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兩千七百八十九章 拜師,習劍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在两人身影彻底消失之前,掌门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要伤害他,将他留在凌霜剑派即可!”
听到掌门人这样说,那长老更是无语望天,自家掌门人未免太胆大包天了吧,自己夺宝杀人在先,居然还想软禁那小子的同伙,实在是有失自己的风度。
怪人先是被掌门挥出的剑气逼退,再是被凌霜剑派剩下的几位长老联手,将他困在了凌霜剑派的后山之中,一时间居然脱不了身。
怪人虽然被困在后山之中,但是自己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仅仅是自由被限制在了后山。
随着看守自己的弟子换了一批又一批,怪人也知道肖思瞬大概是凶多吉少了,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在此期间怪人也了解到自己这是无意中来到了一个叫凌越的地方,这个地方所有修士都要佩戴自己的灵器,并且以剑修为尊。
凌霜剑派在凌越这个地方也十分有名气,但是它的地位还是比不上凌雪剑派。
在这些弟子的交谈声中,怪人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待遇是那个掌门人吩咐下来的,而且这时距离自己来到这里已经快要一个月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雍城?
怪人了解到的这些,肖思瞬也了解到了,而且了解的更为详细。
在掌门人带自己离开擂台之后,肖思瞬也以为自己会丧命在这里,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个掌门人居然要收自己为徒!
想起当时的场景,肖思瞬也觉得有些出人意料。
面红耳赤 小说
掌门带走自己后,就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一个叫做剑冢的地方。
来到这里之后,随手就把寒光剑一抛,顺手把自己放在一角,就自言自语的说起剑冢的故事来。
这里是凌霜剑派所有佩剑的坟墓,也是凌霜剑派的禁地,只有历代掌门人及其亲传自己才可以步入。
听到这里,肖思瞬更是面如死灰,想来自己是命不久矣,不然他一个堂堂掌门人,怎么会将这些说给自己听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以至于那个掌门人后面说了些什么肖思瞬根本就没有听,或者说是没有心思听,因为他一直在盘算自己从这里逃生的机率。
自己初来乍到,在加上和掌门之间的距离,现在在父亲送给自己的寒光剑都背叛了自己,怪人也不知如何了,自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那掌门先将剑冢介绍了一遍,随即就自我介绍了一下,他是凌霜剑派第八代掌门人,姓万名归一。
是一名孤儿,被自己的师父捡回来喂大的,好在自己在剑道一事上还算有些天赋,所以就继承了师父的衣钵,成为了凌霜剑派的第八代掌门人。
可能是自己注定了亲情浅薄,在成为掌门之后更是将心思花在了修习之上,压根没有想过收弟子。
但是因为凌霜剑派和凌雪剑派一直不睦,更是一甲子之后就要举行一次比试。
这场比试是掌门人亲传弟子之间的比试,那个剑派输了,那个剑派就不能先挑选弟子。
在肖思瞬到来之前,这两个剑派就已经举行过四次比试了,这四次比试无一例外,都是凌霜剑派输了,最后一次还输得没有那么惨,所以才会有肖思瞬掉下来看见的那一幕。
肖思瞬没想到这个叫做万诡异的掌门人居然连自己门派这样的密辛都告知自己,心里也越发肯定自己小命不保了,所以他在听到万归一说想要收他为徒的时候,才会如此惊讶!
“你刚才说什么?”
肖思瞬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先前侧着身子,眉头紧紧的邹在一起,出声询问道。
其实自己也不是没听清楚,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万归一放着那么多凌霜剑派从小习剑的弟子不要,非要挑自己这样一个剑道白痴做弟子?
万归一淡淡的瞥了肖思瞬一眼,“你没有听错,我说,我想收你为徒!”
似乎看出了肖思瞬脸上的疑惑,他收回目光,望着剑冢里面的剑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中了你!”
说完他再次看了肖思瞬一眼,自己就朝着剑冢外面走去。
“你可以在这里考虑,如果三个月后,你还是不愿意,那么你就带着你的剑和你的朋友离开吧!”
在剑冢即将关闭的时候,他再次开口道:“你说你是 无意中来到这里的,或许这就是你我之间的一场造化。”
在这之后的半个月里面,除了给自己送补给,自己没有见过除万归一之外的其他人。
在这期间,肖思瞬在这里可以干的事情就是修习和与寒光剑玩追逐游戏。
或许是因为这里灵剑众多的原因,肖思瞬感觉自己和寒光 之间的感应越发清晰起来。
在听到剑冢门打开的时候,肖思瞬甚至可以召唤寒光剑了,这样的变化让肖思瞬欣喜,同时他也隐隐明了万归一将自己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世界上唯一的魔物使~轉職後被誤認為了魔王~
果然,还是万归一!
