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73章 毛利小五郎:你走開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楼上的四个人收拾了一下,到附近寿司店吃午饭。
“真的不用帮忙吗?”越水七槻向毛利兰确认。
“不用担心,”毛利兰笑道,“我爸爸当警察时,和竹冈先生曾经一起调查过案子,我看他现在是干劲十足呢,这件事交给他们就好了。”
“太慢了,田中!”开放式厨房里,一个厨师催促道,“还没有切好吗?”
“啊,抱歉!”一个年轻厨师忙道。
柯南好奇看了过去,再看到年轻厨师手里红色的菜刀后,愣了愣。
池非迟也看了过去,认出了对方手里的菜刀。
就是山妖婆婆事件里,老婆婆给自己孙子田中祥太的那把菜刀。
当初,田中祥太谎称自己到东京学厨,却整容成帅哥,改名香原风雅去当牛郎,看来在大小姐死后,田中祥太又把脸给整回了原本的模样,也改回了原本的名字,和老婆婆说好的一样,真的来学厨了。
“怎么了吗?”毛利兰好奇看了看那边。
“没什么,”池非迟收回视线,“这家店的厨师料理手法看起来不差。”
柯南也放弃了说实情,笑眯眯道,“食材看起来也很新鲜!”
既然人家开始新生活,那曾经欺骗家人、整容去当牛郎这种事就不要再说了,要是害得人家被人在背后议论,那多不好。
田中祥太一直在开放式厨房里忙活,没有注意到角落这一桌有熟人。
四个人吃了午饭之后,也没有多停留。
时值夏季,午后和朋友一起吃完饭,顺着树荫一路闲逛到街口,说说近期的安排,分别后各自去做自己的事,生活好像都变得悠闲宁静起来。
不过宁静没有持续太久。
第二天,毛利小五郎再次占据了报纸头版,还不止是一家报社的报纸头版,内容和标题也比前一天更劲爆。
名侦探接连失误,引起两人自杀……
坚持他杀,毛利小五郎再度害死一人……
因被怀疑为杀人嫌犯,新井京介自杀,毛利小五郎是否该为此负责……
池非迟赶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时,就看到自家老师站在楼下打电话。
毛利小五郎转头看了看靠边停车的池非迟,又抬头看向事务所的招牌,神色凝重地沉声道,“目暮警官,我是毛利,到今天为止,我决定拆下自己的招牌……”
楼梯口,先到一步的越水七槻和毛利兰、柯南站在一起,错愕地看着背对他们的毛利小五郎。
透视神瞳
池非迟下车走上前,跟偷偷围观三人组汇合。
毛利小五郎收起手机,转身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四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低头走过一群人身旁,魂不守舍地上楼。
逆轉監督
“爸爸……”
毛利兰担忧看着毛利小五郎的背影,带路往楼上去,低声道,“他从昨晚开始就这个样子,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了。”
池非迟转头对毛利道,“如果是昨晚,还能把报道暂时拦下来。”
“我有想过给你打电话,可是爸爸他不同意,”毛利兰叹道,“他说浦生先生和新井先生的死是事实,这可是两条人命,就算一时拦住了报社的报道,也总会有人议论、有人在意,不用再给你添麻烦了。”
池非迟收回视线,“也对,老师在意的不是别人怎么说。”
毛利小五郎在意的,是那两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害死的!
越水七槻蹙眉轻声道,“浦生先生自杀确实存在疑点,而新井先生之前的一些行为也很可疑,怎么会……”
“浦生先生死亡的那晚,在八点前后,新井先生隔壁邻居曾经听到他在家大声打电话,探头去看,还看到了他在家里对着传真发脾气,”柯南沉声道,“也就是说,新井先生有不在场证明,他不可能是杀害浦生先生的凶手,而昨天上午,小五郎叔叔和竹冈先生去找过新井先生,大概在下午四点左右,警方就发现他在家里上吊自杀。”
“记者本来就很关注浦生先生的事件,”毛利兰无奈道,“昨天傍晚,爸爸从新井先生公寓出来的时候,外面有很多听到风声的记者围在楼下,面对那些记者的提问,他根本说不清嘛。”
在下不是家兄
到了二楼,毛利小五郎瘫在办公椅上,头往后仰着,双眼无神地发呆。
毛利兰招呼三人随便坐,去茶水间给妃英理打电话。
池非迟走到办公椅后蹲下,凑近看着自家老师倒挂的脸。
根本没有那么颓废,他刚走过来的时候,他家老师脸上的神色分明像是在思考。
在他蹲下来观察的时候,就变成了惊讶、疑惑……
毛利小五郎被池非迟突然凑近的冷淡脸吓了一跳,疑惑观察着那双映出自己身影的眼睛。
那双紫色眼睛不带任何个人情绪,通透澄净,像一面映着他的镜子。
简单来说,就是他家徒弟用莫得感情的目光盯着他。
大叔 的 寶貝
这小子想干嘛?
池非迟默默盯着毛利小五郎的眼睛。
既然没有那么颓废,那他家老师为什么这副样子?
装出沮丧模样,应该不是为了骗他师母过来,他所能想到的,就是为了让别人放松戒备。
如果有人在坑害毛利小五郎,看到毛利小五郎沮丧颓废,大概会高兴得放松警惕,而如果有人利用、防备毛利名侦探,看到名侦探这副样子,也一样会对毛利小五郎不加防备。
毛利小五郎静静盯着池非迟的眼睛。
他家徒弟到底想干什么?
这小子不会是犯病了吧?
作为老师,他是不是振作起来,做个好榜样?
可是他有自己的想法,不想轻举妄动。
师徒俩一正一反两张脸在一条水平线上,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柯南和越水七槻坐在沙发上,疑惑探头看。
“毛利先生……”
门口,到来的高木涉、千叶和伸出声,打破了屋里诡异的沉寂。
“咦?”高木涉上前,好奇看了看靠倒的毛利小五郎、蹲在办公椅后的池非迟,向柯南、越水七槻和茶水间门口的毛利兰投去询问的眼神。
这是什么情况?
其他三人:“……”
别问他们,他们也不知道。
池非迟回神,看着眼前毛利小五郎惊疑不定的神色,微微笑了笑,轻声道,“您好好休息一下,但别想把事情都丢给我们。”
高木涉、千叶和伸:“!”
池先生温和得像是被冒充顶替了!
越水七槻:“!”
虽然小七哥哥用这种温和语气说话,害她又想起之前的事,总感觉透着一股子病态扭曲的意味,但想想平时小七哥哥一脸冷淡、总是越水越水地叫她……她突然有点羡慕出事的毛利先生。
毛利兰:“!”
想想平时非迟哥对她‘有什么事’、‘知道了’这种冷淡回应,她突然觉得自家老爸受到了惊人的良好待遇。
柯南:“!”
想想平时池非迟对他‘你怎么来了’、‘你怎么在这里’、‘你来这里干什么’这种疑似嫌弃的反应,他突然觉得大叔这一次值了。
那么,大叔看看为此而担心的他们,也该振作……
毛利小五郎半月眼,抬起手无力地摆了摆,“你走开啦……”
其他人:“……”
池非迟没有在意,起身回到沙发前,一脸平静地帮忙招呼高木涉、千叶和伸,“高木警官,千叶警官,请坐。”
“啊,好……”高木涉坐下后,把拿来的打印文件放到桌上,转头看了看颓废靠倒的毛利小五郎,“听目暮警官说,毛利先生想停业了,我和千叶不放心,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
毛利兰端了茶上前,弯腰放到桌上,欣慰笑道,“谢谢,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
“毛利先生判断浦生先生自杀有疑点,我认为这一点没有问题,”越水七槻思索了一下,抬眼向坐在对面的池非迟确认,“新井先生确实向记者泄露案情,这一点也能够确定,对吧?”
池非迟看着越水七槻,点头确认,“没错,报社没有说谎的理由。”
遇到事情,能够努力冷静下来、认真整理头绪,这种女侦探风采怪吸引人的。
越水七槻感觉池非迟看她的目光好像比之前锐利、有点刺人,不由侧目躲避,看向高木涉,“高木警官,新井先生有不在场证明的事,我听柯南说了,可是他真的不可能杀人吗?我是指,有没有可能在时间上存在什么诡计?”
