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661章 通透境界——開!【7300】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时间倒转回不久之前——
大坂,大坂奉行所——
“这任务真是比吃和果子还简单。”一名壮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挠了挠头发。
这名壮汉的装束相当奇特。
他光着上身,仅穿着一条单薄的袴,后腰间佩挂着2柄胁差,脚上没有穿鞋袜。
该壮汉的那对正赤裸着的双脚相当巨大。
用现代的单位来计……他的脚码差不多有49码。
明明个子不算太高,顶多只有1米7,却生了一双这么大的脚,这令他的体型看上去非常奇怪。
这名壮汉名叫“鱼八郎”。
乃此次“大坂春之阵兼讨绪作战”的指挥官之一。
此次作战,他所负责的任务,是率人进攻大坂的奉行所,将奉行所内的所有人统统杀光,然后把奉行所烧成灰烬。
现在这个时间段,大坂奉行所根本没啥人,所以鱼八郎他们前前后后仅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便将大坂奉行所肃清。
“大人。”一名火枪手此时端着一根火把,快步跑到了鱼八郎的身旁,“奉行所的各处,现在都已浇好了火油!”
“嗯。”鱼八郎面带满意之色地点点头,“好!将火把给我吧!”
这名前来报信的火枪手,连忙将其手中的火把递给了鱼八郎。
接过火把的鱼八郎,不带半点迟疑地将手中的火把朝身前的一滩火油扔去。
轰!
火油变为了一条火蛇,吞噬、舔舐着火苗所能触碰到的一切。
“我们走!”用满意的目光打量了几遍这愈来愈烈的火海后,鱼八郎大手一摆,领着他的部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渐渐被火海所吞噬的奉行所。
因住民都被在奉行所内大开杀戒的鱼八郎等人所发出的声响给吓到,居住在奉行所周边的住民早已都一哄而散,因此奉行所的周边现在非常地安静,见不到半个人影。
刚领着部下离开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烧成废墟的奉行所,鱼八郎便朝刚才向他通报“火油已洒好”的部下说:
“你,去本阵那通报一声:大坂奉行所已陷落。”
“是!”
被自己派去向本阵报告战况的部下刚离开,鱼八郎便猛然看到——一道黑影从他身前的民房屋顶上窜下。
我家業主會作妖
是一名身着伊贺忍者服的男忍。
见是伊贺忍者来了,自知恐怕是上头要对他下达什么重要通报的鱼八郎,立即驻足背手。
“大人。”这名伊贺忍者快步奔到鱼八郎的跟前单膝跪下,然后快声道,“甲计划失败,启用乙计划。甲计划失败,启用乙计划……”
将这句话连着重复三遍后,这名伊贺忍者才停止了通报。
“哦?”听完这名伊贺忍者的传令,鱼八郎的嘴一咧,“启用乙计划吗……”
乙计划——身为指挥官之一的鱼八郎,自然知道这是何物。
出动六十多名火枪手,由最擅长指挥火枪手的佐久间统领,在绪方前去取他的佩刀的必经之路上,伏击绪方——这是他们的“甲计划”。
用六十多名火枪手来伏击绪方——这可以说是“超豪华待遇”了。
派去进攻巍峨的大坂城的人手,也才只有八十多人。
尽管派去伏击绪方的人手很多,但仍旧有着伏击失败的可能性。
毕竟他们的对手,是那个修罗。
所以他们在设计好“甲计划”后,专门又设计了一个“乙计划”——
倘若伏击绪方的“甲计划”失败了,便出动所能出动的所有伊贺忍者,让他们充当全军的“眼睛”,满城搜寻绪方。
一旦发现了绪方,便放出红色的烟花,帮各部队定位绪方的位置。
而负责攻击大坂各个重要场所与设施的诸队,在完成各自所负责的任务后,立即加入到针对绪方的围杀。
这,便是他们的“乙计划”。
鱼八郎现在已完成了他所负责的“攻陷大坂奉行所”的任务。
也就是说——他现在需要带着他的部队,参与到针对绪方的围杀之中了。
“哈哈哈!”
鱼八郎此时大笑了几声。
“我正好觉得我今夜所负责的任务太简单、太无聊了呢……”
说罢,鱼八郎用力扭了扭脖颈,好好地放松了下脖颈和肩部的肌肉。
“大人。”这名前来传信、现在仍旧单膝跪在鱼八郎身前的伊贺男忍这时接着出声道,“针对绪方的伏击虽然失败了,但负责此任务的佐久间大人,却发现了以下3条关于修罗的重要情报。”
“佐久间大人在将这3条关于修罗的重要情报上报给吉久大人后,吉久大人特地要求我们这些负责传令的人,务必将这3条关于绪方的重要情报,精准地告知给各部队的指挥官。”
“一.修罗的身上带有着短铳。”
“二.修罗的实力远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
“三.修罗今夜的身体状态,似乎并不好。”
“哦?”鱼八郎挑了挑眉,“身上带着短铳……身体状态不好……?”
