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 txt-第2449章:公孫軒轅VS姜尚李牧(下)熱推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449章:公孙轩辕VS姜尚李牧(下)
轩辕会对龙须虎手下留情,除了惜才之外,主要是看龙须虎心思纯净,不是邪恶之辈,这样的人能够收服,也值得收服。
但雷震子不一样,他更大秦之间有血仇,并且心中充满了仇恨。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效忠大秦,除非能够化解他心中的仇恨。
轩辕既不知道该怎么化解,也没兴趣去化解,他和雷震子非亲非故的,没必要为雷震子做到这种地步,所以自然是对雷震子起了杀心。
轩辕的基武只比雷震子高一点,按理来说击败对方都要费一番手脚,就更别说是击杀对方。
但雷震子不一样,仇恨、愤怒、懊恼等等负面情绪,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的状态。
再加上生死对战的经验不足,这使得雷震子空有107的基武,却完全发挥不出与之相对应的战力。
若碰个上实力比自己弱的人还好,雷震子可以靠实力碾压,但碰到实力相当,或比他强的人的话,那显然就惨了。
轩辕已经摸清了雷震子的虚实,按照他的经验来看,想要击杀雷震子并不算太难,不过起码也需要几十上百回合才行。
轩辕不急,可雷震子却急了,他并不知道姜尚还留有后手,只知道在这么打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姜师叔那边虽有数千大军,可哪怕布下了七星飞熊阵,也依旧被秦军铁骑冲了个七零八落,自保尚且勉强,就更别说是支援他了。
难道自己才下山,都还未见识过这花花世界,就要丧命于公孙轩辕之手了吗?
雷震子心中充满了不敢,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轩辕实在是太强了,这样的对手让他太无力了。
与此同时,五里之外。
李牧正率领一千五百精骑,全速在赶来接应姜尚。
一收到姜尚的传讯后,李牧没有任何由于,果断率军出城接引。
他想要守住霸陵,可奈何手中的兵力太少了,就算能守住也无法长久。
至于长安那,边甚至都怀疑他是叛徒,自然不可能分兵来支援他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一营兵马,愿意加入到他的阵营来,哪怕有一定的风险,李牧也不可能放弃,他必须争取武吉这一营兵力。
李牧本来领三千步骑出城接应,可半路上又收到姜尚的传讯,说他们被近千秦军铁骑追上了。
得知这点后,李牧果断抛下步卒,率领一千五百骑兵,全速前去支援武吉所部。
“咱们马上就要到了,可武吉部到底有没有坚持住?”
李牧略微不安的问道,他怕到了之后,看到的只是遍地尸骸。
“将军,刚刚又有飞鸽传书来了,上面说武吉所部还未溃败,不过秦军的攻势太猛,他们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听到这话,李牧顿时松了口气,多死点人没关系,只要还没溃败就好。
军队一旦溃败的话,对士气的打击太大,又还能剩下多少战力?
李牧出来一趟可不想只救回一些没什么战斗力的溃军。
“武吉这家伙深藏不露啊,四千步卒,在平原遇上一千大秦铁骑,竟然可以坚持这么久,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
李牧轻声自语起来,随即大喊着下令道:“加速行军。”
“诺。”
【叮咚,李牧技能‘骑神’效果1、2、3接连发动,武力+4,统帅+2,坐骑加持翻倍;
臺 大 圖書 館
李牧:统帅101,武力96,智力94,政治68,魅力96;
装备:镇岳剑+1,白龙啸月驹+2;
当前李牧统帅上升至103,武力上升至103,且全军士气。速度大幅度提升;】
五里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在‘骑神’的速度增幅下,李牧所部一千五百骑,很快就抵达了战场。
见唐军阵势虽七零八落,但依旧没有溃败之时,李牧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将军,咱们上吧,武吉将军他们快要撑不住了。”
李牧却没有下令进攻,反而道:“不急,迂回到秦军后方,从后”
“这又是为何?”
“武吉所部的形势虽不妙,但还能在坚持一会,有这功夫,完全能迂回到秦军后方,从后发起进攻,秦军腹背受敌必定大败。”李牧冷静道。
“这……诺。”
【叮咚,李牧及其所部,受到姜尚技能‘兵祖’加持,全军武力+1,当前李牧武力上升至104;】
突然出现的唐军骑兵,吸引了战场上所有的注意。
武吉所部士兵一个个都狂喜不已,面对凶残的秦军铁骑,天知道他们怎么坚持到现在的,索幸援军最终还是来了,他们不用死了。
公孙轩辕见此,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在京兆尹那番试探,确定唐军不会来支援,所以才继续追击的,没想到对方还是派兵来支援了。
不,这肯定不是长安派出的援军,若是长安派兵支援的话,人数肯定不止这么点,而眼前来援的这支唐骑只不过一两千罢了。
会师谁呢?难道是李牧?