看着肖思瞬手中的寒光,他带着淡淡的笑意,“恭喜你!”
看着肖思瞬眼里加深的戒备,他自顾自走到剑冢深处,肖思瞬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跟了上去。
在一柄重剑前,万归一停下的脚步,指着它说道:“这是我师父的佩剑!”
“我也是在这柄重剑的见证下成为师父的亲传弟子,然后再是凌霜剑派的掌门人的!”
前面都没有和自己说话,这次看你准备怎么说服我!
万归一靠近重剑,摸了摸剑身后,转身对着肖思瞬说道:“我观你虽然年轻,但是对战经验丰富,而且敢拼敢闯,想来也是颇多坎坷吧!”
“我让你拜我为师,一方面是你我有缘,另一方面是我想借你之力打败凌雪剑派,扬我派名声。”
“但是,这对你而言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于你而言,你学会剑术,这灵剑也不算浪费,想来赠剑之人也会安慰。再则,你学会剑术,自身修为也大有长进,对你日后未必就没有益处。”
听到这里,肖思瞬的心神也隐隐有些松动。
是呀,既来之,则安之,技多不压身嘛!
看着肖思瞬这样,万归一决定在加一把火,“你学会了剑术,这里就困不住你了,到时候还不是天高任你飞嘛!”
听完万归一这样说,肖思瞬没有丝毫犹豫的质问道:“要是你倒是反悔,不让我离开又该如何?”
“哈哈!那你就把我的本事就都学了去,让我奈何你不得不就好了!”
肖思瞬听他这样说,认同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再三确认,自己的任务就是赢得和凌雪剑派的比试后,就同意了万归一的提议。
在拜师之后,万归一就教的认真,肖思瞬的可塑性极强,再加上天赋又佳,在剑道修习上也是一日千里,与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差了简直十万八千里。
看着肖思瞬这样的变化,万归一心里也十分欣慰。
在肖思瞬答应拜师之后,凌霜剑派就没有提过要再次挑选掌门亲传弟子之事,那日在擂台之下的弟子有些虽然诧异但也接受 了,但任有不忿之人。
也是对于掌门人之位,还是有不少人意动的,所以也有不少人在暗地里诅咒肖思瞬,暗骂他死的好呢!
所以,在得知肖思瞬成为了掌门的亲传弟子后,有产生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人氣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兩千七百六十八章 狩獵熱推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将王三等人解决,青叶就跟捏死几只蚂蚁一般,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缓缓走回到凉亭内坐下。
落座后,他取出属于吴虎的那块木牌,冷冷说着:“这样该死的家伙,居然斗胆欺瞒贫道,真是死有余辜!”
吴虎是生是死,青叶昨夜便已知晓。
毕竟玄北洞府的所有内门弟子,都会有一盏魂灯。
只要魂灯一灭,便表明对方已经生死道消!
想到这里,青叶一把捏碎手里的木牌,朝着凉亭外唤了声。
“明月!”
话落,一名年轻道士应声而现:“弟子在!”
道士明月剑眉星目,看起来俊逸不凡,此乃青叶最为宠爱的小徒弟,实力甚至不弱于几位早入门的师兄。
看了眼恭候在凉亭外的得意门生,青叶面无表情的说着:“你那不争气的师兄被人给杀了,为师想让你出面解决此事。”
对于吴虎这名弟子,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他的徒弟足足有上百个,不可能对任何一个都照顾的面面俱到。
当然,青叶虽然对吴虎的死没有太多的感觉,但在这么说也会是座下弟子,岂能就这样被人给杀了?
身为玄北洞府的真人,他必须要将这件事给解决好才行!
师父心里是怎么想的,明月非常清楚,立刻抱拳领命。
“师父尽管放心,弟子务必将那贼人脑袋取回!”
“你办事,为师非常放心!”
青叶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跟徒弟说起之前从王三嘴里得知的一些事情。
与此同时,肖舜跟黄岐已经出发前往黑水寺。
没有了飞鹰寨的困扰,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
肖舜坐在阿虎的背上,思考着一些事情。
由于阿虎实在是太过威风八面,以至于黄岐等商人都不敢太过靠近,所以他们主仆走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肖舜倒是乐得如此,毕竟他现在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啊!