“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来的,”高木涉从打印稿里拿出一张折叠的地图,打开后,摊开放在桌上,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这是浦生先生的住址,根据毛利先生所说,案发当天晚上八点,浦生先生还从家里打电话给他,询问他调查情况,而九点前后,浦生先生在这里的树林里自杀……新井先生被邻居证实,晚上八点在家,从他的住所开车到浦生先生家,至少需要半个小时,而树林在另一个方向,从浦生先生家里开车到树林,也需要一个小时,新井先生八点在自己家里的话,九点前后是绝对赶不到树林里去的。”
北之城寨
“另外,那天新井先生对着传真发脾气,是因为他负责的连载推理小说中,凶手使用时光机回到过去杀人,”千叶和伸把推理小说打印稿放到地图上,干笑道,“他打电话去抱怨这样读者不会接受,传真的时间、传真机的地址、他打电话的时间,都跟邻居说的对上了。”
“那新井先生是绝对不可能杀人了,”毛利兰叹道,“对吧?”
“目前看起来,确实是这样。”高木涉点头道。
“先别管外面那些报道怎么说,只说我们确定的,”越水七槻伸出手,指着地图上发现浦生良造尸体的地方,神色认真地问道,“浦生先生离家那么远、拿着手电筒到漆黑树林里自杀,弄得那么麻烦,是他杀的可能性很高,那么,凶手呢?如果凶手不是新井先生,这个杀死浦生先生的凶手去哪里了?”
毛利兰、高木涉、千叶和伸听得后背一凉。
如果浦生先生被人所杀,那么就一直有一个黑影,一直悄悄藏在纷乱的争论背后,似乎可以随着外界的动乱,一点点悄悄隐去身形。
被越水侦探突然一问,室内瞬间有了恐怖小说的氛围。

精彩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1672章 他是獸醫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没事,我想你会不会太担心毛利先生,急着赶过来,所以我也过来看看,你身体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帮忙调查,”越水七槻跟毛利兰往沙发前走,笑道,“毕竟我也是侦探嘛!”
“我只是肩膀被划了一道口子,没那么严重,”池非迟跟到沙发前坐下,抬头问毛利兰,“毛利老师呢?”
“他一大早就去赛马场了,”毛利兰一脸无语地说完,又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非迟哥,七槻姐,害你们担心了,不过我爸爸他看起来没有受影响,你们先坐吧,我去给你们倒茶。”
“我有事想跟老师说。”池非迟道。
去茶水间的毛利兰疑惑回头,“咦?”
“我也有事想问问毛利先生,”越水七槻坐在沙发上,转头看着茶水间里的毛利兰,“那篇关于毛利先生害死委托人的报道,内容是不是太详细了一点?作为侦探,毛利先生应该不会把委托内容往外说,警方目前还没调查结束,也不会对外泄露案情,可是那篇报道不仅说明了委托内容,就连自杀的浦生先生的情况,也提及了一些其他人很难发现的内情,比如浦生先生五年前曾经被警方冤枉过的事……”
“你是怀疑这个事件的相关人员故意想找我麻烦吧?”毛利小五郎从门外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身形欣长、穿着棕色西服的中年男人,“我在楼下看到非迟的车子,就在想他是不是过来了,没想到连越水小姐你也来了啊。”
“是啊,”毛利兰站在茶水间门口,半月眼瞥毛利小五郎,“大家都很担心你,你却跑去赌马……哎?”
毛利小五郎身后的中年男人笑道,“小兰,好久不见了!”
“你是……竹冈先生?好久不见了!”毛利兰惊喜上前打招呼,又笑着对池非迟和越水七槻介绍,“这是我爸爸以前的朋友竹冈勋,曾经也是一名警察,不过五年前辞职了。”
“由于工作出现了问题,所以才辞职的,今天很巧地和毛利在赛马场遇到,跟过来打扰,”竹冈勋笑着抬手挠了挠头,“让大家见笑了。”
“竹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弟子池非迟,”毛利小五郎看起来心情很好,笑道,“这位是越水小姐,是个年轻的女侦探哦!”
“你好。”
“你好。”
池非迟和越水七槻起身跟竹冈勋打招呼。
“你们好,”竹冈勋笑着回应,又看向柯南,惊讶问道,“毛利,我记得五年前,你和你太太好像还没有儿子吧?”
“你误会了,”毛利小五郎笑眯眯伸手揉柯南头发,“这个小鬼只是寄住在我家的孩子,叫他柯南就好了!”
萬界基因 輕舟煮酒
柯南对毛利小五郎的介绍感到无语,虽然是实话,但他总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外人,碍于竹冈勋看着,还是笑眯眯打招呼,“竹冈先生,你好。”
“好啦,大家都坐吧!”毛利小五郎笑眯眯招呼一群人坐下,“小兰啊,竹冈先生给你带了礼物哦!”
竹冈勋把一大盒动物饼干放到桌上,笑道,“要是早知道毛利这里这么热闹的话,我一定多带两盒过来。”
“果然是动物饼干啊……”毛利兰笑了笑,听到水烧开的声音,忙转身回茶水间,“稍等,我去泡茶!”
越水七槻坐下后,抬眼看着毛利小五郎,“毛利先生,那我之前说的……”
断桥残雪 小说
“哼,就是有人故意把这些内情告诉记者的,”毛利小五郎一脸不痛快,“大概是心虚吧,浦生先生不是自杀,而是被别人杀害的。”
“自杀?”越水七槻疑惑。
最強寵婚:腹黑老公傲嬌萌妻
“我还是从头开始说吧,”毛利小五郎看向池非迟,“我们从镰仓回来的第二天,我借到了浦生先生的电话,他约我第二天晚上出门详谈,你送熊猫玩偶过来给我的时候,我好像跟你说起过,不过你忙着给大家送玩偶,所以那天晚上没有跟我一起去。”
池非迟点了点头,确认自己还记得这件事。
“我那晚一个人去约定好的居酒屋,见了浦生先生,他说警方怀疑他跟半月前遇害的美术店老板的死有关,在警方找他了解情况的时候,他情急之下,说了自己那晚在家里睡觉,但他实际上是去曙町闲逛去了,他担心警方发现他撒谎,情况对他更加不利,所以委托我偷偷去曙町寻找能给他做不在场证明的证人,”毛利小五郎一脸无奈地摊手,“之后几天我就一直在调查,而浦生先生说他没使用手机,留了侦探事务所的号码,每天晚上都打电话过来询问调查有没有进展,可是我这边确实没什么收获,一直到前天晚上,他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已经绝望了,然后在昨天早上,警方在离他家里很远的公园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越水七槻摸着下巴回忆,“我记得报道里说,浦生先生是上吊自杀。”
“是啊,可是那个地方是在公园树林里,到了晚上,灯光根本照不到那里去,发现遗体时,他脚边还放着一个手电筒,再加上那里离他家很远,作为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晚上拿着手电筒和绳子,跑到那么远的公园树林里自杀,不是很奇怪吗?”毛利小五郎分析道,“所以,我才判断他不是自杀,凶手利用了他焦急想要证明清白的心情,也利用了他给我打电话时说的绝望这种话,借机杀死了他。”
毛利兰端茶出门,把茶放到桌上。
“这么说的话,是很可疑,”越水七槻思索着,又问道,“毛利先生应该有怀疑目标了吧?比如说,如果想要知道浦生先生委托您调查的事、浦生先生焦急不安的心情,那必须是他身边信得过的人,跟浦生先生有矛盾,或者在浦生先生死后能够获得利益的人……”
“没错,浦生先生的侄子新井先生,”毛利小五郎道,“他前不久好像还跟浦生先生起过争执,根据警方了解,浦生先生没有孩子,如果浦生先生死了,那他就能继承大笔遗产,而我们去调查的时候,他似乎也很坚持浦生先生是自杀。”
“要说有谁怨恨浦生先生,那大概是我吧,”竹冈勋突然开口,见越水七槻和池非迟看他,笑了笑,“浦生先生五年前被捕,之后又被无罪释放,这件事,报道里好像也提到了,当时出现失误而辞职的警察就是我,虽然是毫无理由的迁怒,但我对他也有怨恨,这也可以成为杀人动机吧。”
毛利小五郎神色严肃起来,看着竹冈勋道,“请问前天晚上你人在哪里?”