公孙轩辕稍作深思就猜到了李牧,毕竟这也并不算难猜,可他万万没想到,吴起和符存审的大军都快要抵达霸陵城下了,李牧竟然还敢分兵出城前来接应武吉。
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换了其他人或许没这个胆量,但李牧可是连李世民的命令都敢违背,会做这等胆大之举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公孙轩辕没想到李牧会来,而李牧大军的到来,娿让战场局势急转直下。
本来再过不久,哪怕没有公孙轩辕的指挥,秦军铁骑也能彻底击溃武吉所部,但现在秦军反而处于劣势了。
对此,公孙轩辕心中也是十分的后悔,他不该为了一个雷震子而浪费时间,可惜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雷震子见援军来了,自然是大喜过望,更加卖力的纠缠轩辕,以防止他中途逃掉。
轩辕要是想逃的话,只凭雷震子自然是拦不住的。
见这支唐军没有直接参战,轩辕知道这肯定是去断自己后路了,也没有心思在和雷震子纠缠下去了,一枪击退雷震子后果断下达了撤退命令。
“不要恋战,快撤。”
雷震子见轩辕要逃,心中大急,大喊道:“秦贼,快放了我师兄,否则休想走。”
轩辕不想搭理雷震子,可对方却就缠着他不放,只能一边迎战一边指挥大军撤退,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被李牧截断了后路。
面对统帅103的李牧,和统帅104的姜尚的夹击,哪怕是公孙轩辕也吃不消。
在经历了一番苦战之后,轩辕虽率军强行突围了出去,并摆脱了李牧的追杀,可麾下也只剩下四百余骑兵,折损了将近六成的人马。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討論-一點聲明讀書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看到评论区,有位读者拿不打赏了说事,
对此,作者十分无语,一看粉丝值是弟子后立马明白了,这位仁兄之前肯定是看盗版的。
因为了解作者老读者都知道,作者写书到现在,基本没怎么向读者求过打赏,一直都是只求订阅的。
唐八妹 小说
本书读者以学生居多,而作者也是从学生过来了,知道学生的消费能力有限,所以也没指望能有多少打赏。
若是作者没记错的话,还曾说过让大家不打赏,只要订阅支持一下就行了的话。
其实对于打赏,作者也是幸痛苦并快乐着。
小数额的打赏还好,数额一大的话,不加更吧,说不过去,加更吧,时间不够用,而且会影响到之后的计划。
你让我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
对此,作者再次声明,作者真的不求大家打赏,只要订阅支持一下正版,作者就心满意足了,谢谢。
目前为止,那些大额的打赏加更,大部分应该都还了的,少数糊弄过去了,但也应该没多少。
这次的白银盟的加更会还的,不过需要一段时间。
作者也只是个普通人,又要工作,又要码字,真的忙不过来。
另外,作者已经加了‘东方万里’的微信,这位神豪不是起点的用户,而是微信阅读上面的,曾经也入过群,但后来跟某位书友起了争执就退群了。
作者跟这位万里兄畅聊了很久,人家就很理解我,也没有挟打赏强制要求作者加更,是作者自己选择加更的,毕竟话已经放出了嘛。
反而是有些普通读者一直拿白银盟当借口攻击作者。
对于这部分人,作者只想说的是,你可以因更新不给力而骂作者,但能不要拿白银盟说事嘛?
又不是你打赏的,人家打赏的人都没说什么,你有资格代替人家吗?
至于那些看盗版,还骂作者防盗的人,在骂之前能不能看一下你的粉丝值?