糖醋丸子醬 小說
在鱼八郎在那面露若有所思之色地低喃时,这名男忍的传令仍未结束:
“同时,佐久间大人向吉久大人提议:修罗现在没有好刀在手,所以与他作战时,不应携带刀剑在身,这样一来便能断掉修罗的‘补给’,让其难以更换自己的武器。”
“吉久大人已应允了佐久间大人的这一提议,所以特此下令——所有部队在追击、围杀修罗时,上至指挥官,下到普通的战士,都不可携带刀剑在身。”
“哈?”鱼八郎把嘴猛地一撇,“不将武器带在身上……这算什么事啊?”
男忍对鱼八郎的这番抱怨,毫不理会。
“以上,便是在下此次传令的全部内容。”男忍淡淡道,“那么,在下便先行告退,祝足下武运昌隆。”
以不咸不淡的口吻,对鱼八郎念叨了句“武运昌隆”后,男忍便以极敏捷的动作,往旁边的民房屋顶跃去,仅1、2个呼吸的时间,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目送着这名男忍离开后,鱼八郎往地上重重地吐了口唾沫。
“那个吉久……竟然让我们都把刀剑都给扔了……这算什么事啊……”
对于吉久那个老头,鱼八郎早已有着极深的怨念。
他原先不过是一帮在苟延残喘、做着“复兴伊贺”、“为伊贺报仇”这种不现实的梦的伊贺残党的头儿。
但鱼八郎也承认这个老头还是很有能力的。
在被丰臣大人招入麾下后没多久,他就凭着自己的忠诚和出色的能力,在组织内平步青云,深受丰臣大人的信赖与器重。
丰臣大人对他有多么器重?今夜的“大坂春之阵兼讨绪作战”,他直接被丰臣大人立为“前线总指挥”!
参与此战的火枪手、伊贺忍者、以及像鱼八郎和佐久间这样的指挥官们,统统受吉久的号令。
鱼八郎承认吉久有着坐上“前线总指挥”的能力。
但他打心底里不想听吉久的号令。
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是个忍者。
一想到要听一个忍者的号令,鱼八郎便感觉浑身不舒坦。
但不舒坦归不舒坦,他终究是不敢太过违逆吉久的号令。
在那名前来传令的伊贺男忍离开后,鱼八郎便立即朝他所指挥的那40余名部下下令:将腰间的刀全都扔掉。
然而——鱼八郎虽然让部下们把他们腰间的刀给卸了,但他却没有把他自个腰间的那2柄胁差给扔掉。
这是他身为一名武士的坚持。
即使之后可能会挨责罚,他也不想扔掉腰间的刀。
在部下们将腰间的刀统统都给扔了后,鱼八郎气势十足地一摆大手:
“好嘞!我们走!跟我来!我们去猎杀修罗!”
……
……
类似的一幕,此时在大坂的各处不断上演着。
负责传令的伊贺忍者,向负责攻击大坂各处的部队指挥官,传达着“启动乙计划”、“和修罗战斗时不可带刀剑在身”等命令。
一支接一支已经完成了各自所负责的任务的部队,加入到对绪方的围杀。
他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天空,等待着那朵代表着“绪方在那儿”的红色烟花的出现。
现在的大坂,就像一张硕大的蜘蛛网。
这些前来围杀绪方的部队,就像蛛网的蛛丝。
随着完成各自原先所负责的任务、前来参加围杀的部队越来越多,这张蛛网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密。
而绪方,就像一只不慎被这张蛛网所捕到的猎物,在这张蛛网上辛苦地躲避着猎杀……
……
……
虽说对部下相当有气势地大喊了一声“去猎杀修罗”,但关于绪方目前到底在哪,鱼八郎毫无头绪。
“真是的……那些伊贺忍者都是干什么吃的……”鱼八郎以懊恼的口吻低吼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修罗吗?”
在“乙计划”发动后,伊贺忍者的活跃与否,将极大地关系到“乙计划”的成败。
因为他们的任务很重,他们需要充当全军的“眼睛”,在大坂的各处找寻绪方的身影,并用红色的烟花来帮全军各部队定位。
自离开奉行所后,鱼八郎便一边领着部下们漫无目的地在大坂的街头乱晃,一边苦苦等待着红色烟花的出现。
鱼八郎的苦等,总算是有了回报。
嘭……!
鱼八郎猛地听到——西北方向传来了烟花爆炸的声音。
他立即朝西北方看去,只见离他这儿不远的西北方的天空,一朵“红花”艳丽地绽放着。
“啊哈!终于找到了!”鱼八郎喜笑颜开,“离这儿还很近呢!所有人跟我来!”
