慾,不然摧殘日久,從靈體到身軀城邑汙染受不了。”
江落靜默了。
他和連家的想盡全部處兩個透頂。
低另一個渴望的活,這人回生有安寄意?江落歡喜刺,悅統統能抖他渴望的兔崽子,哦,池尤這醜類除。
他並不逸樂那樣無慾無求的“清爽”,但也消亡露口,村辦有私家的透熱療法,他跟池尤上了床,肌體泯害就挺好,有關被私慾和鬼氣染髒?
呵,江落當那碗海洋能變得那麼樣黑,和他我的惡念也脫迭起關係。

精品都市言情 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106.第 106 章 谁人得似张公子 河同水密 分享

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
小說推薦這該死的求生欲[穿書]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
隘的浴場內, 白霧蒸騰。
江落迅疾就洗得澡,卻磨蹭熄滅管那處。及至須要要劈時,他才四呼一氣, 撐著堵彎下腰。
這是一件很臭名遠揚的事。
江落看和睦不虞是開了葷的佬了, 不理所應當再為這種礙難的枝葉而妨害大團結的肢體。他戮力依舊著依然如故的情懷, 面無表情地踢蹬祥和。
濃厚水霧中點, 暖氣縈迴, 半遮半掩。
朔風吹散了三三兩兩白霧,發脊微彎的韶華。
青春身形細高挑兒口碑載道,單行線流暢而峭拔, 有如一隻蓄勢待發的大貓。烏髮在肩部被大溜分成幾股,像山野林中獸性又神祕兮兮攀緣的蔓兒。
然而韶光悶哼一聲, 雙頰染紅, 卻在做著讓人面不改色的工作。
江落正想快點搞完, 但作為平地一聲雷一頓。
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他款扭頭,眼尾在微機室內掃過。
他好似又倍感了一股令他不舒心的視線。但在霧靄盲目美觀了一圈, 江落卻沒發生好傢伙謬。他疑心生暗鬼地眯起雙眸,競猜是不是有呦跳樑小醜溜了進入,但體悟蹲在取水口的馬,江落又放心了下去。
有豬看著,居然很安然的。
江落磨身, 將滾水往超低溫處調了調。熱火的霧氣瞬時變得更多, 為著謹防出乎意料, 江落復撐在壁上時專誠輕笑了一聲, 有心道:“仇家應當不會斑豹一窺仇家浴吧?”
“抑說有人就坐跟我滾了一個褥單, 就成了我走到哪跟到哪的狗了?”
江落說完後等了等,衝消及至怎特出, 他稱心如意處所首肯,此起彼伏洗著澡。
*
船尾,有個房間正被戒備退守。
監外是配置齊的警察局,門內則惟獨以西牆。垣加寬,從未切入口,這才是真實事理上的一隻蠅子都飛不進入。
屋內,莉莎坐在椅上,凡俗地晃盪著雙腿。
驀地,莉莎揮動的脛一停,通往樓門大嗓門呼喊:“喂喂喂,有人出去啦!”
這樣大的動靜外圈的人卻恍如聽不到同樣。莉莎急得從交椅上跳了下去,“那幅生人當真是不行。”
堵與地區沒完沒了的間隙中慢條斯理往外冒著黑霧,黑霧從死角往牆面上匍匐,下子就爬到了天花板上,慢性蒙尾聲簡單熠,完結了間黑霧不外乎。
莉莎頓然著喊人措手不及了,她良多地嘆了口吻,寶貝歸了交椅邊。
一下男士從黑霧中走了出。
革履聲踏地,跫然交集口是心非。洋服褲鉸適,質感尖端。
紅寶石姝扣閃耀,毫無是人類的漢赤裸全貌,他嘴角勾著輕易悅的笑,如同在履約一場富麗的邀約。
在者丈夫線路的下子,莉莎渾身的汗毛一霎時炸了蜂起,危機感論及曠古未有的高度。她時而從椅旁跑到了隅櫥裡,探出一個頭道:“你是誰?”
光身漢漫步走到椅前坐下,他長腿交疊,臂膀撐在扶手上,兩手攙雜。莉莎坐發端洪大的椅在他樓下卻剖示簡略極致,“我啊……你錯誤仍然詳了嗎?”