竹冈勋神色从容地反问,“推测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晚上九点前后。”毛利小五郎正色道。
下堂王妃逆袭记
“很可惜,”竹冈勋失笑,“前天晚上八点半,我跟朋友约好了见面,之后一直到半夜,我们都在一起。”
“我前天晚上一个人在酒店,”越水七槻回忆着,“不过晚上九点前后,我有叫过客房服务员帮我送新毛巾到房间。”
池非迟想了想,不能说出琴酒这些犯罪份子的话,他是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我一个人在家打游戏。”
“我说……”毛利小五郎半月眼瞥两人,“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你们应该不认识浦生先生吧?”
“想帮毛利先生啊,”越水七槻笑眯眯道,“我不可能作案的话,那就可以帮您调查了!”
“这件事不用你们操心,回来的路上,我和竹冈说好了,有他帮忙就够了,”毛利小五郎摆了摆手,站起身和竹冈勋往门口走,“非迟前几天才受了伤,还是好好休息吧,至于越水侦探,如果你有空的话,帮我招待一下这里的小鬼和伤员就够了。”
“老师,”池非迟没有起身,转头道,“新井京介……”
走到门口毛利小五郎一愣,惊讶转身,“浦生先生的侄子?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不过我来的路上,打电话问过发出那篇报道的报社,问过是谁写的报道,也问了对方是谁给他提供的信息,他说是新井京介,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池非迟看着毛利小五郎道,“新井京介算是圈内人,知道不少记者,我来就是想告诉您这个。”
毛利小五郎嘴角微微一抽。
差点忘了,他家徒弟在这方面也很有能量,不是什么圈内人,但可以直接联系报社负责人,查出新井京介根本没半点压力嘛……
“另外,如果有人在舆论方面给您找麻烦或者制造阻力,您可以跟我说。”池非迟一脸平静地补充道。
“知道了,”毛利小五郎感觉自己像是被徒弟多方面照顾的小孩子,一头黑线地出门,“我们去调查了,你就安心休息吧。”
竹冈勋跟了上去,好奇低声问道,“毛利,你的徒弟在报社这类地方工作吗?”
“不是啊,他是兽医。”毛利小五郎道。
七夜 囚 寵 總裁 霸 愛 契約 妻
竹冈勋有点懵,“兽医?”
到了楼下,毛利小五郎无语看了看停在楼下的红色跑车,“兼任某个集团董事长家的大少爷。”
“难怪……”竹冈勋无奈失笑。
看得出来,毛利皮这一下很开心。

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652章 鷹取嚴男:保鏢工作來了分享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毛利兰一报寺庙名字,鹰取严男就开车直接到寺庙所在的山脚,连地图都不用看的,还指出上山路是步行道、不通车,又让毛利兰对猜鹰取严男过去来了兴趣。
沿着步行道往上,毛利兰好奇问道,“鹰取先生是镰仓人吗?”
囚山老鬼 小說
“不是,”鹰取严男戴着墨镜跟在池非迟身后,“只是前些年对镰仓的寺庙感兴趣,把所有寺庙都跑了一趟。”
池非迟选择沉默。
他记得鹰取严男跟他喝酒时,曾经说起过,前些年的某一段时期,对那些古刹名寺的佛像相当感兴趣。
不是普通人或者宗教人士那种感兴趣,而是想把佛像送往黑市的那种感兴趣。
路上走着也无聊,毛利兰依旧对队伍里不了解的萌新很有了解的兴趣,“你是佛教信徒吗?”
“不是,”鹰取严男看向前方的寺院,感慨道,“我只是曾经对那些有历史气息的东西感兴趣,曾经还痴迷过一阵子。”
“我也觉得有历史感的东西很耐看,”毛利兰笑道,“只不过不到痴迷的程度。”
柯南都忍不住看了看鹰取严男。
先不管是保镖还是司机,这个大叔还挺有品位的。
鹰取严男见柯南又看自己,琢磨着自己还是不要说太多、太吸引注意,本来想沉默的,但看到前方寺庙前的情况,还是忍不住道,“那个寺庙……”
门口只有石板道,旁边也只有树林和草丛,没有毛利兰说的绣球花。
毛利兰看过去,也发现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景色,快步上前看了看周围,又低头看旅游手册,“奇怪,旅游手册上明明说这里有很多绣球花的啊……”
鹰取严男看向寺庙对面的丛林,“我记得前些年来的时候,是有绣球花。”
“说不定早就被铲除掉了,”毛利小五郎一脸漫不经心道,“也没有人会为了看绣球花一路爬上来……”
“呯!”
清净的环境中,一声枪响格外刺耳。
被惊动的乌鸦嘎嘎叫着,在不远处的房屋前升空。
鹰取严男立刻绷紧了神经,站在池非迟身侧,目光严厉地往枪声传出的地方看去。
来了吗?他的保镖工作……
“别紧张。”池非迟看了鹰取严男一眼,示意鹰取严男收一收表情。
鹰取这杀气都快冒出来了。
毛利兰回神后,紧张问道,“这、这是枪声吧?”
“好像是前面那户人家!”毛利小五郎沿路往前跑,“我们过去看看!”
池非迟跟了上去,默默回想这一段剧情。
目前信息太少,他一时也想不起来,不过总算是来了,要是这一趟旅行没有出什么事,他反而要怀疑回去的时候,自家造船厂会不会又传出什么爆炸性的消息,又正好被死神小学生昨晚不经意掌握了什么相关的信息。
毕竟,柯南可是到过造船厂附近的。
……
传出枪响的地方就在寺庙附近,沿着往上的石板路跑不了三分钟就能抵达。
毛利小五郎到大门口后,推门跑过院子,抬手敲屋门,大声喊道,“喂!没事吧?”
柯南一看院子通往后院,转身往后院,“叔叔,这边!”
后院的屋门没关,就在柯南和毛利小五郎、毛利兰转过屋子,抵达后门时,一个戴着黑色头套、外套帽子戴在头上、挎着大包、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男人从后门跑了出来。
“喂,你在那个地方干什么?!”毛利小五郎喊着,跑上前,见男人挥舞着铁棍冲上前,错身躲开挥来的铁棍后,反身擒住男人的右手腕、带着男人胳膊往后压,质问道,“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男人手里的铁棍掉落在地,右手被反剪身后,用力往后倒了一下,在毛利小五郎意外松手时,胡乱挥舞着装有重物的手提包,逼退毛利小五郎。
毛利兰站在一旁,本来想看准时机出手的,但被男人挥舞的包分散了一下注意力。
柯南一想池非迟还在后面,压根就没管,从后门跑进屋里。
男人趁乱往大门口跑,刚到房屋一角,又有两人过来,还挡住了前路,又挥起了包,恶狠狠喊道,“走开!”
鹰取严男突然开心起来,主动快步上前。
居然敢冲他家老板挥东西、试图行凶?
来了,他的保镖工作终于来了。
“非迟哥,小……”
追上来的毛利兰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以池非迟的身手,这个提醒可能有点多余。
只是情况也不像她所预想的一样,在池非迟还没动手前,鹰取严男就主动上前两步,挡在池非迟身前,看准男人把包挥起来的空档,侧身逼开包,左手抓住男人拿包的手腕,右手一拳迅速砸中男人腹部。
男人瞬间疼得失去力气,在鹰取严男松手后,扑通倒在地上,连包都脱手飞到了一旁。
毛利兰:“……”
她终于相信这个大叔是保镖了。
池非迟:“……”
以后想出门合法捶人的时候,就不能带鹰取。
如果不是鹰取挡在他和对方中间,他一脚就把人踹飞回去了。
“你这个混蛋!”毛利小五郎冲上前,蹲下身,把躺在地上捂肚子的男人按住,“快说,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叔叔!”柯南从后门跑出来,大声喊道,“有人死了,赶快打电话报警!”
“什么?!”毛利小五郎惊愕看了看惨遭重拳又被按住的男人,转头对毛利兰道,“小兰,打电话报警!”
侦探组是不可能等警察赶到再去现场的。
事实上,柯南跑出来提醒之前,已经简单看过现场了。
毛利小五郎也没有一直待在院子里,把失去抵抗力的男人带进屋,还把男人头上的面罩摘了,丢在有人身亡的房间外面,让毛利兰注意看守。
池非迟拿出一次性医用手套,很自然地给自家老师递了一双。
毛利小五郎也很自然地接过,撕开袋子,往手上戴手套,正色问道,“喂,小鬼,门是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打开的吗?”
“没有,我过来的时候,门是打开的,”柯南一看自己没有手套,也快习惯了,直接走进屋,跑到倒地的尸体旁边,“我进来看这个老伯伯有没有事的时候,他身上的血迹已经干了,可是旁边猎枪的枪管还有些温热,还有啊,他衣领上好像有很奇怪的东西?”