鱼八郎如脱缰之马,朝刚才那朵“红花”升起的地方奔去。
大坂奉行所、堂岛米市等大坂的各处和官府有关的重要场所,现在都已被一一攻陷、焚烧。
喊杀声以及燃起的大火,让大坂的各个地区都乱作一片。
市民们如无头苍蝇般惊恐地逃窜。
鱼八郎目前所在的这片城町也相当地混乱,不论是在哪条街道都能看到正慌乱逃窜的人。
所幸街上的乱民并不多,没将街道堵塞。
鱼八郎用极粗暴的动作,将挡在他身前的乱民全数挤开、推开。
在他的猪突猛进之下,鱼八郎终于抵达了刚才那束烟花所燃起的地方。
然后恰好撞见了——用霞凪把刚才放烟花的男忍给打倒,然后压在其身上,往他脖颈补上一刀的绪方。
“啊哈……”鱼八郎舔了下自己的嘴唇,“这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修罗吗……满身都是血,真的就跟自地狱而来的修罗一样呢……”
看着浑身浴血的绪方——鱼八郎笑了。
随后,鱼八郎看到了位于绪方侧方、离绪方极近的那条宽广运河——他笑得更开心了。
他本人、绪方、运河——他们三者恰好都在同一条直线上。
鱼八郎的嘴角已经快咧到了耳根。
鱼八郎的部下们此时纷纷赶到。
远远地看见绪方后,他们立即如条件反射般,整齐划一地将手中的燧发枪举起。
不过就在这时——
“都把枪放下。”
鱼八郎突然这般说道。
他的部下统统朝鱼八郎投去疑惑的视线。
都还未来得及去追问鱼八郎刚才的这句“都把枪放下”是何意,他们便看见鱼八郎一个箭步向前,朝远处的绪方笔直冲去!
他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重重地撞上都还未从那名被他击杀的男忍身上离开的绪方,与他一块掉进运河里。
……
……
——麻烦了……
绪方从未想过自己还有在水下与人搏斗的一天。
都不需去为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多做分析,仅用屁股来分析,都分析得出来——战局对他是压倒性的不利。
被仓促撞进水中,都还没来得及多吸几口氧气便掉入水里,使得自己肺中所剩的氧气所剩无几。
而掉进水里,便意味着他现在身上所带的2柄手枪统统都暂时无法使用了。
霞凪也好,梅染也罢,可都没有防水功能。
自己虽然会游泳,但远远称不上是擅长。
而敌人的水性却极好,从刚才敌人的那记攻击中便能看出他的水性极佳。在水中和这人作战,就是在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而更要命的是——在水中他无法使用“源之呼吸”。
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法进入“无我境界”……
无法用火枪、无法进入无我境界、自己肺里的空气所剩无几、敌人恰好是那种擅长水下战的人、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还因“不死毒”的缘故而奇差无比……
面对这种堪称绝望的现状——绪方只淡定地攥紧手中的双刀,脸上没有半点慌张。
这是身经百战、见惯各种大风大浪后,所培养出来的心性。
事态之紧急,让绪方都暂且忘却了脑袋的痛感、胀感吧,他的脑袋飞快地运转起来——
——总而言之,必须得先游回到岸上,最起码也要先暂时游到水面上换气。
仅用了一刹那的时间,绪方便拟定好了战略。
不论如何,都不能在自己十分不擅长、没法放开手脚的水下与敌人作战。
绪方简单估算了下自己肺中残存的空气,大概能供他在水下活动多久——大约20秒。
此时哪怕是1秒钟的时间,对现在的绪方来说都极为宝贵。
因此在拟好总战略后,绪方立即不带半点迟疑地朝有月光照耀在其上的水面游去。
在朝水面奋力游去的同时,绪方张着在水里仅能半睁的双目,扫视着自己的周围,搜索着敌人的身影。
绪方知道那个把他撞进水中的敌人,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游回到水面上。
但他没想到这人的攻击,竟会来得这么快。
右眼角的余光,瞥到有一大坨黑影,正朝他这儿急速游来。
他游泳的速度极快,其游泳的速度都不像是人了,更像是鱼。
魔理愛麗的育子故事ZERO
仅眨眼的功夫,敌人就再次游到绪方的侧后方,明晃晃的2柄胁差再次朝绪方斩来。
并不精通游泳的绪方,没法在水中进行闪避,因此只能挥刀去挡。
然而在水下挥刀,水下的阻力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大麻烦。
差劲的身体状态+水下的阻力=绪方此次的格挡慢了半拍。
绪方没能用刃反将敌人的斩击顺利挡开,仅让敌人的刀路偏离。
原本奔着绪方要害而来的刀,从绪方的右肩头掠过,在绪方的右肩头留下了一条既不浅又不深的刀伤。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一幕再次上演,敌人在发出一道攻击后,便立即向后退去,绝不恋战,绝不与绪方进行缠斗。
他刚才的攻击虽没给予绪方致命伤,但却成功拖住了试图上浮的绪方。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15秒……
第二次击退敌人的攻击,脸上的神色已因氧气快耗竭而变得渐渐难看的绪方,将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灌注到双脚,拼尽全力地摆动双脚,向水面游去。
他才刚来得及向上游出几厘米的距离而已,那如鱼一般能在水里敏捷活动的敌人又来了……
这一次,绪方的格挡很成功,敌人的胁差没能伤到绪方分毫。
挡下敌人这第3次的攻击后,绪方本想展开反击,可敌人在水里的动作实在太敏捷,他的刀刚一劈出,敌人就已经游得远远的。
在敌人又一次拉开与绪方之间的距离时,绪方隐约有看到——他似乎正在对他露出得意的笑……
绪方倒也能理解此人对他发笑的原因是什么。
他又一次成功拖延了绪方的时间……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10秒……
敌人的水性之优良,超过了绪方的预想。
——任由敌人不断地对我进行骚扰的话,我一辈子也游不回水面之上……
——有没有什么……能够反制这个‘鱼人’的方法……
思索的光芒,再次于绪方的双眼中闪烁。
……
逆天技 小說
……
——若是让丰臣大人他们知道我没有依他们所言地仅使用枪炮来对付修罗,他们一定会很生气的吧……
鱼八郎虽然用沮丧的口吻在心里这么说,但他的脸上的笑容却极其灿烂。
在今夜的战役开始之前,他们有被三令五申——绝对不可与修罗展开近战,要用科技来干掉绪方。
鱼八郎本来也是想着要谨遵这一命令的。
然而……在刚才于岸上见到绪方,以及绪方旁边的那条运河的那一刹,什么“要用枪炮对付绪方”,什么“谨遵上级的命令”,这些东西都在鱼八郎的脑海中烟消云散了。
他的脑海中仅剩下一个想法——要用他的“水下杀法”,和鼎鼎有名的修罗打上一场!