不知不觉,天色已近黄昏。
走了一个白天,商人们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便决定找个地方过夜,也好修整一番。
肖舜对此没有任何意义,跟随大部队来到了一条小溪旁。
看着眼前的清澈的溪流,黄岐建议道:“这里距离水源近,夜里就在此地扎营吧!”
话落,众人立刻开始忙活了起来。
肖舜并没有加入他们,因为他晚上睡觉有阿虎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帐篷这样的东西来抵御寒冷。
黄岐等人将帐篷搭建好,接着生火做饭。
肖舜过去看了眼,发现今天只有粥没有肉。
他对吃的东西其实并不挑剔,可问题是阿虎那家伙无肉不欢,与傲视让它喝粥的话,说不定又要闹脾气了。
见肖舜一动不动的锅里翻滚的大米,黄岐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出来的时候需要运送的物资太多了,所以只能少带一些食物,还希望小伙子别介意啊!”
肖舜摆了摆手:“我倒是没有关系,可那家伙不吃肉不行!”
说罢,他将目光对准了不远处的林子。
那边的树林非常茂密,其中一定生活着许多的动物,倒是可以用来改善改善伙食。
念及于此,肖舜笑吟吟的说着:“那里应该有不少的动物,我看能不能去搞点野猪或者獐子一类的东西,给大家伙加加餐!”
黄岐等人也是大鱼大肉之辈,天天喝稀饭肚子里实在没多少的油水,一听肖舜要外出打猎,他们一个个眼睛开始发光发亮。
黄岐狠狠咽了口唾沫,抱拳道:“那就麻烦你了!”
肖舜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回到阿虎身旁。
连续好几顿没吃上饱饭,阿虎此刻的精神显得有些萎靡。
见状,肖舜拍了拍对方的大脑袋:“起来干活了!”
听到要干活,阿虎不情不愿的起身,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肖舜宽慰道:“放心,咱们很快就可以有肉吃了!”
一听到吃的东西,阿虎也是瞬间来了精神,目光锐利的盯着不远处的那片林子,显得很是兴奋。
旋即,他们缓缓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由于天色昏暗,森林内静悄悄一片。
肖舜的听力大不如前,所以根本难以快速锁定猎物的方位,不然他也不可能带着阿虎一块儿出来干活了。
猛兽的听力跟嗅觉远超普通人类,而且阿虎如今还开启了灵智,实力更是突飞猛进许多。
进入树林没多久,阿虎就察觉到几百米外有一群动物聚集在一块,于是悄悄的靠近。
很快,他们来到了溪水的上游,躲在茂密的草丛中,肖舜发现不远处正有几只野鹿在河水。
野鹿的滋味,瞬间让他的眼睛变得火热起来。
同样目光火热的,还有一旁的阿虎。
老虎是一种很讲究策略的猛兽,他们一般会瞧瞧的接近猎物,然后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致命一击。
这样的捕猎技巧,让他们狩猎的成功率保持的非常高!
肖舜并没有打算跟阿虎一块儿进行狩猎,毕竟这样的事情,交给一只老虎去干就行了,自己没必要去凑热闹。
就在此时,阿虎的身躯终于是靠近了草丛外围。
接着夜色的掩护,那些野鹿之际还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
突然,一声虎啸回荡树林,却见阿虎扑出去的身躯犹如一道黄色闪光,瞬间来到一头高大的野鹿跟前。
紧接着,它甚至不给野鹿反应的时间,用自己锋利的牙齿,狠狠的咬在猎物的咽喉处。
其余的野鹿疯狂逃窜,被阿虎展现出来的霸气一面,吓得都快跑丢了魂儿!
不消片刻,野鹿的生机彻底流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肖舜走过去查看一番,笑道:“呵呵,这鹿起码得有七八十斤,如果是我们几个吃的话,应该足够了,但是……”
说着,他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阿虎,暗道就这家伙的体格,至少也能吃三四十斤的肉。
显然,这一只野鹿,不够大家伙分啊!
念及于此,肖舜淡淡的说着:“还得多准备些食物才行,接下来就换我上吧!”