好了,就到这吧,不求读者们都能理解,但也请不要太刻薄。
都是社会上的打工人,大家也都不容易嘛。

人氣都市小說 三國之巔峰召喚-第2339章:紫電錘之威 欲益反弊 载欢载笑 看書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防爆節兩小時改回;防滲章兩鐘頭改回;防盜回目兩鐘點改回;防彈段兩小時改回;防暴回目兩鐘頭改回;防災回兩小時改回;防火節兩鐘頭改回;防旱節兩鐘頭改回;防爆回兩鐘點改回;防蟲條塊兩小時改回;防凍節兩小時改回;防寒區塊兩鐘頭改回;防滲段兩鐘頭改回;防險章兩鐘點改回;防滲條塊兩時改回;防汙區塊兩鐘頭改回;防水條塊兩小時改回;防汙回目兩鐘點改回;防災區塊兩小時改回;防寒回兩時改回;防毒節兩鐘點改回;防毒區塊兩鐘點改回;防鏽章節兩鐘頭改回;防火章節兩鐘點改回;防汙節兩鐘點改回;防災回目兩小時改回;防塵條塊兩鐘頭改回;防暑章節兩鐘點改回;防塵節兩小時改回;冬防條塊兩時改回;防腐節兩小時改回;】
第2221章:今兒個起吾名嬴昊
十一月九日,薩安州考官秦政回福州。
十一月旬日,秦昊之母賈玉抵達紹興。
迄今為止,核心實有秦家初生之犢,與其骨肉,都已得利起程了鄯善,飛來投入認祖歸宗文廟大成殿。
秦昊取得內親來了的音後,當即喜從天降,頓時領著眾親屬進城往逆。
秦昊左牽著細高挑兒秦英右方牽著次女秦紅葉,劉幕和任紅昌各自站在他的足下側方,此外眾女和眾小均站在她們死後。
蔡琰和趙敏分手抱著並立的兒秦炎和秦寒。
夏侯侍女、小龍女、楊月、穆桂英四女,則分辯抱著分頭的婦人:澄心、黃鈺、綠綺、青穎。
劉幕對任紅昌和老公暨協調打成一片些微遺憾,一頭上第一手在瞪任紅昌,而任紅昌則對聽而不聞。
明瞭著兩女之間的海氣愈加重,竟把小朋友們都給嚇到了,秦昊復架不住,冷著臉道:“你們兩個假定在那樣,就都給我滾下鄉去,無需爾等來接娘了。”
見男兒要朝氣了,劉幕和任紅昌趕早登出氣焰,膽敢在延續大肆下去了。
“哼。”
秦昊沉的冷哼了聲,應聲面前一亮,大悲大喜道:“來了。”
一隊跳水隊訊速過來,幸好秦昊之母賈玉的管絃樂隊。
“內親鞍馬勞作艱辛備嘗了。”
秦昊剛打定向前扶住從嬰兒車考妣來的賈玉,究竟卻被劉幕和任紅昌搶了個先,讓兩女一左一右將賈玉給扶了下來。
秦昊見此面色一黑,本覺得兩女又要搏一下,卻不想這次兩人竟從未有過爭,反而都虔的,一副賢妻良媳的狀貌。
賈玉見狀任紅昌後就時一亮,這姑姑太精練了,跟尤物貌似,幾乎美得不真性,也一味和樂的子嗣才配得上那樣的佳麗了。
賈玉抓著任紅昌的手,一陣犒賞,這讓另一方面的劉幕又多多少少吃味了,但聞後頭卻出現高祖母有打擊任紅昌,替他人避匿之意,心扉登時轉陰為晴怡相連。
賈玉一眼塘邊的兩個兒媳婦兒在悄悄的下功夫,她了了任紅昌的遺蹟,雖也對這位奇婦女肅然起敬娓娓,可意中要更篤愛劉幕,以是才會生硬的來敲打任紅昌。
任紅昌聽出了賈玉話華廈寸心,心曲忍不住感覺到組成部分錯怪,她又低位錯,都是劉幕在搬弄她,可總照樣小批駁賈玉。
賈玉認為當過國君的任紅昌,盡人皆知大過個好處的人,放心不下劉幕會沾光才會不是她,卻沒思悟任紅昌甚至這麼好說話,心目對她的痛感又長了小半。
秦昊怕助產士會觸怒侄媳婦,即速拉著秦英和秦紅葉借屍還魂,道:“英兒,楓葉,快叫貴婦人。”
“姥姥,孫兒想你了。”兩小扭捏道。
“哎呦,好孫後女,貴婦想死你們了。”
賈玉抱起兩小縱陣親,兩小生一聲‘咯咯’的歌聲。
賈玉逗了一念之差眭和杞女後,就走到秦炎和秦寒的前面,這兩個小孫她業經良久沒見了。
“炎兒,寒兒,這說是你高祖母,叫貴婦人。”秦昊溫言道。