莉莎皺著眉,從櫥後走了出去,“本原在船上盯上我的人便是你啊。”
在安戈尼塞號上,莉莎就窺見到和樂被喲人盯上了。締約方過分壯大,廕庇得太深,還要來頭不好。莉莎這才想要倉猝上岸,延緩實施了相好的野心。
在發動庇護自下船的人氏時,她察覺到了大副的顛三倒四。莉莎評斷大副肌體裡的甚人恰是盯上她的人,她為此會盯上江落,也是歸因於她觸目了江落在人權會時對大副的預製。
斯人類既然能箝制這個不為人知的駭然器械,那就固定能珍惜她不被找還吧。
但莉莎沒體悟,江落也沒恁好欺騙。
她追思那些就喪氣,莉莎拙作膽量道:“你想要做怎?”
士口角高舉,陰影在他的鼻樑上躍進,暗淡下的容號稱大好。但他犖犖笑著,莉莎卻總捨生忘死他的心思並誤很好的感覺到,還備感調諧率爾操觚就會被殺掉。
算作詭異的人。
“我來此,是想給莉莎春姑娘一番提選。”
陸續的長條手指頭在手背寬裕公例地敲擊,男士哼著笑道:“這是一番雅簡的思考題,以莉莎小姐的智略,一定能挑三揀四對無可置疑謎底。”
莉莎警衛優異:“那你就說合看。”
夫道:“首次,你寶貝疙瘩地待在這條船槳等死;亞,化作我的部下。”
就是血鰻鱺的首腦,莉莎精練控制兼而有之的血鰻鱺,驕貴毫不答允她做旁人的手下。
她搜捕到了丈夫話裡的罅隙,“我待在這條船上怎麼著會死?不畏她倆想殺我,也要把我帶到岸,從我這邊得到被操控的大戶譜才會搏鬥。”
“我的意願是,”丈夫笑著道,“我會殺了你。”
莉莎:“……”
她此次連果斷也沒乾脆,“我選老二條,深深的。”
“好男孩。”
池尤感慨萬端一聲,向莉莎笑著道:“光復。”
莉莎奔跑到了他的先頭,池尤朝後揮掄,一團黑霧猛得退了二十多個氣色黯淡絕不知覺的人類。
全人類被一左一右分成兩批放著,左方敢為人先的幸虧面露苦楚之色的池高大和池亞。
池尤首途,帶著莉莎走到了該署人的前頭,他話音揚起,“莉莎,記取她們。左面是池家的人,右面是祁家的人。說是原因她們才會讓你被我盯上,設若你要算賬吧,可能可要仁。”
莉莎陰天地看著那些人,“舟子,我明確了。”
池尤笑了一聲,“讓祁家的人吞食你的雌魚魚花吧。”
莉莎照做了,讓祁家的人沖服而後,她還蠕蠕而動地看著池妻兒,力爭上游道:“她們以嗎?莉莎那裡有好多的魚秧子哦。”
“她倆就休想了,”池尤優雅地看著池家的人,“池家每一下人,都大團結好的生。”
莉莎也就不問了,只是搞搞道:“冠,您想要讓雌魚壟斷他們緣何呢?”
大致是她太喜聞樂見了,新認的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公然確報了她,“讓他們為吾儕扮演一出狗咬狗的社戲,順帶引出一個我找了久而久之綿綿的人。”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然後,男士笑了笑,“我此刻要帶你走了。”
黑霧慢條斯理裹進她們,在離開頭裡,莉莎膽小如鼠地看了看他的氣色,小聲道:“分外,我首肯去和老大哥阿姐們道零星嗎?”
龍生九子池尤話頭,莉莎便緊跟著道:“是把我帶上船車手哥姐,您也清楚,內中一度鬚髮的說得著哥,您還和他聯手下野公演過呢。”
但她這句話類說錯了,魔王臉孔的笑容假面立地收納了許多,他思悟了偏巧看到的畫面,煩雜地扯了扯領子,登時便躲了總體的情感,冷言冷語優質:“你消解節餘的時間。”
莉莎咽咽津,小生怕,但更多的是詫異,“您不高高興興怪老大哥嗎?”
“歡娛?”惡鬼笑話了一聲,粗製濫造說得著,“他是招了我的組成部分意思,但那光是由我想看著他變成和我雷同的人罷了。”
“一番軟的、俯拾即是就能被殺掉的生人,在而後,他只會改為一期習以為常的,你重重同伴某個結束。”
弦外之音剛落,魔王帶著一房室的人無孔不入了黑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