他曾经也是清河村的猎人,当初跟着老哥在森林内可谓是所向披靡,让村子里的人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时光荏苒,转眼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肖舜也从原来的混元大陆的绝世前者,变成了元古界内一个不起眼的小修士。
今夜他也是心血来潮,想要跟阿虎好好展现一下自己当年的狩猎技术,看看是否配得上猎人的称号。
想到这里,肖舜立刻钻进了茂密的林子,朝着树林深处靠近。
阿虎拖着野鹿跟了上去,似乎想要见识一下主人的本事。
最强之军火商人 小说
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肖舜没好气道:“你要是这样跟着来,我还怎么去捕猎,赶紧将东西先带回营地去,等我搞定了之后在回去找你们!”
阿虎有些不太情愿的甩了甩脑袋,不想就这样离去。
肖舜提醒道:“去吧,我很快就会回去找你们的。”
无奈,阿虎唯有拖着东西走了。
此刻,偌大的树林内就只剩下肖舜一个人。
四周一片静谧,听到任何一点点的动静。
肖舜虽然不如以往,但凭借着曾经积累的狩猎经验,他想要找到猎物,倒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水源就在这儿附近,过来河水的动物应该不少,只要找个地方潜伏起来,一定会大有收获!”
肖舜说干就干,立马翻身上了附近一棵大树,安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兩千六百九十五章 引狼入室鑒賞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思瞬和店小二打探回来的消息和木言所说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木婉儿和木言都不相信这是木叔所为。
最重要的是,木言说抓走木叔的那个人,也就是杜海宁一直对木家势在必得,甚至还写了威胁信,但是当日在木家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所以肖舜父子和那个怪人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这时候一向黏着木婉儿的囡囡也开始哭闹起来,一直吵吵着要回家,木婉儿毕竟是一个弱质女流,听到囡囡哭闹不休,眼里的泪水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还是怪人抱过囡囡,耐心的哄起来,没一会儿小孩子的哭声就停止了。
看着这样的场景,肖舜父子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肖思瞬猛的站立起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去木家看看,万一里面有线索呢?”
听到肖思瞬这样说,客栈里面的所有人都看向他,他这时才醒悟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轻轻的看了肖舜一眼,就不说话了。
肖舜看着他这样子还有什么猜不到的呢,无外乎就是肖思瞬害怕自己指责他,说他行事冲动之类的而已。
哎,看来还是我这个父亲没有做到位呀!
銀河英雄傳 田中芳樹
“我觉得肖思瞬说的在理,你们暂时留在客栈,我们父子二人去木家看看吧!”
听到肖舜这样说,肖思瞬惊讶的抬起头,心里也充满了喜悦,父亲也是赞同自己的所作所为的。
木婉儿也感激的看着肖舜父子,锦上添花的人多,但是雪中送碳的人,这份人情自己不能不记呀!
那个怪人在听到肖舜这样说的时候,也侧目望了他一眼,眼里有着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光芒。
肖舜在看到怪人出现在客栈的时候,内心也是惊讶的,因为自自己入住客栈到现在,这是自己第三次见到他。
而且这次他也不在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而是从木家的囡囡进来之后就全程以守护者的姿态站到她的身边,所以这更证实了肖舜的猜测,他和木家确实有渊源。
既然已经有了决定,肖舜父子也在停留,就离开了客栈。
在肖舜父子离开客栈没多久,囡囡就在那个怪人怀里睡着了。
此时那个怪人终于又说话了,他看着木婉儿,“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就要带着囡囡离开这里,想必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木婉儿看着他,神色有些呆滞,“真的要这样快吗?”
怪人将自己的视线放到囡囡的身上,“本来就和你哥哥说好了的,等囡囡五岁之后就带她离开木家,现在她的亲生父母都不在了,她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难道我就不是囡囡的亲人了吗?”
听到他这样说,木婉儿下意识的反驳道。
怪人这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木婉儿,接受到这个目光之后,木婉儿也低下了头,是呀,谁还不是囡囡的亲人呢?
思考了一瞬之后,那个怪人对着木婉儿认真的说道:“她毕竟是你们木家的孩子,所以你可以帮她去一个名字,而且等我们安定下来之后,我也会让她写信给你的!”
停顿了一下之后,怪人继续说道:“同时,我可以帮你替你哥哥报仇,这样也算是了了囡囡和木舒卿的一段父女之情,同时也当做我对你们将囡囡抚育到现在的谢礼吧!”
木婉儿听到他这样说,就知道这是他的最后底线了,而且没有了木家,自己或许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将囡囡抚育成人呢?