我只会拍烂片啊 巫马行
“仕女。”
秦炎和秦寒奶聲奶氣的畏懼叫道,睜著的大眼眸怪的看著賈玉。
走著瞧粉咕嘟嘟的兩個孫兒,賈玉寸心歡欣鼓舞用不完,正待要去抱她們,沒體悟兩小卻都爾後一退,躲到了分級娘的的暗地裡,不啻兩隻驚的小鹿。
他們兩個才兩歲,記憶力還很差,幾個月遺失的人就不牢記了,更別就是辭別了大後年的老大媽了。
賈玉造作不會經意,低聲逗了逗兩個孫子後,又作別和四個孫女都骨肉相連了一下,結果才輪到秦昊夫小子。
“媽媽,這次來了貝魯特,就永不在趕回了,從此咱倆家安家落戶天津,本家兒闔家團圓。”
聽見秦昊的話後,賈玉形獨特悅,齡大了的人最美絲絲的不怕鵲橋相會,跟況洛山基不獨有她的男士兒子孫子,連她岳家也早就遷來了青島。
一人班人回來秦總統府外,賈玉一臉欣慰道:“吾兒未定青海,將要加冕南面,老心身中甚慰,本應該給吾兒冷言冷語,但有一言卻是不吐不快。”
“母請說,娃子定當違背。”
秦昊毫不猶豫道,在他觀外祖母要說的事,那引人注目是為了他好。
賈玉湊到男耳旁,悄聲道:“山顛稀寒,老身意望吾兒能揮之不去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秦昊血肉之軀一顫,不由陷於思謀。
…………
仲冬十終歲,晌午,秦氏認祖歸宗典正規起先。
不外乎一眾秦家青年外側,滿德文武百官也所有達到太廟,特今昔的宗廟仍舊病劉氏太廟,然而贏氏太廟。
秦昊並一無把劉氏的宗廟遷走,再不讓人重新新建了一座太廟。
秦昊非但寶石劉氏的宗廟,再就是還聽任劉氏之人錯亂祝福,特沒了基的劉氏宗廟,做作也就可以再被稱之為宗廟了,只是祠,只有他的這老搭檔為讓劉氏大眾都感動日日。
自然,秦昊並疏懶那些人的體驗,他偏偏在於劉幕一期人的感想,用才根除了劉氏的宗廟。
秦昊準備在稱孤道寡後履行三省六部制,而新配置的禮部也在智者和劉伯溫的提醒下,早早的打小算盤好身儀流水線。
【防腐章節兩小時改回;防蛀條塊兩鐘點改回;防齲區塊兩時改回;防毒章節兩小時改回;防爆回目兩鐘點改回;防彈段兩小時改回;防塵條塊兩鐘點改回;防災段兩時改回;防澇區塊兩時改回;防毒回兩時改回;防災章兩小時改回;防毒章兩鐘點改回;防齲條塊兩鐘頭改回;防滲章兩鐘點改回;防火節兩鐘頭改回;防寒回兩小時改回;冬防條塊兩小時改回;防爆章兩小時改回;防凍章節兩鐘頭改回;防震段兩小時改回;防塵段兩鐘點改回;防滲節兩鐘點改回;防彈回兩鐘頭改回;防毒節兩小時改回;防塵回目兩鐘點改回;防盜條塊兩小時改回;防盜回兩鐘點改回;抗澇回目兩鐘頭改回;防暴節兩鐘頭改回;防塵回兩時改回;防災章兩時改回;】
第2221章:現今起吾名嬴昊
仲冬九日,羅賴馬州縣官秦政回籠廣州。
十一月十日,秦昊之母賈玉抵達柳江。
至今,水源享有秦家子弟,及其婦嬰,都已如臂使指抵了天津,開來列席認祖歸宗大殿。
秦昊落孃親來了的資訊後,旋踵悲從中來,立地領著眾妻小進城往歡迎。
秦昊裡手牽著長子秦英左手牽著長女秦楓葉,劉幕和任紅昌並立站在他的上下側後,另眾女和眾小統統站在她倆百年之後。
蔡琰和趙敏分袂抱著各行其事的崽秦炎和秦寒。
夏侯婢、小龍女、楊月亮、穆桂英四女,則劃分抱著並立的女人:澄心、黃鈺、綠綺、青穎。
劉幕對任紅昌和女婿以及本人大一統約略無饜,共上盡在瞪任紅昌,而任紅昌則對於閉目塞聽。
旋即著兩女間的怪味更加重,乃至把小娃們都給嚇到了,秦昊還禁不起,冷著臉道:“爾等兩個只要在如此這般,就都給我滾下鄉去,別你們來接娘了。”
見男人要不悅了,劉幕和任紅昌急匆匆銷魄力,不敢在不斷荒誕下來了。
“哼。”