不是为了什么报仇,也不是为了获得什么虚名。
只单纯地是想要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战法来挑战“当世最强的剑客”,与他好好地较量较量而已。
鱼八郎自幼生活在海边,自幼时起,他就对游泳有着极浓厚的兴趣与热爱,6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大海里游泳。
而在游泳上,鱼八郎也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他的肺活量远超常人,他深吸一口气后,能在水里一口气待上半个小时。
他的脚比常人要大,在水里游泳时,他硕大的脚掌能像鸭蹼一样拨水,让他的游泳速度更快。
凭借着对游泳的热爱,以及在游泳上的天赋,鱼八郎开创出了“水下杀法”。
所谓的“水下杀法”,其实就是通过高超的游泳技艺在水下与敌人进行周旋,然后伺机斩杀敌人。
听上去似乎很简单,但其实也有很多的门道在里面。
凭借着“水下杀法”,鱼八郎葬送了无数强手。
用“水下杀法”挑战各路强者——这成了鱼八郎的一大兴趣之一。
在好久之前,在绪方刚开始声名鹊起时,鱼八郎就幻想过与这鼎鼎有名的年轻剑豪打上一场。
绪方的名声越来越响后,鱼八郎的这念头也越来越深。
他真的很想用他的“水下杀法”与绪方好好地较量一番,哪怕只能较量一场也好,哪怕是要抗命也在所不惜。
正因如此,刚才在看见绪方位于运河的边上,惊觉现在是试验自己的“水下杀法”对修罗是否管用的大好时机后,鱼八郎才会无视“不可与绪方近战”的命令,要求部下们不要开枪,然后自己奋不顾身地将绪方给撞进运河里。
——不愧是修罗啊……直到现在,脸上都没有丝毫的慌乱。
鱼八郎藏身在距离绪方不远的某处,偷偷地打量着绪方的神情。
在水里睁眼视物——这对精通游泳的鱼八郎来说,易如反掌。
他不仅能在水里睁眼视物,还能将水里的物事都看得非常清楚。
——嗯?他还想再接着往上游吗……
鱼八郎看见——已遭受他3次攻击的绪方,又一次地往水面上游去。
——他竟然还有力气游泳吗……
——那就……再给他来上一击吧!
鱼八郎在水里舔了下自己的嘴角。
绝不可让敌人有爬回岸上或是游到水面上换气的机会——这是鱼八郎的“水下杀法”最重要的要点之一。
鱼八郎拨动双脚,如一条嗜血的鲨鱼,朝绪方扑去。
他并不知道——绪方现在正眼巴巴地等着他快点过来……
……
……
——来了吗……
那坨巨大的黑影再次于视野范围内出现并朝他这儿快速接近。
绪方的双脚继续拨着水,继续往水面游。
微微提起手中的刀,准备应付鱼八郎的又一次袭击
啊,不。
应该是“装作准备应付鱼八郎的又一次袭击”才对。
绪方刚才已经意识到了——若不将鱼八郎给干掉,他这辈子都别想游出水面。
而若想干掉鱼八郎,绪方的水性远没鱼八郎好,如果要追击对方,那绝对追不上。
因此绪方想到了一个略显疯狂的方法。
鱼八郎下一次的袭击,他不格挡了!
就让鱼八郎的刀砍入他的身体。
在鱼八郎的刀砍入他身体后,绪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或身体,让他无法再游走。
只要能让鱼八郎别再从他的跟前游走,那剩下的事情就好说、好办了。
绪方准备就用这疯狂的方法,来解决鱼八郎。
这方法最大的难点,无疑是怎么让鱼八郎的刀别砍中他的要害。
若是让鱼八郎的刀砍中他的要害了,那局面将会变成一换一,二人同归于尽。
绪方当然不想和这家伙一起去死。
如果可以的话,绪方也不想用这种搞不好连自己都会死掉的“以伤换命”的战法来对付鱼八郎。
但在目前这种仅剩几秒钟的活动时间的当下,绪方除了这“自残杀敌法”之外,也想不出别的能够反杀鱼八郎的方法了。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7秒!
鱼八郎的身影,已经极近!
绪方停下拨水的双脚,提起双刀,摆出一副准备再次将鱼八郎的刀给架开的架势。
——待会不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击中我的要害!
在心里反复提醒着自己,绪方双目所放出的视线,逐渐变得凌厉。
绪方肺里所剩的空气,仅够他再活动——6秒!