随即,木婉儿也点了点头。
看到木婉儿点头之后,怪人将囡囡放到了木婉儿的房间,自己就离开了。
这次离开的时候,他甚至主动向店掌柜要了干净的衣服和水,看样子是要将自己收拾干净了。
这边的肖舜父子也来到了木家,看着到处都是被火烧灼过的痕迹,眼里也闪过一丝震惊,这应该不是简单的杀人吧,这简直是要将木家烧个精光呀!
而且起火的地方应该不是一出,看的出来纵火之人应该对木家很熟悉才是。
最严重的地方有三处,木舒卿的院子,木婉儿的院子,还有那个小女孩的院子。
唯一一出发现血迹的就是在木舒卿的院子里面,凶器应该是一把宝剑,就在院子里面的。
如果真的是熟人作案的话,那么那个人就应该和木家的人有仇。
但是奇怪的是,木家下人的尸体基本上都集中在木家大门的位置,而且他们身上都没有带包袱,看样子有点像知道木家起火了,急着逃离的样子。
回到客栈之后,肖舜父子先是吃了一惊,因为原来那个乞丐模样的人,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大转变,整个人都清清爽爽的,衣着不知道比初见的时候整洁了多少倍。
同时肖舜还发现这个的轮廓居然和木家那个小女孩有三分相似,该不会这两人还有什么血缘关系吧?
但肖舜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不说那个怪人会不会说,自己这样一问,恐怕就会引起那怪人的猜忌了。
随即肖舜就言简意赅的将自己在木家的所见表述了出来。
木言在听到肖舜这样说的时候,还是不敢置信的说道:“不可能!一定不会是木叔做的!”
木婉儿在听到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的时候,脸上也是煞白,但是对于木叔,她也是同样的信任,“我也相信不是木叔做的!”
看到两人都是一副无比信任的样子,肖思瞬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呢?”
木婉儿扫了一眼木言,定了定神,“因为当初我双亲过世的时候,就已经将木家托付给木叔了,但是被他拒绝了。”
说道这里,木婉儿清了清嗓子,“在哥哥消沉的时候,是木叔带着我将木家的局势稳定下来的,现在木叔在木家也是占有一定话语权的,所以他不会为了权做这些的!”
肖舜听到木婉儿这样说,眼里也闪过一丝震惊,难道真的有这样忠心耿耿的人嘛?
木言在思索了一阵之后,突然说了一句,“其实那个杜海宁在木家居住了三天两夜,在此期间他一直想要木家的祖宅,但是都被少爷拒绝了,会不会是因为他要宅不成,怀恨在心所为呢?”
肖舜认真思索了片刻之后,对着木言说道:“你把你知道的说的再详细一点!”
随即木言就把杜海宁在木家的期间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木婉儿和肖舜等人。
听到木言这样说,木婉儿掩面哭泣道:“哥哥,你这是典型的引狼入室呀!”
肖舜在在猜测这件事是杜海宁所为的可能性,还是那个怪人一锤定音的说道:“想知道是不是他干的,我们去找那个木叔问清楚就好了呀!”
淚涕俱下濕漉漉男子
肖舜闻言也是一噎,果然在决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这样一决定,怪人就直接让他们去打探那个木叔的下落去了,因为杜海宁今日的动静闹得很大,想要知道他们的下落应该也很简单。
既然有了决定,他就让肖舜回去养精蓄锐去了,只嘱咐肖思瞬让他和店小二保护好囡囡,自己也离开了。

精彩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討論-第兩千六百八十四章 萍水相逢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思瞬看着朝自己攻来的沙阳,自己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随即抽出自己的剑,就运转元力,挽留一个剑花就朝着沙阳攻去。
沙阳看着肖思瞬的攻击,冷笑一声:“呵呵,自招死路!”
随即也赤手空拳的和肖思瞬打斗在一起了。
看着打斗在一起的两个人,木婉儿也找准了机会,对着沙阳的背部就是狠狠地一鞭子,但是因为沙阳在自己的身上设置了保护罩,她反而被鞭子的作用力反弹回来了。
大 唐
“大小姐!”
重生毒妃:君上请接招
木叔见状就准备站起身来接住木婉儿,但是被站在一边的肖舜抢了先。
肖舜一把扶住木婉儿的腰,将她带离战斗圈外五米,等她站好之后,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在交手了三十几招之后,沙阳和肖思瞬就分开了,看样子两人应该是旗鼓相当的。
这时木叔也来到了木婉儿的身边,在确定她没有损伤之后,也把注意力放到肖思瞬的身上,“这少年的修为不低呀!”