“什么奇怪的东西?”毛利小五郎问着,戴好了手套,带着池非迟进门,“你没有弄乱这里的东西吧?”
“没有哦。”柯南看了看门外靠坐在墙边的年轻男人,“我进来的时候,屋里就是这样子了。”
“那就是抢劫杀人喽?”毛利小五郎也回头看了看那个年轻男人,在尸体面前蹲下身。
死者已经上了年纪,一头短发全白了,光着脚、面朝上躺在地上,身上的和服腹部染上了血迹,左手还捂在血迹晕开的地方。
由于时间久了,血液已经氧化发黑,凝固在和服上。
疑似凶器的猎枪掉在一旁,而屋里原本在柜子上的老鹰标本也掉在了尸体脚前,旁边的保险柜上有一个子弹孔。
除此之外,屋里还算干净,没有什么明显的打斗痕迹。
柯南所说的死者衣领上有奇怪的东西,是一些像是粉末一样的细小白粒,就粘在死者和服前衣领上,粘了一圈。
池非迟不记得这个案子,也有勘察现场的兴趣,戴好手套跟着毛利小五郎进屋后,蹲在毛利小五郎身旁看了尸体,又看了看四周,指着墙角的黑色头套,提醒道,“老师,那个。”
尸体衣领上的东西,他们不能随便乱动,最好等警方的鉴识人员过来,不过其他疑点,他们倒是先找找。
“嗯?”毛利小五郎抬头看到那个黑色头套,起身走过去,疑惑嘀咕,“奇怪,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头套?难道是那家伙原本戴了两个头套,跟死者争执时被摘掉了一个?还是说,他原本还有一个同伙,趁我们不注意跑掉了?”
柯南皱眉看着那个被丢在地上的黑色头套。
结合死亡时间不是枪响时间,还有另一个可能,在他们抓住的那个男人到来前,这里已经有人来过了,还和死者争执后杀死了死者……
池非迟也想到了同一点,看向保险柜上的弹孔,很快又低头看尸体。
他有一种奇怪的别扭感。
这个现场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上来。
鹰取严男站在门外,见自家老板跑去勘察现场,盯紧靠坐在地、寸头染黄的男人。
他家老板是很瘟神,勘察的事他不掺和,他就帮忙盯一下嫌疑人吧。
“我……”靠坐在门外走廊上的男人抬起头,右手还捂着肚子,一头冷汗地艰难开口,“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毛利小五郎往门口走,“你还等警察来了之后,再跟警察解释吧!”
一个小时后,横沟重悟带人赶到,风风火火地安排人进行现场勘察、安排人去附近调查,并把侦探组赶到走廊上去。
有横沟重悟这么一个干练又有条理的警部带队,警方调查的速度不慢。
“被害人是矢口久卫门,70岁,他是这个家的主人,好像是个大财主,死因应该是胸膛被近距离射击致死,几乎是当场死亡,”一个警察跟横沟重悟汇报着,看向鉴识人员拿起的猎枪,“至于凶器,好像就是那把猎枪。”
“那么,”横沟重悟一脸无语地转头看等在走廊上的侦探组,“你们几个就是第一发现者吗?”
大力 金剛 掌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毛利小五郎点头道,“是啊。”
“真是的,”横沟重悟无语叹了口气,一脸嫌弃地看着一群人,“你们怎么又跑到镰仓来了?今天早上横滨造船厂的事件,我们才刚把人带到警署里没多久,连口供都没来得及录呢,你们就不能换个辖区祸害吗?”
鹰取严男看了看自家老板一群人。
想想他们在横滨,警方在横滨出警,他们刚来镰仓,警方又紧跟着出警到镰仓,也就是前后脚……他怎么觉得这位警官的怨气来得很有道理?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614章 是披頭士的力量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光彦见柯南回来了,连忙放下零食袋,起身问道,“柯南,怎么样了?那个奇怪的男人,该不会是去杀害那个犯罪心理学家的吧?”
池非迟也关闭了手机上播放的音乐。
柯南点了点头,“我找上去的时候,平栋先生已经被杀害了,现在目暮警官已经带警官到了上面调查,我想他们应该会询问一下池哥哥和步美、灰原遇到那个男人的情况,所以下来告诉你们一声。”
“那我们也上去看看吧!”光彦正色道。
元太嗖一下站起身,举起握拳的右手,“少年侦探团出动!”
“先把你手里的零食袋放下吧。”柯南半月眼道。
一群人到了24楼,被杀害的平栋家里已经有不少警察进进出出。
这类高档公寓,大概都有一个特征——在一楼出入口或许能遇到同住一栋楼的人,但同楼层的邻居少,有的甚至常年没有居住,以至于来了警察调查杀人事件,楼层里也没有其他住户来查看情况,甚至可能在这栋大楼里居住的其他住户都还不知道情况。
轉生成為擁有工口外掛的邪神大人
目暮十三早听柯南说过之前的事,一看池非迟和孩子们来了,在平栋家的客厅,问了一下之前遇到那个奇怪男人的事。
其实也没多少可以说的,他们跟那个男人只是擦肩而过,对方的脸又被胡子、帽子和头发挡住,连脸型都看不清。
“走路姿势之类的呢?”目暮十三不甘心地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池非迟道。
灰原哀和步美也点了点头。
“是吗……”目暮十三叹了口气。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我可以帮忙画出来。”
目暮十三眼睛一亮,笑眯眯道,“那就麻烦你了,池老弟!虽然对方应该做过伪装,有画像也没办法抓住人,但有总比没有好啊!”
丹 朱
池非迟拿出随身册子和一支今天买的中性笔,直接在空白页上画画。
目暮警官也真是的,有事麻烦就‘池老弟’,事情完了就点他去警视厅做笔录。
“目暮警官!”高木涉在书房里出声。
蘑菇湯
死者的尸体是在书房里,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侧头趴在电脑键盘前,已经干涸的鲜血糊满了脸侧的桌面。
听到高木涉的声音,目暮十三快步走进书房。
池非迟抬眼见五个小鬼头立刻跟过去,一边低头在册子上画人像,一边走到门口。
夜が明けて月と海にとける
“被杀害的是犯罪心理学家平栋堂次先生,41岁,”高木涉汇报道,“死因是颈动脉被割裂导致失血过多死亡,凶器是放在厨房的水果刀,脖子后面有被高压电击的痕迹……”
“门锁没有被损坏,窗户附近没有异常痕迹,现场没有发生扭打的情况,”池非迟低头画着画,帮忙分析,“凶手很可能是死者放进来的,而且当时凶手是突然用电击器之类的东西偷袭死者,电晕死者之后,去厨房拿了水果刀行凶,20年前和15年前发生的案子是这种情况吗?”
静。
今天白鸟任三郎也跟着出警了,和目暮十三、高木涉、佐藤美和子、千叶和伸一起呆呆看着池非迟。
池非迟暂时停了笔,抬眼问道,“怎么了?”
“啊,没什么……”目暮十三回神,他就是感觉池老弟认真起来了,气场略强,严肃的气氛略浓,让他都忍不住严肃起来,“20年前的案子有两个被害人,最初被杀害的是50岁的医生坊川继治先生,凶器是坊川先生所持有的日本刀,接下来两天后被杀害的,是东都大学理工副教授麦田笃则先生,42岁,凶器同样也是日本刀……”
佐藤美和子等人又呆呆看着目暮十三。
池先生拿着册子低头写写画画,目暮警官站在对面一脸严肃地说着案情,怎么感觉这场面有点奇怪呢?
就像是……目暮警官在接受调查或者汇报情况一样。
柯南站在一旁,看着池非迟,低声感慨,“池哥哥完全认真起来了嘛。”
“搞不好是披头士的力量哦。”灰原哀轻声道。
“哈?”柯南一头黑线。
乐队的力量……
难道池非迟的动力,来自于犯人哼了自己喜欢的曲子,想把对方抓住关进监狱?