鱼八郎的身影,近在咫尺!
再仅需1秒的时间,鱼八郎就能进到他的刀能够攻击绪方的距离。
胜负、生死,将在下一秒钟见分晓!
——来吧!
绪方以像是要把刀柄给捏碎的力道,将双刀紧握。
目光之凌厉,仿佛能将视线所触碰的东西统统割碎。
——我才不会……死在这!
明明此时是死斗的紧要关头。
明明在下一秒钟,就将决定胜负与生死。
但这个时候,却有许多与目前这紧张战况完全无关的画面,于此刻在绪方的脑海中闪过。
与阿町相处的点点滴滴,和源一、琳这些友人一起来往的过往……
这些美好的画面,在绪方的脑海中逐一闪过。
而在这些美好回忆于绪方脑海中一一闪过的同时——
咕咚、咕咚……
十分突然的……绪方听到了奇妙的水流声。
哗啦、哗啦……
听到了运河底下水草摇曳的声音。
唰啦、唰啦……
同时也听到了……水里的那些鱼儿游动的声音。
大道朝天 貓膩
绪方他那原本十分凌厉的目光,现在布满错愕与震惊。
他听到了。
他听到了……这条“运河”的声音。
他感觉到了。
他感觉自己……仿佛与这条“运河”融为一体。
整个世界……仿佛都于此刻变成通透的!
*******
*******
本章又是一张大章,足足7300字,求月票!求月票!(豹头痛哭.jpg)

优美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免費)【江戶時代的軍制】(1) 不惜歌者苦 钩辀格磔 看書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緒方與幕府軍突發一共闖了,為當令學者代入該書的劇情。寫稿人君特地開採了以此不收錢的大規模章節,在那裡跟大家夥兒一星半點言江戶一世的徵兵制。
寫稿人君首批跟公共提一句:
【本章備的資料,都是筆者君讀書採集與漢簡檢索下的,可以會聊紕繆,好不容易起草人君大過科班的大家,而按圖索驥出來的那幅屏棄也繁博的(豹痛惡哭.jpg)。
要有如何誤差,一班人仝提一提,但永不講哎喲很不堪入耳吧哦,師友誼處~】
*******
*******
武 逆
有口無心——大師別太高估業經是寬政三年(公元1791年),差別江戶幕府淪亡(紀元1868年死亡)僅剩70明的幕府軍的戰力了。
你們聽完筆者君對江戶期間的軍制的說明後,你們就會覺——緒方一個人在冠軍的大營中開絕倫,似也大過何如很妄誕的專職了。
阡陌悠悠 小說
首度——江戶期間的幕府水源是【付之一炬一班人記憶華廈某種除外軍旅練習外圈,嘛事也不幹的友軍】的。
在江戶年月中,誠實將就算得上是同盟軍的,是諡【三番組】的團隊。雖將就即上是常備軍,但人多希有。
“三番組”從此再跟學者細講。
若真遭遇了戰爭,就準本書中幕府陰謀對紅月要隘出動了,就幕府便會鼓動隸屬於大將的旗本飛將軍與御妻兒老小飛將軍。
撰稿人君只查到寬永年份(1624-1643)的材。
憑依幕府的兵役限定,在寬永年代,每低收入500石的旗本武夫,便出兵役13人。畫說在寬永年間,年祿5000石的旗本甲士,有在狼煙中興師動眾出130先達兵參戰的職守。
御老小好樣兒的動真格擔負數額的兵役,筆者君就灰飛煙滅查到了。
這身為“旗本八萬騎”這句俗語的來歷。
並病指有8萬名旗本鬥士,可是指按照論上說——一齊的旗本壯士與御妻小好樣兒的,共再接再厲員出8萬如上的武力。
這些旗本軍人、御家人大力士所動員出去巴士兵,身為一支幕府人馬的非同小可一些。
而那些被權時總動員出去麵包車兵,在赴營寨報道的前一天諒必還在幹著記分、匡算等萬千的作事。
且不說——該書中佔了一萬師折半的5000幕府軍,箇中的大部人,都是【這種被旗本壯士與御妻兒鬥士臨時總動員啟幕空中客車兵】。
而各藩的藩軍論拉胯,和幕府軍比照是有過之而概及。
殆通盤的所在國根本就沒有外軍,等遭受戰爭了,就把藩內的鬥士們聚積起身,直序曲抗爭。
舉個例子:
設或緒方今日還在廣瀨藩當堆疊官、貲,廣瀨藩幡然橫生了戰禍,諸如綠林起義底的,藩主上報齊集令。那緒方就有無償頃刻拋副中的蠟扦,挎上和好的刀,奔赴指定處所簡報參戰——就算緒方事先壓根就低位終止過全的戎教練。
所以稱那時打紅月險要道的這1萬將兵為“事情武夫”,正是譽他倆了……她倆中的大多數戶均常根本就不進展何軍操練。
寬政年月下的大力士們,曾經朽失足,會樂此不疲地搞文化、研討武藝的壯士,已是九牛一毛。
低點器底的鬥士左不過辦理用飯題,就耗掉了多頭的心曲與肥力。
後再遲緩跟名門任課各藩的藩軍,跟“三番組”是何等回事。
聽完我的解說後,是不是道緒方在著重軍的營中開獨一無二,早已大過嘻多虛誇的作業了?