木婉儿听到木叔这样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又摇了摇头,“木叔,你不用安慰我的,我都已经习惯了!”
看着眼前毫发无伤的肖思瞬,沙阳眼里闪过一丝意外,但是嘴角的笑却越发阴森起来,“小子,就算你天赋异常,但是你遇到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说着,他也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根狼牙棒。
肖舜看着肖思瞬的样子,就知道他应该还有底牌,想必在洛海的时候,修为也大有进益,所以也没有太过担心。
在沙阳掏出狼牙棒的时候,肖思瞬也在心里庆幸起来,还好自己因为即墨离的刺激,在岛屿上的时候没有放松修习,否则现在和他对上,怕是有得一战了。
亡灵法师在末世 小说
超凡药尊 小说
“小子,你能够死在我的狼牙棒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说着,沙阳体内的元力就朝着狼牙棒上灌输而去,不一会儿狼牙棒在元力的催动下就开始不断变大,随后嗡的一声就朝着肖思瞬飞去了。
看着朝自己飞来的狼牙棒,肖思瞬手上的剑也是快速舞动这,随着一道道剑影的落下,他周围的元气也越发浑厚起来,随着最后一招的落下,宝剑也离开了肖思瞬的手,和狼牙棒在空中对上。
随着一剑一棒的不断碰撞,空气中的威压也弥散开来,地面也开始出现裂痕。
见状,肖舜来到了马车队的前面,自己体内的元力也流转着,不一会儿就把水牢牢的保护起来了。
而且为了预防突发事件的发生,肖舜这次没有离开车队,而是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到了它的身边。
木叔看了一下肖舜的动作,眼里闪过一道光芒,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因为所以人当然目光都这场战斗所吸引住了,所以没有人发现。
随着剑棒的不断碰撞,两者蕴含的能量也在不定的朝着外面释放,地面上的裂缝在不断的增加,不一会儿整个地面就显得凹凸不平起来。
马车上拴住的马也因为这些不受控制的能量而烦躁起来,不停的摆着脑袋,踩着地面上的四肢也交替着往四周挪动着。
终于,伴随着最后一次的碰撞,两者产生的火花将空气都感染了,留下一股子烧焦的味道。
与此同时,肖舜手中快速结着印,很快就凝聚形成一个新的结界,将释放的能量紧紧包裹在里面,对着木家人问道:“这里有没有空旷一点的地方?”
还是木叔先明白,指着左后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是沙漠,人烟稀少,可以扔到那边去!”
随着话语的结尾,肖舜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没多久,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众人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沙漠升腾起一阵狂沙。
雍城里面那些不明就里的看到了,还以为是沙尘暴要来了。赶紧躲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去了,还不停的祈祷着,不要太过激烈才好呀!
在肖舜离开之后,众人就发现沙阳此时正一脸苍白,气息萎靡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反观肖思瞬虽然脸上带着汗珠子,气息也不太平稳,但是整个人还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没有一点颓废的样子。
木婉儿此时也瞪圆了眼睛,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没想到这个少年真的赢了!
肖思瞬看着沙阳的样子,一脸少年意气的说道:“呵呵,少爷不给你计较,你还真当少爷怕了你呀!”
说完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侍卫们,“以后自己出门的时候看着点,不是每个人的脾气都想我这样好的!”
那些侍卫看了看沙阳,忙不迭的应承到,“是,是!多谢少爷饶命!”
听到侍卫们这样说,肖思瞬指了指眼前的地面,“你们记得带人将这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现在带着你家少爷离开这里吧!”
侍卫们听到肖思瞬这样说,立刻连滚带爬的来到沙阳的身边,将他搀扶着,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那个组长在离开这里近十米之后,突然转过身来,对着肖思瞬抱拳感谢道:“谢谢你手下留情!你们到雍城之后需要到巡视营登记,只有你们不在这里闹事,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听到他这样说,肖思瞬点了点头,看着沙阳意有所指的说道:“我们一般不会主动惹事,但是别人非要上门挑衅的话,那么我们也是不怕事的!”
肖思瞬说的话肖舜自然也听到了,他看着沙阳一行离开的方向,拍了拍肖思瞬的肩膀,“我们也找的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吧!”
随即肖舜父子也离开了。
木婉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自己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手里的鞭子也攥的紧紧的。
木叔看了一下木婉儿的样子,又看着肖舜他们离开的方向,一脸的若有所思。
还是木婉儿率先回过神来,自己利落的翻身上马,将自己的仪态和表情整理妥当之后,对着木叔吩咐了一句:“木叔,我们也该走了!”