“其实当年还有一个人死亡一个人受伤,当时正在调查这起事件的警官在盘问到一辆可疑车子时,对方突然逃走,那位试图阻拦的警官当场殉职,搜查一课管理官松本管理官,当时还是搜查一课的警员,随后赶到的他追上了那个凶手,却被对方用日本刀在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而之后他夺过了对方手里的日本刀,在对方逃走前,在对方后背就下了一道长长的一字长痕,可惜还是没能追上对方……”目暮十三叹了口气,继续正色道,“再之后就是五年前,律师锅井进,34岁,被使用菜刀杀害在自己家里,这三个被害人都是在自己家里被杀害,作案手法同样是用电击器让被害人昏迷,然后利用日本刀或者刀子锐器切割身体,手法十分残忍,而且房门都没有被撬开的痕迹,当年警方也判断是熟人作案,可是这三个被害人完全没有共通点,调查也就此搁浅。”
池非迟停笔,出声问道,“第一起、第二起凶案的凶器相同,判断为同一凶手所为,那么第三起凶案,时隔五年,凶手用了菜刀,是因为松本管理官夺走了那把日本刀,对吧?”
“是啊,其实,我们判断第三起凶案和前两起凶案是同一凶手所为,不止是作案手法相似,关键还是被害人身上留下的……”目暮十三察觉周围气氛不对,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看身后呆呆看他的部下,再想想自己刚才的行为,老脸一红,“咳……”
“是因为这个吧?”柯南趁着刚才的空档,进了书房,指着死者背上透过衬衫的‘Z’字形血痕,“前面三起案件,被害人身上也被刻了这个吗?”
目暮十三:“……”
那种案发现场被侦探们主导的感觉又来了,这一次,还要加上小学生。
“没错,之前三个被害人背上都被刻了英文字母,”白鸟任三郎走进书房,看着死者背上的血痕,神色有些疑惑,“按照顺序是ESW,我还以为这次会是N呢,这样就正好完成东西南北了。”
柯南摸着下巴思考。
不对,如果是东西南北,那就是East, West、South、North,顺序应该是EWSN才对。
凶手选择了ESWN的顺序,是东南西北,其中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不过,应该可以肯定不是模仿作案,”目暮十三进了书房后,看向跟进来的池非迟,“池老弟他们在楼下入口跟那个奇怪的男人擦肩而过,对方哼着《Let it be》的曲子,虽然在第一、第二起凶案现场附近,都有人看到过那个哼曲子的男人,但为了避免有人模仿作案,这件事警方一直没有披露给媒体,如果是模仿作案,不会连这个都知道。”
“好了……”池非迟停了笔,撕下了册子上画了画像的一页,递给目暮十三,“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人。”
随身册子的纸页不大,画像也很小,但对方的形象还是被池非迟画了下来,而且还有侧脸和背影两幅图。
侧身角度的画只有侧脸,帽沿压低的帽子、长胡子、挡住耳朵的中长发、风衣的衣领,整个人有种邋遢沧桑的感觉。
背影则是全身画像,不过只是后背,画出了对方的长风衣、头发、帽子、长裤和皮鞋,大概的体型也能够看得出来。
目暮十三接过纸页一看,就知道这是池非迟以自己当时视角看到的人像来画的,抬头看了看池非迟的身高,低头看了看纸上侧脸近乎齐平的视角,“那么,池老弟,那个男人身高大概是180公分吗?”
“准确的说,应该是177公分上下,”池非迟说着,又补充道,“看他行动的姿势,鞋底不会太厚。”
美食 供应 商
“虽然这个身高的男性很常见,不过好歹是条线索。”目暮十三点了点头,拿出一支笔,在纸页旁边标注了一下池非迟判断的身高。
白鸟任三郎还在纠结英文字母,忍不住出声问道,“池先生,关于被害人身上被刻下的英文字母,你有什么看法吗?”
目暮十三半月眼瞥了瞥白鸟任三郎。
矜持点,他们要矜持点,他就不信这些侦探在现场有想法能忍住,他们不用急着问的。
“会不会是原本打算把尸体放倒啊?”柯南出声道,“Z放倒之后,不就成了N了吗?”
“至于ESWN……”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池非迟道,“麻将牌。”
目暮十三期待的神色慢慢变得木然,半月眼道,“能想到的还有方位吧?比如野外探险之类的,或者凶手只是作案时想找一个特殊的标记。”
柯南心里也呵呵干笑,吐槽池非迟跟大叔学坏了,决定提醒警方和池非迟,走到尸体旁,用手帕垫着手,拉起死者覆在电脑键盘上的左手,童音卖萌,“我想凶手可能是跟影印机有关的人哦!”
“啊?”目暮十三不解转头看柯南。
被害人的左手被柯南拉起来后,能看到下方键盘上,‘Ctrl’和‘C’两个键上沾了血迹,也只有这两个键上沾了血迹。
“‘Ctrl’和‘C’,不就是复制吗?”柯南道。
高木涉弯腰看了看,笑道,“这也可能是凶手故意留下、用来误导警方的……”
“可是,平栋先生左手上没有血迹,不是吗?”柯南放下尸体的左手,绕到尸体右边,弯腰看着平栋把鼠标线绕了一圈抓在手里的右手,“沾上血迹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抓着鼠标线的右手手指,他应该是用右手手指在键盘那两个键上留了血迹,又用左手挡住,凶手应该不会这么做吧?”
“是啊,”高木涉若有所思地点头,“如果是凶手故意留下的,应该会更明显一点。”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1602章 很好,看起來還不止一次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毛利兰见气氛不好,转移话题重心,“不过,非迟哥居然一下子就知道了真相,还真厉害,比新一厉害多了!”
柯南:“……”
能不能不要伤害他?
好吧,他突然觉得自己能理解嗣郎先生的心情了。
如果小兰每天在他面前说‘非迟哥比你厉害多了’、每次提到池非迟就眼睛放光,对池非迟比对他好,他也会疯的。
而要是自己破案一直追不上池非迟,一直没办法把小兰的视线转移回来,那就是一场噩梦。
咳,当然,找池非迟以后的妻子做出轨对象那种事肯定不行。
毛利兰没发现旁边某个小学生的感慨,继续笑着道,“之前我还在想,嗣郎先生明明在为朋友守灵,怎么可能被悠子女士杀害,没想到他会用那种手法……”
妃英理见池非迟的车子在门外,也就停了脚步,脸色不太好看,“是因为那个男人吧?”
“那个男人?”毛利兰疑惑。
“那个男人在当警察的时候,就经常用这一招,提前录下警车和出警的录音,在打电话的时候播放,说什么‘有紧急事件发生,要晚点回家,你先睡吧’,”妃英理咬牙切齿,“其实是在酒吧里喝酒到天亮!”
毛利兰一汗,“你说的……不会是爸爸吧?”
“除了他还能有谁?”妃英理冷笑一声,看向池非迟,“非迟放的那两段录音,也是他给的吧?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用着老录音,我都快听腻了!”
福妻嫁到 小說
池非迟:“……”
确实,这两段录音是毛利小五郎让他转录的。
就是因为有时候出去喝酒,他家老师担心忘了带录音笔之类的设备,所以让他备两段录音,方便打电话回事务所时,他在旁边播放……
那么反过来说,有时候他老师打电话说自己在喝酒赌马,真的是在喝酒赌马吗?还是说,其实在偷偷做什么不能暴露的调查?
而一直用以前用过的录音,未必不是给他家师母偷偷发信号,以防出了什么事,他家师母找偏了路线。
比如说,他家老师某一天突然被害,死之前打过一个电话回家,说自己在赛马场,而尸体也发现在赛马场附近,但妃英理要是怀疑那是录音,可能就会意识到他家老师的死有问题,以妃英理的性格,肯定不会莽撞,就算要去调查,也会提前跟信得过的目暮警官这些人说一声……
虽然这个例子不吉利得有点过份,但这也不是不可能。
又是怀疑自己老师有问题的一天。
“这么说,我记得爸爸前不久,说自己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朋友,和非迟哥在跟朋友一起打麻将,我也听到电话那边有麻将声……”毛利兰回忆了一下,有些无语地看着池非迟,“你们不会是去喝酒了吧?而且非迟哥,你还给我爸爸打掩护?”
池非迟回想了片刻,“你说的是那次?”
毛利兰:“……”
很好,看起来还不止一次。
池非迟:“……”
有时候是真的去打麻将,有时候是去喝酒,毛利兰说‘前不久’,他确实不知道是那一次。
这个世界的‘前不久’,对于他来说,可能是很多个春夏秋冬以前。
妃英理感觉已经气不起来了,无力扶额,“那个男人每天都在带着自己徒弟做些什么啊。”
柯南想了想,这题他会。
去赛马场赌马、去找各种人打麻将、去游戏厅一个打小钢珠一个打游戏、去居酒屋喝酒、去酒吧喝酒、去……
“等等,”毛利兰脸色严肃起来,看着池非迟问道,“非迟哥,我爸爸他没有带你去什么奇怪的店吧?”