农女狂 一一不是
這頭版水中的大部人翻然就能夠終久武士啊!遊人如織人諒必是連軍火都沒揮過的披著鬥士外皮的出納員、堆疊總指揮、大橋領隊……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547章 爾等守城吸火力,我率騎兵側翼奇襲!【4600字】 岁寒三友 悬崖转石 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恰努普文人學士?”見恰努普彷彿在直勾勾,緒方輕喚了聲恰努普的名字。
因緒方的輕喚而回過神來的恰努普,趕早不趕晚道:
“歉仄,我不怎麼跑神了。”
恰努普諧聲咳嗽了幾下,隨之嚴厲道:
“真島丈夫,就先幻你確實能打破幕府軍的國境線好了……”
“如其你的確打破了幕府軍的開放,隨著又亨通地找還了你的諍友……那你要讓你的朋儕幫我們爭?幫咱凡卻體外的幕府軍嗎?”
恰努普的話剛講講,緒惠及立地用正襟危坐的口吻談:
“自。”
“恰努普一介書生,你有道是也知——倘然就如斯留守這座城塞,勝算極低。”
恰努普深吸了口煙,理屈詞窮。
“爾等的口過少,在毋援敵的情下,擊退體外的幕府軍的唯一長法,就唯獨拖到他倆的找齊鼓足幹勁完畢。”
“請恕我說句聲名狼藉吧——你們的丁過少,極有想必打到人通通死絕了,也撐缺陣幕府軍的加悉力的那成天。”
“從而我的計議很簡簡單單。”
緒方將他的視野再也移到身前的地形圖上。
“你們堅守這座城塞,硬抗幕府軍的訐。”
“我將我敵人,和我愛人僚屬的那支特種部隊隊請光復後,趁早幕府軍正將辨別力都處身對城塞的進犯時策劃奔襲,撲幕府軍扼守虧弱的側翼,以打閃般的總攻,一股勁兒搞垮幕府軍。”
正把視線會集在地形圖上的緒方,其眼眸的餘光看樣子坐在他迎面的恰努普這時瞪圓了眼睛,口張得發能放一隻拳進來。
緒方當前絕口不語,給了此刻仍陶醉於可驚中的恰努普有些緩衝的年光。
恰努普終是見慣風雲突變的人,他全速便緩過了神:
他並低位對緒方甫的那番話提議原原本本的應答。
只是鎖緊著眉頭,將眼光投到鋪在他與緒方之內的輿圖上。
“……真島哥。”恰努普說,“你要花多久的功夫經綸將你朋的特種兵隊給請臨呢?”
緒方說:
“我今朝找還了一個諳熟這份輿圖所繪地區的人,向他簡略瞭解過了這份輿圖的各類枝節。”
“據那人所說——從紅月重鎮到我恩人此時此刻無處的這位的同步上,從來不安熊、狼等野獸出沒。”
“蓋地形並不復雜的緣故,故也極少油然而生為橫生山崩,而把征程給擋駕的圖景。”
“我忖過了,如若不充任何殊不知以來,從紅月中心到我冤家那處,騎馬崖略要花7天的韶光。”
“來來往往一趟身為14天。”
“14天……”恰努普童聲道,“算上你壓服你愛侶來幫手所需的歲月,與維持部隊的功夫,五十步笑百步要求半個月的功夫……”
“半個月的時分……然長的時光,幕府的承旅生怕地市來齊了。”
“縱令將你敵人的憲兵隊給請了到……以弱百人之數的裝甲兵隊去膺懲一萬軍事……這果真能將一萬旅給擊垮嗎?”
“能。”
緒方的答應精練——但卻有巋然不動。
“欠缺百人的雄工程兵隊,以及一萬部隊——雙面裡面的戰力差,事實上並消亡眾寡懸殊到十足勝算的境地。”
“我夥伴主將的公安部隊隊,人雖少但戰力方正,左不過所用的馬,就比幕府軍的馬兒強了不知略帶層次。”
“幕府兵數雖多,但這一萬人馬算是大過二輩子前通過過東晉時期洗禮的百戰之師了,無戰鬥力要麼打仗恆心,都別一籌莫展撼動。”
“隊伍的雙翼,是除去前方外場最虛虧的住址。”
“如其率領一支強大航空兵始料不及地對機翼鋪展侵犯,便能如入無人之境。”
“騎士的迅捷與控制力,能讓兵馬悠悠無力迴天機關起可行的防止,縱然丁貪心百,也能將幕府軍打得瓦解土崩。”
“幕府士氣土崩瓦解之時,身為我等力克之刻。”
恰努普一向嘔心瀝血地聽著。
緒方吧都說不負眾望,他仍悠久不語。
緒方也不急,靜待恰努普做反饋。
“……聽上千真萬確是一條勝算遠比唯有的‘守城塞’要高得多的計策。”恰努普默不作聲俄頃後,慢慢騰騰道,“但綱是——你能百分百彷彿你的那意中人現今就在輿圖上鎖表識的慌地頭嗎?”
“權即便你的心上人恆定會在那好了。恁——真島教育工作者,你要胡以理服人你物件來幫咱們的忙呢?”