木叔听到她这样说,随即也不在停留,上马车后,就再次带着人上路了。
在靠近木家的时候,木婉儿突然对着木叔说了一句:“木叔,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要说,知道吗?”
这样说着,她回头看了一眼,“你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带人去吧路修一修吧!”
看着她这样子,木叔张嘴叫了她一声:“大小姐,我心疼您呀!”
听到木叔这样说,木婉儿对着他嫣然一笑,瞬间百花失色,也那怪沙阳对她如此癫狂。
“我回来了!”
随着她的一声娇喝,木家的门也打开了,一个小女孩从里面跑出来,双手抱着她的腿,“姑姑,我好想你呀!”
木婉儿一把将她抱起来,“真的吗,姑姑也想囡囡了!”
然后回头看了木叔一眼,“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又何必给人家多添烦恼呢?”
木叔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决定自己赌一把!
肖舜父子在寻到客栈之后,也安顿下来了,肖思瞬喝了一口水之后突然好奇了一嘴,“那个姑娘也是可怜,遇到了这样一个疯子,估计她的一辈子就毁了!”
听到肖思瞬这样说,肖舜手里的动作一顿,喝了一口水之后,“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这是她的人生,我们没有权利干涉!”
也是,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这些事情自己管不了,也没有办法管!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笔趣-第兩千四百一十五章 混居一處 莫问前程 旷世不羁 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徹夜無話。
屋內大眾一覺都是睡到了姍姍來遲。
閒來無事,肖舜邊待著冥表意進來外面逛蕩,同意探聽瞬即使得的資訊,本條答話接下來的千瓦時試煉。
寨內,居多的修者都在談論著此次試煉的差,說到氣盛之處,更加難掩平靜式樣。
“傳說了嗎,這次吾儕部落修者借使可知冒尖兒以來,就可知沾躋身中亞城的時,假若只要被一般宅門派給愛上收為弟子,騰達飛黃豈不指日可待?”
“嘿嘿,此次試煉雖然跟早年豐登異樣,但嘉勉卻亦然比以往佈滿一次來的都多,單說這加盟兩湖城此事,就久已讓我等事不宜遲了啊!”
“話雖如斯,可爾等也無需忘懷對方是魔域的同上宗匠,天魔聖壇的偉力只是一絲一毫不比不上佛門,吾儕那幅群落年輕人想要從她們手裡博得隙,卻也紕繆艱難的工作?”
聞聽此話,人人漲的來者不拒不由霎時冷。
是啊,晦暗谷的試煉實質上恁俯拾皆是就馬馬虎虎的,先隱祕勾留在此的弱小凶獸,但就魔域的同工同酬大家就夠大夥夥喝上一壺。
想要在遼東,費工夫啊!
這會兒,冥面帶不值的瞥了那幫人一眼:“這幫不務正業的,不即若內州城麼,算個靠不住。”
聞言,肖舜說明道:“對你吧,中南城或能夠哪些,唯獨對付部落武者如是說,那完全是亟盼的面,總歸那兒門派如雲,確可能在裡面,害處亦然無期!”
冥面部感慨萬分的搖了擺擺:“萬馬奔騰太歲嗣,不圖日出山林內的這些群體,依然衰弱到了如此地步!”
業已,日出樹叢也持有一段極點汗青,在生物界不曾與至高神庭斷開脫離前頭,部落結盟十足是這片古大陸中卓絕強大的一股權利。
其虎威,即令是現今的西邊極樂還是天魔聖壇,都強記馬背!
然則,這整套的完美,都在至高神庭煙消雲散與太空後,故化了汗青。
由群體的萎靡,中南城逐日壯大,旋踵早已是元古界公認的最強所在,其內全方位門派同步開班,足讓佛門暨魔域,也不敢心浮,足見此城之厲害。
此消彼長以下,華廈城生就改成了絕大多數修者寸衷敬慕的點,巴望著驢年馬月可以進去內部有所為有所不為。
只可惜,化波斯灣城定居者的準譜兒壞刻薄,普通人根底就別無良策抵達最底子的懇求。
這一次,試煉常委會居然會資這般的隙沁,凸現長者會暨港臺幾位拇對對試煉者此番魔域之行的講求品位!