“没有。”池非迟果断回道。
他们去的店很正经,请别这么问,越水都已经在看他了……
……
深夜,东京很多店停止营业,但小巷里的居酒屋、酒吧才正值最热闹的时候。
超级学生的三界军团 小说
聚餐时喝了酒的人离开,刚准备去喝酒聊天的人这才到店,双方在小巷口擦肩而过,迷醉或清醒地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池非迟在分别送完毛利兰、柯南、越水七槻和妃英理之后,换车换易容,开车到了一个巷口前的路边,将车子与路边的保时捷356A并排停好。
琴酒坐在副驾驶座上抽烟,等池非迟放下车窗后,转头问道,“你又遇到什么事件了?”
“退役的柔道选手有泽悠子把自己的丈夫杀了,”池非迟神色平静地问道,“这算不算大新闻?”
保时捷356A的驾驶位上,伏特加出声感慨,“哦?那个有名的女柔道选手啊,前几年她因伤退出奥林匹克赛、退役结婚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感觉惋惜的,这么一个人杀了自己的丈夫,确实是个大新闻。”
“哼……”琴酒轻嗤一声,叼着烟冷声道,“如果这次的事处理不好,可是会有一个震撼全日本、比那个女柔道选手杀人更大的新闻。”
池非迟向琴酒投去询问的目光,“A032文件……?”
“组织安插在日本各界眼线的名单,全都存在一张储存卡里,预计要送往东京,由朗姆的手下接收,调动那些眼线进行一个大行动的准备,”琴酒神情冷淡道,“库拉索整理结束传送出来的时候,在文件里附着了A032程序,不过,预计会今天下午送到的储存卡,突然没了消息,接收人到了指定地点,却没有找到储存卡。”
池非迟回想了一下,仔细算算,也该到下一个剧场版《漆黑的追踪者》的剧情了。
组织存有卧底名单的储存卡已经丢失,那也就是说,‘阿帕奇机扫刁民柯南’在不久之后就能实现了。
“里面还有那些人的一部分把柄,或者收受贿赂的账单,”琴酒盯着某人金发碧眼的易容脸,“你应该知道这泄露出去意味着什么吧?拉克。”
那样一来,组织网住的钉子,会被一次性拔出。
而且一旦名单泄露出去,里面的东西绝对能震惊全日本,民众会发现,他们崇拜的慈善家、深得民心的高官、某大银行的负责人,私底下居然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
这么轰动的事,足以让日本司法界全力调查。
騎牛上街 小說
到时候不管是被揪出组织的踪迹,还是为了切断线索,改动目前的一些计划,去疯狂杀人灭口,或者是放弃现在的布置而隐匿起来,对于组织来说,都有很大的损失,还会集体累成狗。
真是太惨了……太惨了……
“那接下来的流程……”池非迟易容脸上碧蓝的眼里带上笑意,两颗小虎牙也冒了出来,“是排队笑,还是一起笑?”
“咳……”伏特加被呛了一下。
拉克这家伙这么笑起来,还真是出乎意料的阳光。
不,重点是,组织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拉克居然还幸灾乐祸,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得知消息的时候,我已经笑过了,”琴酒嘴角也上扬着,眼里闪着兴奋的神采,“但现在再笑一次应该也没关系。”
伏特加:“……”
大哥居然也……等等,那大哥现在的意思是,要一起笑吗?
“名单应该经过加密了吧?”池非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确实加密过,不过只是一般的暗号,”琴酒冷声道,“如果落入别人手里,也有可能会被解密出来。”
伏特加:“……”
这两人变脸速度太快了,他跟不上。
算了,他坚守本心,不笑了。
“既然还没有确定储存卡落在哪里,说明转送不止一个人负责,对吧?”池非迟又问道,“储存卡最后出现在哪里?”
“还在确认,今天晚上九点左右,去拿储存卡的人空手而归,朗姆随后又安排人去寻找过一次,同样没有找到储存卡,之后由朗姆负责排查东京地区外负责转送的人,库拉索和贝尔摩德协助排查东京负责转送的人和接收的人,目前还没有线索,”琴酒看着池非迟,目光锐利,“我们监控A032文件是否被查阅,如果可以定位到对方的位置,那最好不过。”
池非迟没有问为什么要用储存卡传送信息、而不用组织平台,为了保证组织平台的安全,平台使用限制太多,核心成员也有很多资料不能查阅,有时候还需要在指定的设备上才能登录平台,而使用某个重要文件的人,都未必是组织核心成员,或许只是‘一次性’棋子。
所以,组织还有很多资料在外界,以储存卡、光盘、移动硬盘等形式流传。
他奇怪的是,既然现在排查还没有结果,监控方面又有琴酒和伏特加盯着,琴酒干嘛催促他过来。
“那你急着找我做什么?”
“找你来换班,”琴酒把燃到尽头的烟丢出车窗,“我和伏特加昨天有行动,今天下午才回东京,今晚12点到明天上午9点,由你去盯着,你那边应该没问题吧?”
池非迟想想自己破个案,让琴酒多熬了两个多小时,没有理由不答应。
“没问题,不过之前的那个行动,我问你要不要帮忙,你还说不用……”
“本身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只不过要跑得远一点而已……”
保时捷356A很快开离。
池非迟去了指定的监控处值班。
这一次储存卡丢失是大事,除了排查相关人员,监控处也是重中之重。
组织把监控处设立在一个程序师的工作室,又调来一个擅长网络安全方面的程序师,力求在储存卡被某个设备查看时,第一时间追踪到对方的位置。
另外,还会有两个组织的核心成员盯着,确保那两个程序师不背叛组织,也是为了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将情报传递给那一位。
池非迟抵达监控处,打开工作室的门,看到坐在里面的爱尔兰之后,陷入了沉默。
这是哪个人才排的值班表?

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599章 沒有吉川線的屍體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挂断电话,翻了一下邮件,把由字母和数字组合的十六位密码发给琴酒。
二十多分钟前,琴酒确实传过一封邮件过来,内容很简短,只是‘出事了,尽快联系我——Gin’这么一句。
那个监控程序石川信男开发的,可以在组织重要文件上附着无法探测出的‘定位木马’。
用处有两个:
一个是指定文件在非指定端口被查阅时,会给管理软件发出警报,并且定位到查阅端的IP地址。
另一个则是可以使用管理密码,对某个特定文件进行监控,只要那个文件被人在个人端被打开,木马就会入侵对方的电脑,获取对方的IP地址和电脑里的信息。
这种软件很常见,组织之前也有,只不过石川信男重新开发的版本,木马入侵对方电话、获取IP的地址的速度更快,在文件上的附着更加牢固,还有简单的追踪程序。
就算对方使用了跳板,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追踪上对方。
要是对方快速下载了文件,程序和组织的程序师没有追踪上,对方又用不联网的设备查阅文件,那也没关系,只要对方打开文件,木马依旧会继续入侵对方的电脑,等待联网时,把信息传回组织。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程序只用于某个需要传递重要文件,防止文件在传递过程中落入别人手里。
在某一方把木马下载进文件后,那一位会文件编号、随机生成的监控密码信息,发给某个核心成员。
当然,某个编号对应什么文件,接到消息的人不会知道,只要记住密码和文件编号就够了。
而且要是没有出意外的话,这个密码也用不到,等接到文件传递完毕的消息,那个密码也不用再记下去。
至于组织平台,则有其他监控程序负责。
A032编号的密码,是他收到的三个密码之一。
如果没有得到那一位的指示,琴酒不可能知道A032的密码在他这里,所以,琴酒要密码的话,直接发过去不会有什么问题。
池非迟收起手机,走到储物间时,有泽悠子正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低头看着地板低声呢喃。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柯南、越水七槻站在储物间门口,低头观察着倒在储物间里的男性尸体。
妃英理和毛利兰陪在有泽悠子身边,察觉有人过来,抬头跟池非迟打招呼,“非迟……”
“抱歉,刚才突然有电话打进来。”池非迟很自然地看向储物间里的尸体。
“悠子女士的丈夫嗣郎先生去世了,”妃英理叹了口气,“看样子,很可能是被什么人给杀害了,不过,具体情况还得警方过来调查之后再说。”
“不,嗣郎先生是被人杀害的,这一点不会错,”越水七槻回头,认真而笃定道,“他身上没有其他的伤,颈部有足以致死的勒痕,是生前留下的,勒痕延伸到耳后,那也就是说……”
“嗣郎先生是被人从背后勒死的,对吧?”柯南说着,打量着储物间里的东西,“而且如果他是自杀,能够勒死他的绳子之类的东西应该留在这里,但这里完全没有这种东西。”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会让小兰赶快报警,”妃英理看向池非迟,发现池非迟神色发冷地垂眸注视着尸体,又没法确定池非迟是在看尸体什么位置,疑惑出声,“非迟?”