秦昊難受的冷哼了聲,即刻時一亮,轉悲為喜道:“來了。”
一隊戲曲隊迅捷來,多虧秦昊之母賈玉的刑警隊。
“萱鞍馬辛苦勞瘁了。”
秦昊剛有計劃邁進扶住從巡邏車爹孃來的賈玉,成就卻被劉幕和任紅昌搶了個先,讓兩女一左一右將賈玉給扶了上來。
秦昊見此眉高眼低一黑,本合計兩女又要格鬥一下,卻不想此次兩人竟無爭,倒都正襟危坐的,一副賢妻良媳的氣度。
賈玉見狀任紅昌後就刻下一亮,這女士太優質了,跟媛貌似,一不做美得不實在,也除非祥和的男兒才配得上如此的娥了。
賈玉抓著任紅昌的手,陣陣問寒問暖,這讓一邊的劉幕又有的吃味了,但聽到後卻展現婆母有敲門任紅昌,替對勁兒開雲見日之意,心腸應時轉陰為晴甜絲絲頻頻。
賈玉一眼湖邊的兩個孫媳婦在不動聲色用功,她領悟任紅昌的紀事,雖也對這位奇娘子軍服氣娓娓,滿意中照樣更開心劉幕,因故才會朦朧的來敲任紅昌。
任紅昌聽出了賈玉話中的希望,心髓不由得倍感不怎麼冤枉,她又磨錯,都是劉幕在挑戰她,可卒居然泯沒辯賈玉。
賈玉備感當過聖上的任紅昌,決然病個好相處的人,憂念劉幕會吃啞巴虧才會誤她,卻沒思悟任紅昌不料這麼著不謝話,內心對她的使命感又加多了好幾。
秦昊怕助產士會觸怒子婦,急忙拉著秦英和秦楓葉復,道:“英兒,紅葉,快叫太婆。”
“夫人,孫兒想你了。”兩小發嗲道。
“哎呦,好孫後裔女,少奶奶想死爾等了。”
賈玉抱起兩小即若陣子親,兩小放一聲‘咕咕’的吆喝聲。
賈玉逗了一瞬間泠和翦女後,就走到秦炎和秦寒的前頭,這兩個小孫她早就悠久沒見了。
“炎兒,寒兒,這即便你祖母,叫阿婆。”秦昊溫言道。
“老婆婆。”
秦炎和秦寒奶聲奶氣的怯怯叫道,睜著的大眼眸嘆觀止矣的看著賈玉。
走著瞧粉嗚的兩個孫兒,賈玉肺腑喜愛無窮,正待要去抱她們,沒思悟兩小卻都此後一退,躲到了獨家慈母的的背地,好像兩隻震驚的小鹿。
她們兩個才兩歲,耳性還很差,幾個月丟失的人就不忘懷了,更別特別是離別了大後年的老大媽了。
賈玉肯定決不會放在心上,柔聲逗了逗兩個嫡孫後,又各自和四個孫女都相依為命了一番,終極才輪到秦昊這男兒。
“生母,此次來了潘家口,就甭在返了,往後我輩家定居華沙,閤家分久必合。”
聞秦昊以來後,賈玉顯示相當愉悅,齡大了的人最陶然的即是歡聚一堂,跟更何況宜賓不但有她的丈夫崽孫子,連她婆家也既遷來了江陰。
同路人人歸來秦王府外,賈玉一臉心安理得道:“吾兒已定湖北,將即位稱王,老心身中甚慰,本應該給吾兒潑冷水,但有一言卻是不吐不快。”
“生母請說,少兒定當堅守。”
秦昊斷然道,在他看出助產士要說的事,那確定性是以他好。
天蠶土豆 小說
賈玉湊到小子耳旁,柔聲道:“樓蓋生寒,老身冀吾兒能遺忘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秦昊真身一顫,不由陷於思謀。
…………
仲冬十一日,午間,秦氏認祖歸宗儀正兒八經起先。
除了一眾秦家新一代外頭,滿朝文武百官也所有歸宿太廟,光現的宗廟仍然不是劉氏太廟,以便贏氏太廟。
秦昊並收斂把劉氏的宗廟遷走,然讓人從頭新建了一座太廟。
秦昊不單剷除劉氏的宗廟,而且還答應劉氏之人正常祭,特沒了基的劉氏宗廟,翩翩也就不能再被稱做宗廟了,而是宗祠,無以復加他的這老搭檔為讓劉氏人人都感同身受不了。
自然,秦昊並一笑置之這些人的感染,他僅僅有賴於劉幕一番人的感受,所以才保持了劉氏的宗廟。
秦昊人有千算在稱王後推行三省六部制,而新裝的禮部也在智囊和劉伯溫的嚮導下,先入為主的準備好身禮節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