說衷腸,肖舜這時看待然的獎勵亦然遠步,想著人和設也許去那吹吹打打之地,準定能接住丹藥博得多的修齊礦藏。
在他觀,日出叢林誠然好,但比裡面州城仍然差了很多。
理所當然,以肖舜如今的集體民力,想要在試煉中攻城略地一次好航次,那一律舛誤單純的事體。
頭裡有伏魔這般的大一把手在,他們別說博得好班次了,縱令時那要害名的榮譽,也足可疑手拈來。
痛惜……
一念迄今,肖舜沒法嘆道:“唉,走吧!”
呆毛少女與殺手大叔
然後,兩人漫無方針的在營內瞎逛。
此時,這邊居住者兩百多號人,裡面大部分都是部落堂主,小有是中巴城的老大不小教主,朱門齊聚一堂,倒也還算平心靜氣。
就在這時,有人黑馬大喝一聲:“快看!”
即時,就見駐地外,揭了一大片埃。
睽睽一看,卻見境遇黯淡的山南海北,慢騰騰穿行來一大幫人。
滇嬌傳
神箓 萧瑾瑜
极品仙医 小说
有人應聲覷頭腦,恐慌道:“魔域,該署槍炮是魔域的人!”
口風剛落,人潮立馬滕了開。
瞬息日後,魔域的人雷厲風行的踏進了營地。
睃,有人狠命斥責:“爾等,你們來這裡為什麼?”
聽罷,有個小鬼魔立地站出去笑:“見笑,這慘淡谷己就是魔域疆城,我等視作此處的地主,天稟是想去何方就去哪兒,輪收穫爾等那些汙染源罵?”
見他甚至於用“雜碎”來面相自家,些微群體修者應時不由得擠出槍炮就先上去較量一個。
兩端剛一會客,就多產吃緊的氛圍。
就在混戰箭在弦上緊要關頭,一名老人會的長者頓然衝了過來。
“都給老漢甘休!”
聽到這邊,兩邊這才將戰具收了回來,泯搏鬥。
在行老過勞救場,堂主中心及時來了底氣,怒道:“白髮人,這是哪樣回事,魔域這幫軍火咱倆會輩出在咱倆的營次,還請您趕早不趕晚進去力主公平啊!”
老頭對鼓足的大家擺了招,登時面孔不得已道。
“你們想不用油煎火燎,聽我緩慢說!”
“黑暗谷動能夠長期鋪排試煉者的,也就就這並地面,因為為著撙時刻,劍宿壯年人和幾位魔尊攏共籌商讓你們兩群居一處,等試煉端正出去此後,在開展爭雄!”
話落,即有人不歡了,殺氣騰騰的等著那那幫小魔頭,寧當玉碎道:“開爭噱頭,我死也不跟這幫甲兵住在協辦。”
有小魔鬼譏笑道:“哈哈,那無獨有偶,飛往左拐實屬萬獸萬丈深淵,從哪裡跳上來,斷然沒完沒了!”
說著話,彼此又有動武的開始,你罵一句我笑一聲,端的是不行。
睃此處,遺老頭都大了。
他也是倒了黴,來到司此次試煉區域性,鬼曉陸續讓那幅小娃們罷休待在同,會惹出爭的大殃!
必要及至試煉常委會還亞方始,軍事基地以內就已經殺了個血雨腥風,到候可以好口供。
轉念到那裡,老漢雪眉一皺,鳴鑼開道:“寂寂,都給我清淨!”
到底是試煉電話會議的主席,他的霜世人是不敢不給,就連常有天雖地即便的小鬼魔們,也是擇綏下來。
望,中老年人順心的點了拍板,跟腳喚醒道。
“前頭跟爾等協定,老漢乃是魔域跟翁會一概斷定的主持者,下一場你們設若敢在駐地內擅自發售,老漢勢必除名你們的參賽身份,記住了麼!”
這查辦弗成謂寬限厲,誰也不敢再次勾事故,光兩頭憤慨不住的看著己方,如想要提早切記模樣,可不將這筆賬留到試煉總會正經召開後,在蠻的清算。
一場事件,就這麼樣善終了。
而後,小魔王們住進了大本營,攪得比賽對手不得康樂。
這時,肖舜苦笑兩聲:“呵呵,深遠,老頭兒會那幫人是真看不足咱平穩下去,這才沒住幾天呢,甚至將魔域這幫狗崽子也策畫在了此間!”
冥漠不關心的聳了聳肩膀:“管他呢,要誰慪氣了本大,管他誰誰誰!”