“你的這權謀儘管勝算要比‘退守城塞’高,但也是太地生死存亡,就是結果落成以夜襲的措施擊退了幕府軍,你意中人下面的高炮旅隊無庸贅述也會死傷沉重。”
“你要怎麼勸服你伴侶來幫這種最好責任險的忙?”
“無論哪想,要壓服你朋都是一件極難的差啊……”
“……我清楚這很難。”緒方女聲說,“但我也只可停止試一番了。”
“而你那友人不肯幫你……那你要作何預備?”恰努普追問。
“恰努普老師,這種白卷陽的疑難,就不索要問了吧。”用微不足道的口器說完這句話後,緒方一字一頓地說,“我那冤家願不肯意來提攜——左不過是一支航空兵隊對幕府軍煽動進軍,要一番人對幕府軍帶頭防守的歧異。”
恰努普稍稍提神地看著緒方。
“……真島出納員。”恰努普用像是想把緒方的肉體給透視的目光看著身前的緒方,“我更加猜測你是否一個在‘和人地’當年飲譽著名的群英了……”
語畢,恰努普深吸了一股勁兒。
待將這口入木三分吸的氣迂緩退賠後——
“真島醫生,你確實細目要去做如此這般生死存亡的事件嗎?你是和人,你實在良試著向東門外的幕府軍臣服的……”
“你的意趣是關彈簧門,嗣後放我和我內助款款地走到棚外的營房裡,向幕府軍倒戈嗎?”緒方的口氣中盡是戲言之色,“那我該該當何論向幕府軍的人詮釋咱這兩個和人工何會在這座阿伊努人的城塞裡?”
“以便搜檢咱倆的身份,生怕是會把我和內子都輾轉反側得凶惡啊。”
期末,緒方注目裡暗中補償了一句:
——倘或讓幕府軍的人收看一度齒、身材、響聲都像極致緒方一刀齋的和人發覺在當下,大惑不解他們會作出嗬喲事宜來。
恰努普抿了抿嘴脣:
“……真島漢子,我融智了。”
恰努普一臉盛大地朝身前的緒方行了記和人的大禮——土下座。
“請你非得……祝我們助人為樂!”
緒方彎腰還禮:
“我會傾盡佈滿的力氣。”
“真島醫師這麼樣地有氣勢,那我也不許太貧氣了。”恰努普將腰再次僵直,“真島良師,你隨後設或見到了你那哥兒們,請跟你那哥兒們說:若是幸來助我輩助人為樂,然後我會將吾輩赫葉哲半半拉拉……不,三比重二的財富,捐贈給他。”
“並訂交他:他若今後趕上了安須要人幫襯的營生,凡是是吾儕幫得上忙的,咱赫葉哲通都大邑傾盡極力受助。”
“來講,你告捷勸服你同夥的籌,該當也能大上幾分了。”
“三分之二的財富?”緒方收回低低的大叫。
“長物只不過是身外之物。”恰努普說,“比方不行保本吾儕的梓鄉,那幅銀錢都將只會便民給賬外的那群蛇蠍耳。”
“……我靈性了。”緒方把穩住址了點點頭,“謝天謝地。存有你的這兩份保管,我更有把握以理服人我那同伴來提攜了。”
“該說‘紉’的人活該是我才對。”恰努普搖了搖動,“你巴望與適值急急契機的吾儕精誠團結,說句真話——我動得都不知該爭向你謝了……”
“我也而是為我和還未能動撣的外子如此而已。”緒方淡漠道,“因而也不須向我鳴謝。我和爾等也然而因害處同等而站到了同等壇。”
“一模一樣壇……我還是首要次唯命是從過以此詞呢。哈,這詞還蠻適中的。”
說罷,恰努普擎罐中的煙槍,耗竭地抽了一口。
磨磨蹭蹭清退數個大大的眶,將視線復轉到那張地圖上。
“我留心攏了倏忽你的這企圖——你的這策動共有4處浩劫點。”
“一:能否落成衝破而今省外幕府軍的牢籠,找出你的好友。”
“二:可否將你的物件請來匡助。”
“三:你將你敵人的步兵隊請來後,能否將幕府兵馬敗。”
“暨……煞尾的‘四’:吾儕可否信守城塞,守到你和你的援敵來了了事……”
恰努普呈現強顏歡笑:“這四浩劫點,破滅一個是好管理的啊……這四浩劫點華廈全勤星子出了過失,都造成整方略不戰自敗。”
緒方也緊接著手拉手光強顏歡笑。
“誠然麻煩,但也只可狠命上了。”
磕絆女陷入戀愛沼澤
恰努普又竭力抽了一口煙。
“……真島老公。我此間……實際上有一期可能能協你突破城外幕府軍牢籠的幫辦。”
……
……
紅月咽喉,庫諾婭的診療所——
“我迴歸了。”緒方一壁呼叫著“我返回了”,單快步流星映入醫務室內。
剛回醫院,庫諾婭的嘲諷聲便不脛而走了緒方的耳中:
“青年人,你終久回到了呀。剛剛與你在‘老域’一別後,我還當你赫秋半會決不會回頭了呢。”
“沒體悟你回顧的速度還蠻快的。”
“跟你說一件興趣的生業吧——你的家裡在你鎮遜色返的這段空間內,然則看了不在少數次醫務所的便門啊。”
“我都有的惦記你妻子的頭頸會決不會因頻繁的回首看垂花門而皮損了。”
庫諾婭吧音剛落,阿町便理科像是做勾當後被人給揭的童蒙數見不鮮,微紅著臉朝庫諾婭喊道:
“他說都揹著闔家歡樂去怎麼了,斷續亞返回,我就此感應揪心,錯事一件很錯亂的事兒嗎?”