柯南和越水七槻也看着池非迟,投去询问的视线。
“不。”池非迟收回视线,“没什么。”
妃英理没有追问,对有泽悠子道,“总之,我们先去客厅里等警方过来吧。”
一群人回到客厅后,气氛有些压抑。
还有……陆陆续续有人去上洗手间。
先是妃英理,起身提出去上洗手间,问了位置之后,去了洗手间一趟,出洗手间时,发现越水七槻待在后门,走了过去。
越水七槻弯腰看着后门的两袋垃圾,听到动静后,惊讶回头打了招呼,“妃律师?”
王爺別惹我:一等無賴妃 小說
“怎么了?”妃英理上前看了看垃圾袋,皱起眉来,蹲下拿出手帕垫在手里,拎起垃圾袋看了看。
垃圾袋是半透明的黑色,就算放在地上,也能看到底下有不少印着刚才那家饭店名字的火柴盒。
拎起来后一看,垃圾袋底下的火柴盒更是足有七八个。
“我觉得悠子女士上车调整座位和后视镜的行为很奇怪,刚才在储物间前时,看到这里有垃圾袋,所以才想来看看,”越水七槻看着垃圾袋底部的火柴盒,思索着轻声道,“如果是她……那么,勒死嗣郎先生的凶器是没法丢太远的,不过丢在门口的垃圾袋里,好像也不太可能……啊,抱歉,我这么怀疑悠子女士,好像……”
“不,我也觉得很奇怪,在我的事务所时,她打给她丈夫那一通电话就很奇怪,她说她丈夫应该到家了,却没有打家里的座机电话,而是打了她丈夫的手机,这才得知她丈夫去朋友家守灵了,我感觉那个时候,她好像故意按了免提,想让我们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一样……”妃英理低声说着,把垃圾袋放下,收好手帕,回头看着站在后方的两个人,脸上露出微笑,“而且觉得她可疑的,好像也不止我们两个。”
柯南跟在池非迟身旁,被妃英理看着,只能仰头,卖萌笑。
“你们有发现吗?”池非迟直接问道。
“真要说的话,我这里是有一点发现,”妃英理看了看身旁的越水七槻,解释道,“她之前在饭店停车场时,说到她丈夫对美食不感兴趣,所以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去那家饭店,但垃圾袋底部却有很多火柴盒,她不抽烟,这些火柴盒不太可能是她带回来的,真要说起来,她丈夫却反而是个经常抽烟的人。”
越水七槻有些惊讶,“也就是说,她在撒谎,她丈夫也会去那家饭店……”
“是啊,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但她身上的疑点确实很多,”妃英理转身往客厅走,侧头问池非迟,“对了,非迟,你刚才到底为什么一直盯着嗣郎先生的遗体看呢?”
池非迟直接说了,“尸体脖子上没有吉川线。”
屍鬼
妃英理一怔。
没有吉川线?
‘吉川线’是日本警察的术语,也就是脖子被勒住后,受害人下意识地用手把脖子上的绳子往外扯时,会留在脖子上的抓痕,可以作为他杀的判断证据之一。
没有吉川线,那也就是说,这不是他杀?不,不对……
柯南一愣后,很快反应过来,神情沉凝得跟池非迟刚才的脸色一样有些发冷。
以尸体颈部的勒痕来看,是他杀没错,没有吉川线也可以有其他原因。
比如,被害人的手被绑住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在尸体双手上发现被捆绑的痕迹,这一点可以排除。
比如,被害人因身体原因而导致无法反抗。
但濒临死亡之际,人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
越水七槻侧头看了看池非迟,眼里带着复杂的沉重。
被害人自己选择放弃挣扎。
妃英理推门进客厅之前,低头伸手扶着门把手,轻声道,“如果是她做的,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一剑独尊
柯南没有吭声,跟着妃英理进了门。
超級仙氣 格子裡的陽光
难怪池非迟会盯着尸体那么久。
如果妻子杀死丈夫,而丈夫临死前却选择不挣扎,那么,这对夫妻之间肯定藏着一个可以称之为悲剧的秘密。
毛利兰疑惑看着一起进门的四个人。
这年头,上洗手间都要扎堆排队,然后再一起回来吗?
……
一群人又在客厅里坐了十多分钟,门口的门铃才被按响。
低头坐在沙发上半天的有泽悠子起身,去门口开了门。
“你好,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目暮……”目暮十三拿出警察证件,正色向有泽悠子自我介绍,在看到有泽悠子身后,妃英理、池非迟、越水七槻、毛利兰陆续出现后,无语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柯南,再等了一会儿,见没有等到毛利小五郎出现,才干咳一声,进门打招呼,“各位,又是你们啊,那么,刚才打电话报警的就是小兰了,对吧?这一次出事的又是谁?”
妃英理带路往储物间去,顺便说明了一下死者的情况。
警方接手现场后,立刻开始调查。
“遇害的是有泽嗣郎先生,37岁,是在杯户商事工作的职员,这家的男主人,”目暮十三确认着死者身份,看向有泽悠子,“同时,也是有泽悠子女士的丈夫,对吧?”
“是、是的。”有泽悠子点头。
目暮十三又继续看尸体,“脖子上有绳子的勒痕,是被勒死的。”
“是啊,不过凶器还没有找到,”高木涉弯腰在目暮十三身旁看,“看起来是细布条之类的东西。”
“会不会是领带?”柯南出声,见高木涉和目暮十三疑惑看来,童音卖萌,“因为嗣郎先生之前在电话里说,今晚去过世的朋友家守灵,去参加葬礼,不是会穿上黑色西服、打上领带吗?可是他却没有系领带。”
“去守灵?”高木涉起身问有泽悠子,“知道是为谁去守灵了吗?”
“不清楚,”有泽悠子摸着下巴,“他在电话里只说有个朋友突然过世了。”
“电话那边还有念经的声音,”毛利兰出声道,“应该没错。”
“啊?”高木涉有些意外,“小兰,你也跟被害人通过电话吗?”
妃英理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从接受委托,到有泽悠子的那通电话,再到他们去饭店吃饭后回来发现尸体。
“记不记得大概的时间呢?”高木涉又问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1376章 被瘟神磁場傳染 遭逢时会 经纶满腹 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衝野洋子部分無語,“別說得如此漠不關心啊。”
“即令我是H、俺們旁人對一部分事有行政處罰權,敏也也不歡悅聽咱倆的呼聲,但料理面我和菊人都不會瓜葛灑灑,咱們與太多沒實益,”池非遲道,“牢籠後來對生人的擺設、對商家此中小半事情的治理,我只顧我挑中的人,自然也又聽聽敏也的建言獻計。”
衝野洋子想了想,剎那某人放膽任的一言一行也罷有原理,鎮日無以言狀。
“對了,恍若許久幻滅瞅水無憐奈了,電視機上也澌滅觀覽,”池非遲順口問起,“你在先錯處暫且跟她在一路嗎?”
他,假意和氣根本不冷暖自知,心明如鏡水無憐奈出岔子。
阿笠雙學位見兩人提及THK合作社的事,原有是思維不然要探望一瞬間的,但聽見池非遲問津水無憐奈,衷心一緊,腳步也挪不動了。
“她續假了啊,通電話跟中央臺說想停息少時,日前都沒有音塵,量是跑出去遠足鬆開了吧,”衝野洋子感慨不已,“真驚羨她的超脫,說走就走……你何如問道她來了?”
“多年來碰到一期長得很像她的初中生……”
“池老弟,”目暮十三後退,本月眼阻塞池非遲吧,“你們聊諸如此類久,是否大都完結?”
“內疚,軍警憲特,”衝野洋子忙道,“是有何等事必要吾儕輔探望嗎?”
网游之擎天之盾 谷青天
“咳,”目暮十三一看衝野洋子這麼著負責美好歉,抓笑道,“亞啦,我僅看池兄弟和副博士都在此處,來打聲呼喚。”
他可是看樣子池老弟和阿笠博士都在這,池賢弟卻斷續跟衝野洋子扯淡,觀看她們這些老熟人連看管也不打,略微糟心!