緒方關於庫諾婭和阿町方的這番話面帶微笑一笑,跟著朝庫諾婭嚴色道:
“庫諾婭,羞怯,能請你多多少少去霎時間病院嗎?我有些話想和內人在私腳說。”
對付緒方的這句“企求脫離”,庫諾婭從來不多說貼心話。
笑著聳了聳肩後,庫諾婭用不足道的弦外之音商酌:
“我感受我的診所都快釀成你們伉儷倆貼心人的家了。”
開完玩笑後,庫諾婭大步朝保健室外走去。
離開醫院時,庫諾婭還不忘亟地掏出自家的煙槍,今後往煙槍裡面塞煙。
目不轉睛著庫諾婭返回後,緒方擠出腰間的大釋天,用右邊提著,事後跪坐在阿町的身側。
“阿町,你……夜靜更深地聽我說。”
緒方連做了數個呼吸。
待卯足了勁,搞活了填塞的思計劃後,緒方漸漸將他打小算盤與恰努普歃血結盟,同……他那“恰努普守城吸火力,他統率步兵尾翼乘其不備”的勇武巨集圖,各個告訴給了阿町。
阿町仰躺在上鋪上,岑寂地聽著緒方的描述。
直到緒方的話都講了卻,阿町她——仍沉默寡言,彎彎地看著頭的瓦頭,臉龐的神,讓緒方都難以捉摸。
在緒方以惶惶不可終日的心態等候著阿町的反應時——
“你的這統籌的勝算……雖說咋一看簡直是比惟有的‘固守城塞’要初三點,但也消亡高到哪去……”
“若果你的這部署能得逞……都能用‘偶發性’來寫照了……”
突然的,屋內寂然的氛圍被阿町的一塊兒輕語給突圍。
緒方還沒來不及對阿町剛的這番話做到反射,阿町便隨著說:
“行吧……你半道檢點。”
阿町縮回協調的左,包住坐在其左方的緒方的右側掌。
緒方朝阿町投去恐慌的眼波。
經意到緒方的這眼波的阿町,用沒好氣的吻商談:
“幹嘛用這麼著的眼神看著我,相仿聽到我然詢問,你很驚詫一……”
“我無疑很驚……”緒方一臉負責地方了點點頭,“我還合計……你陽會阻止我去做那末危害的職業呢……”
“縱令我抗議了,理合也毀滅用吧?”
阿町外露帶著沒法之色的乾笑。
“在你剛剛一貫玩下落不明的這段空間內,我實際有一向專心尋思眼下終竟該該當何論讓你與我聯袂脫節此。”
“而我熟思……出現你前說得是對的……除卻退省外的幕府軍外頭,還確實一去不返從頭至尾其餘計了……”
阿町扭忒,心馳神往著緒方的雙眼。
“於你的這擊退監外幕府軍的商量,你確定是做好感悟了吧?”
“和你在同步云云長遠,我不單認得了怎的舉措是你對我胡謅頻仍做的行動。”
“而且也識了——哪種眼色,是你下定信念後會外露的眼色。”
“你一經下定了決計,如果我風起雲湧干擾,遲早也攔不迭你。”
“既然——你就放任去做吧。”
阿町遲遲緊包住緒方下首掌的上首。
“英勇去做。”
“去功德圓滿……你該造詣之事。”
緒方的心情稍事刻板。
感想著自個手板處傳遍的撓度,緒方抿了抿吻,繼而盡力住址了搖頭。
“我去去就回。”他說。
說罷,緒方頓了頓。
跟腳——
“阿町,你甫說我的那磋商設遂了,都能用‘偶發’來面目了。”
他面露寒意地說。
“那你信得過有時嗎?”
阿町信以為真市直視著緒方的雙瞳。
“……我信。”阿町流露淡淡的粲然一笑,泰山鴻毛點了點點頭。
……
……
“你在給你的狗梳毛嗎?”恰努普單說著,一方面安步導向身前正蹲在大團結的那幾條爬犁犬旁,給自的冰橇犬梳毛。
湯神轉頭頭,看向百年之後的恰努普,“這是我的風氣,給我的狗梳毛時,我的感情會不自願地鎮定自若幾許。”
“……不淨齋。”恰努普用不急不緩的弦外之音厲色道,“我現時這裡有個興許能輔你走人此刻的格式。”
“你有趣味聽轉手嗎?”
“只不過這伎倆有點臨危不懼。你在聽頭裡要延遲盤活生理精算。”
*******
*******
不足為奇求登機牌!(豹膩味哭.jpg)
語音碼字的一大欠缺,就對胸的花費極致不得了……
今天是進展口音碼字的第3天,今的我已痛感百倍悶倦……寫完小說後,已不想再跟凡事人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