“然而池儒生,聽大林講師說,你度嫌疑人是電視臺裡頭的人,”佐藤美和子問津,“你再有別的思路嗎?”
池非遲看向高木涉手裡的黑信,“黑信上的字豎著臚列,選了低年級字型,加上簽名,完好無恙當心,但開創性留白不多,在一期看上去很心曠神怡的框框裡。”
佐藤美和子瀕於高木涉路旁,垂頭看著黑信,“不錯,有一對黑信會在具名從此留無數空落落,這封黑信看起來是……附有來,無限團體是挺場面的。”
“承包方在構圖者有研商,又幾成了流行病,”池非遲道,“在二稀鍾內加印好恐嚇信、放權大林講師桌上,也沒忘了給筆墨排字,也就不苛畫面感。”
高木涉乾笑兩聲,“膠印黑信還不忘排字啊……那就有諒必是編導、攝影師如次的休息人手,對吧?”
衝野洋子想著,“也有恐是膀臂,以突發性要幫手求同求異披露在部落格上的肖像……即或主席指不定手藝人,也會去搜求映象,極其是主席或伶的可能微細。”
“關聯詞慌人錯很找碴兒,抑說,有時工作會謹小慎微,”池非遲垂眸看向黑信,文章帶上丁點兒貪心,“字歪了,最頂端的字跟糊牆紙開放性的離開,比最世間的字跟印相紙多樣性的相距,舛誤了1分米駕御。”
這一來順眼的排字,獨自字距皮紙大人掌握的跨距有云云少量點謬誤,他才看著就挺不快的。
不畏偏多一點也行啊。
高木涉低頭盯著黑信看了看,又持有一支筆,用筆洗當物件量了兩遍,才判斷道,“是差了一些點……”
目暮十三一同連線線,送出恐嚇信的人會不會小心謹慎,他是不喻,但池賢弟小挑眼,然少許點舛誤都能意識,形似還很遺憾的樣……
衝野洋子私下裡內省。
池愛人不會是個統籌兼顧派頭者吧?她昔日有淡去犯罪這類大過?本該泯吧。
佐藤美和子看了看黑信,翹首估計池非遲,直白問津,“池教員,你這決不會是心肌炎吧?”
“羊毛疔普遍追隨著焦灼、寒戰等心懷,好比強制猜謎兒,連續一夥大團結是不是消退鎖好門,很急茬,再調幹為勒行動,總要去檢查密碼鎖是不是鎖上,倘使不去做就會令人堪憂、怖、動亂,”池非遲神色顫動道,“我啊就好發急或恐怖,心跡有點不過癮,但高效就昔日了,至多好容易強逼贊同,而驅使目標是重重人城池片,隨想把幾分豎子平列規整好,做了理會情雀躍,不做也舉重若輕,不外不看,不會放在心上裡再牽記、憶起誘致神色浮躁狼煙四起。”
“這麼說吧,千葉恍如與眾不同歡歡喜喜把敦睦的手辦排得亂七八糟,每過一段年華都得收拾一次,”目暮十三憶苦思甜著,“白鳥又要主要組成部分,對管理書案稀奇偏執,憑是本身的,兀自別人的,有一次給我送收盤上告,就豎往我書桌上亂放的文書瞟……”
高木涉強顏歡笑著,“我可化為烏有啊。”
佐藤笑著愚弄,“爾等甚至居安思危或多或少,竭盡放輕輕鬆鬆,謹言慎行哪沒心沒肺的得紅皮症了……”
“好傢伙?”那兒接聽全球通的大林驚奇喊出了聲,“美空不翼而飛了?!”
三個警士:“……”
之類,她們是來幹什麼的?
目暮十三回神,疾步走了陳年,“焉回事?”
大林用手阻止無線電話傳聲孔,迎頭大汗道,“美空在繡制現場渺無聲息了,對講機也打死!”
“試製實地在那處?”目暮十三詰問。
“在電波塔園林,”衝野洋子要緊永往直前,“她早起猛然間說想去電波塔公園開展撒播放送。”
“什麼樣?”大林看了看腕錶,“間隔劇目首先獨45一刻鐘了!”
“今昔錯說這種話的天道吧?”佐藤美和子深懷不滿怨聲載道,“美空少女很大概仍舊被醜類給擒獲了!”
目暮十三馬上定局,“吾儕即刻趕過去!”
一群人立到達去電磁波塔園。
目暮十三、佐藤美和子、高木涉就開著破鏡重圓時開的車,池非遲駕車帶了阿笠副高、衝野洋子、建造交易會林。
大林託福衝野洋子,假定劇目胚胎、而天田美空又沒找出,就以高朋的身價去拖一拖春播時期,甚而還打電話干係了犧牲品。
到了電波塔莊園後,目暮十三一直找上劇目原作明狀態。
“概括是一期小時前,吾儕到了電波塔苑裡最先排戲,在半個時前目前安眠,”編導小林道,“大夥都分頭走,無限美空大姑娘而後就平素消退歸,電話機也打梗阻。”
“聽話她是卒然變革宗旨,宰制今早來此間拍攝,”目暮十三問及,“知不寬解是哪源由?”
重零開始 小說
“她說想拍很珍稀的花,就在此處,”小樹行子路到了莊園大花壇前,“是金蘭和銀蘭,在農村裡很難覽,美空小姐說不久前兩天就會綻放,從而才權且革新了照處所。”
“她怎生會清楚此地有快綻出的金蘭和銀蘭呢?”佐藤美和子困惑問及。
“鑑於部落格上的留言,”商賈金田登上前,手名片遞目暮十三,“我是美空的市儈金田,雷同是前幾天,美空在部落格裡說想察看金蘭和銀蘭,前夕有粉絲給她留言,說此間有金蘭和銀蘭,儘管如此謬裡外開花季候,但新近兩天就能開……”
“找到了!”改編小林用機械翻到了天田美空的部落格留言,“乃是這條留言!”
目暮十三收到機械,降服看著。
佐藤美和子湊後退,“咦?30一刻鐘前,天田美空密斯還履新了部落格?”
“那就在始平息自此,”池非遲走上前看,“很說不定是在失落事先。”
新部落格的形式,是一張從摩天樓上拍到晨光、起飛的飛行器的影,再有一張有電磁波塔和偕橫跨穹蒼的彩虹的影,附了一句‘這是任務人口K語我的,呱呱叫拍出好照的地方’。
池非遲:“……”
是事宜的痕跡提示是不是太眾目昭著了花?
破綻百出,何故魔鬼中小學生沒來,他也會撞事件?
這無由。
他不會是被愛神磁場給習染了吧。
目暮十三磨對導演小林道,“小林一介書生,請旋即聚積全名裡有‘K’的做事食指臨!”
“好的!”小林不久跑去找人。
池非遲低頭看了看方圓。
電波塔就在苑半央,中央都有大廈,鐵鳥降落的航空站在天,思想上來說,在規模四棟樓層都能拍到降落的機、電磁波塔。
警署遣散了現名裡帶有K的四區域性。
女商販金田(Kaneda)、男告白商近藤(Kondo)、男攝影師柿沼(Kakinuma)前頭的男改編小林(Kobayasi)。
柿沼復原時,還拋著一把車匙,聽見高木涉招呼,唾手把車鑰捲入褲袋子裡。
動彈太引人注目,截至池非遲多看了一眼,顧到柿沼掛在腰間的鑰串,快捷回籠視野。
“時候火急,我就第一手問了,”佐藤美和子拿著小經籍和筆,計較記載,“請教是哪一位喻美空千金何在兩全其美拍到好像片的?”
四人面面相覷,喧鬧著,沒人認同。
“可以,云云在美空千金尋獲的半個多時前,諸位在嗬喲地段?”佐藤美和子換了疑案。
“在說好了休憩往後,我就去上茅房了。”編導小林道。
“咦?”市儈金田區域性愕然,看著四面的樓群,“小林教育工作者錯誤從那棟平地樓臺裡下的嗎?”
“因苑裡的便所壞了,”小林表明道,“是以我去樓臺裡上廁所間。”
靈貓香 小說
“近藤男人,你呢?”高木涉問及。
近藤掉看向相似目標南面的樓房,“為著幫柿沼生買煤煙,我到那棟樓一樓的有利於店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